中 華 大 學

111  Download (0)

Full text

(1)

碩 士 論 文

知識密集服務業與科技廠商之互動關係- 以新竹、台南地區為例

The Interactive Relationships Between Knowledge Intensive Business Services and Technology-Based Firms- Hsinchu and Tainan

Regions

系 所 別:建築與都市計畫學系碩士班 學號姓名:M09805009 李燿光

指導教授:胡太山 博 士

中 華 民 國 101 年 2 月

(2)

1980 年代末期以來,在知識經濟時代、全球化與國際競爭壓力的驅使下,創新 活動於地方經濟之角色與重要性已愈趨關鍵。而近十年來相關研究也陸續強調影響已 開發經濟體的主要趨勢之一,與『產業的服務化』有關,亦即在當代經濟發展中知識 密集服務業比重逐漸增加且持續擴展。因此,本研究首先將嘗試探討在地區創新系統 之演變中,知識密集服務業的角色與機能;其次,分析科技廠商與知識密集服務業廠 商二者的互動關係,並從以新竹與台南科學園區為核心之地區創新系統中,實證解析 地區內知識密集服務業之角色以及與科技廠商間的互動關係。透過問卷分析,發現新 竹及台南地區從過去的製造導向走向研發與培育導向,皆逐漸重視在製程、產品及經 營管理等面向上的創新,此也激發知識密集服務業的浮現與形成;而知識密集服務業 提供的創新支援服務也從財務金融、法律與建築等產業,配合園區之產業結構演變,

轉而以技術研發、諮詢及設計等服務為主。從本研究綜合檢視也發現,知識密集服務 廠商與其客戶之互動,有助於廠商演化能力而使之持續創新發展。

關鍵詞:知識密集服務業、科技廠商、區域創新系統、互動

(3)

Since the end of 1980s, innovation activities as an important position of local economy have to be tended key forced by promotion of globalization, international competition and knowledge economic growth. During the past decade, industrial service has become a major tendency and emphasized its importance on developed economic by numerous literatures. It shows that the scale of Knowledge-Intensive Business Service (KIBS) is in great strength and continuing extendible of contemporaneously economic development. Thus, this study argued the role and function of KIBS through evolution of local innovation system first; and then, this study analyzed interaction between technical firms and KIBS corporations. In this research, Hsinchu Science Industrial Park and Taiwan Science Industrial Park are the case studies as a core of local innovative evolution, which confirms the role of KIBS and interactions among high-tech firms. The study found that the role of KIBS is actually a knowledge broker raised capability of customers’

specialization in innovation system; moreover, the knowledge broker can also advance evolutional ability to each other and promoting a new innovative cycle.

Keywords: Knowledge intensive business services, technology-based firm, Regional

innovation system, Interactive

(4)

本論文能順利完成,幸蒙指導教授胡老師太山的指導與教誨,對於研究的方向、

觀念的啟迪、架構的匡正、資料的提供與求學的態度逐一斧正與細細關懷,於此獻上 最深的謝意與祝福。論文口試期間,承蒙口試委員胡老師志平與呂老師宗盈的鼓勵與 疏漏處之指正,使得本論文更臻完備,謹致上百般謝意。

在研究所修業期間 感謝賈秉靜、賴玫樺、林可凡、羅欣玫學姐們不厭其煩的指 出我研究中的缺失,且總能在我迷惘時為我解惑。還有 I207 的所有成員當然也不能 忘記,感謝大家的幫忙及搞笑我銘感在心,你們的陪伴讓兩年半的研究生活變得絢麗 多彩。還有許多其他的學長及同學,或多或少在學生兩年半的碩士生活中,給予學生 鼓勵與關心,一同度過歡樂的時光,由於無法一一列出,因此學生特地在此向他們鞠 躬以表謝意!

特將本文獻給我最敬愛的家人,感謝您無怨無悔的養育與無時無刻的關懷照顧,

讓我能專注於課業研究中,願以此與家人共享。

最後,對於所有幫助過我、關懷過我的人,致上由衷感謝。

李燿光 謹誌於 中華大學建築與都市計畫學系碩士班 中華民國 101 年 2 月

(5)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 1

第二節 研究範圍 ... 3

第三節 研究內容 ... 5

第四節 研究步驟與流程 ... 6

第二章 文獻回顧

第一節 知識密集服務業的概念與定義 ... 7

第二節 知識密集服務業的群聚發展 ... 17

第三節 知識密集服務業與科技廠商之互動關係-鄰近性之觀點 ... 24

第四節 知識密集服務業之實證研究發展 ... 30

第五節 小結 ... 32

第三章 研究方法與設計

第一節 研究架構 ... 33

第二節 研究假說 ... 34

第三節 研究對象與資料蒐集 ... 35

第四節 問卷設計 ... 36

第五節 研究資料分析方法 ... 38

第四章 知識密集服務業產業結構現況分析

第一節 新竹與台南地區產業結構變遷 ... 39

第二節 新竹與台南地區知識密集服務業現況介紹 ... 45

第三節 新竹與台南地區專殊化創新環境的浮現 ... 53

第五章 知識密集服務業與科技廠商互動之實證結果分析

第一節 樣本結構分析 ... 65

第二節 問卷內容分析 ... 67

第三節 知識密集服務業與科技廠商互動之相關性 ... 76

第四節 小結 ... 80

(6)

第一節 結論 ... 82

第二節 未來研究建議 ... 85

參考文獻 ... 86

附錄一 ... 96

(7)

表 2-1 知識密集服務業的功能 ... 12

表 2-2 知識密集服務業相關定義綜理表 ... 16

表 4-1 新竹市各級產業就業者人數表 ... 40

表 4-2 1982 年至 2008 年新竹市廠家數與登記資本額 ... 40

表 4-3 新竹縣各產業就業者人數表 ... 41

表 4-4 台南市各產業就業者人數表 ... 43

表 4-5 台南縣各產業就業人數表 ... 44

表 4-6 新竹地區歷年知識密集服務業新開業廠商家數 ... 47

表 4-7 新竹地區知識密集服務業(部分分項產業)歷年底廠商家數 ... 48

表 4-8 新竹地區知識密集型服務業歷年底產值 ... 49

表 4-9 台南地區歷年知識密集服務業新開業廠商家數 ... 50

表 4-10 台南地區知識密集服務業(部分分項產業)歷年底廠商家數 ... 51

表 4-11 台南地區知識密集服務業歷年底產值 ... 51

表 4-12 北部區域歷年技術移轉廠家數與金額表 ... 53

表 4-13 南部區域歷年技術移轉廠家數與金額表 ... 56

表 4-14 研發經費投入與核准專利數統計表 ... 59

表 4-15 資訊電子產業與知識密集服務業科專技轉於不同地區與區域之比較 ... 61

表 4-16 工研院科專技術移轉表 ... 62

表 5-1 新竹地區產業屬性比例 ... 65

表 5-2 新竹地區各產業預測員工變動 ... 66

表 5-3 台南地區產業屬性比例 ... 66

表 5-4 台南地區各同產業預測員工變動 ... 66

表 5-5 客戶因與樣本廠商互動而獲得創新或支援 ... 68

表 5-6 比較需要獲得創新支援的產業 ... 69

表 5-7 提供客戶廠商服務以利其產生創新之面向分析 ... 69

表 5-8 創新互動之客戶區位 ... 70

表 5-9 影響與客戶互動成效的因素 ... 71

表 5-10 過去 3 年建立服務的創新類型 ... 71

表 5-11 過去建立之服務創新類型與市場契合性 ... 72

表 5-12 創新計畫執行最易遇到之障礙 ... 73

表 5-13 過去 3 年創新費用佔營業額比例 ... 73

表 5-14 過去 3 年創新挑戰之面向 ... 74

表 5-15 未來發展之特徵趨勢 ... 75

表 5-16 未來可以再加強合作之產業客戶 ... 75

表 5-17 未來欲再加強合作之客戶可為廠商帶來提升的面向 ... 76

(8)

表 5-20 客戶緊密連結與研究費用 Pearson 相關性檢定 ... 79

表 5-21 人才重要性與創新費用 Pearson 相關性檢定 ... 79

表 6-1 新竹與台南地區調查結果之比較 ... 83

表 6-2 新竹與台南地區 KIBS 與科技廠商相關性比較 ... 84

(9)

圖 1-1 研究範圍圖 ... 4

圖 2-1 服務業理論的時間序列 ... 8

圖 2-2 知識密集服務業概念 ... 10

圖 2-3 各類知識密集服務業 ... 14

圖 2-4 在區域創新系統中 KIBS 扮演企業橋樑角色 ... 20

圖 2-5 知識密集服務業對創新系統的貢獻 ... 21

圖 2-6 知識密集服務業與客戶關係上不同鄰近性向度間的關聯 ... 29

圖 3-1 研究架構圖 ... 33

圖 4-1 竹科廠家數與知識密集服務業廠家數新增趨勢關係 ... 47

圖 4-2 新竹地區知識密集服務業各分業新增廠家數趨勢關係 ... 48

圖 4-3 南科廠家數與知識密集服務業廠家數新增趨勢關係 ... 50

圖 4-4 台南地區知識密集服務業各分業新增廠家數趨勢關係 ... 52

圖 4-5 工研院技術移轉北部地區金額、廠家次統計 ... 55

圖 4-6 工研院技術移轉南部地區金額、廠家次統計 ... 57

圖 4-7 工研院技術移轉新竹地區平均產業金額比重圖 ... 60

圖 4-8 工研院技術移轉台南地區平均產業金額比重圖 ... 61

圖 5-1 新竹地區科技廠商與知識密集服務業之互動示意圖 ... 80

圖 5-2 台南地區科技廠商與知識密集服務業之互動示意圖 ... 81

(10)

第一章 緒論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一、研究動機

台灣的產業區經過30多年發展,過去以勞力密集為主的生產型態,難以再次成為 未來經濟繼續保持產業成長的動力,且隨著全球化與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產業在特 定區域內的群聚,不一定會持續具有競爭優勢,而是需要不斷透過創造新的知識,來 保持產業本身的競爭力,因此在全球經貿市場的需求下,促使製造業不斷向上升級,

也間接帶動服務業服務內涵逐漸提升。

在過去十年從許多經濟體的成長中,發現服務業逐漸扮演重要的角色及成為主要 的經濟促進者,因此關於服務業的研究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主要研究目的都在於希 望可以探究服務業背後所隱藏的競爭力來源,而這些研究假設基礎尌是服務的需要來 自產品許多面向的需求,特別是服務常常發生於無形的過程中,最常被提及的尌是依 靠專業勞動力的服務。在此同時,另一個朝向知識經濟的研究也引貣越來越大興趣,

這些研究強調知識是經濟競爭優勢的主要來源,因此對於企業來說,將注意力集中於 知識資源的累積與管理,知識密集將是企業最重要的任務(Ritala et al., 2010)。藉由這 兩面向研究的產生,研究者開始討論這兩面向的結合可以成為所謂的知識密集服務,

並且普遍認為促進知識密集服務業(knowledge-Intensive Business Services, KIBS)發展,

將可幫助企業創造價值,且有助於當代經濟成長。

1990年KIBS開始引貣廣泛關注,過去研究認為KIBS扮演知識傳遞者及促進產業 創新的來源(Gallouj 2002; den Hertog & Bilderbeek 2000; Miles 1999) ,進而作為國家 或區域經濟知識和創新基礎設施的推動者。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rganis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 OECD)在2004年提出KIBS提供諮詢資源或 協助解決企業內部的問題,這種方法可以表示為一個功能性觀點。OECD強調知識的 產生是從企業外部和內部來源透過混合不同類型的知識,這種方法強調企業需要建立

(11)

內部吸收知識的能力,並搭配內部和外部學習和創新過程中的任何的知識來源。因此,

KIBS和客戶端之間的合作將形成雙向學習的過程(Wood, 2002),客戶提供反饋的資訊,

導致KIBS改變現有的服務及發展新服務,同時KIBS藉由提供服務,促進客戶的創新 表現。

而台灣由過去的產業結構過程中,發現製造業與KIBS有著很深的關係(金家禾,

2001;邊泰明,1997);1970年代政府鼓勵工業發展,使製造業成為重要的經濟支柱,

而快速的發展下需要尋求更進步的專業技術,亦也帶動了服務業的產生,使生產效率 提升、擴大生產規模等功用。尌如Ochel and Wegner (1987) 所指隨著KIBS漸漸發展成 型,製造業附加價值中服務的比重也日趨增加,使兩者的關係越來越緊密。因而台灣 地區近幾年來工業快速發展後所造成許多問題,更需要另一種服務業發展的型態,來 滿足市場需求。

尌台灣目前聚集之高科技地區來看,新竹科學工業園區於1980年設立,其設立之 後帶動國內製造業的創新與升級,並且吸引更多的廠商設置,另一面也帶動了園區周 邊地區產業結構與經濟活動的發展,成為我國高科技產業的主要發展基地。1996年在 基於加速促進我國高科技產業的發展的考量下,建設第二科學工業園區–台南科學工 業園區,期望設立之後能輔助竹科廠商持續發展,以及建立另一新興產業的發展網絡。

基於園區內外廠商的需求,吸引產業區周邊聚集一些相關服務業,這些專業服務廠商 提供不同供給、服務以滿足產業區及周邊地區關聯產業發展需求(張素莉等,2004;

胡太山,2006;Hu et al., 2011)。再者,KIBS創新活動在空間集結過程中,除了空間 鄰近特性外,知識外溢之現象更趨關鍵。雖然過去有關科學園區之相關研究探討甚多,

但較少以園區和周邊地區為一創新系統之形成演進,且進而觸及科技廠商與KIBS之 間的互動關係。因此,本研究藉由國內外文獻與實證之解析探討,建構科技廠商與 KIBS之創新互動理論與概念模式。其次,藉由理論與概念模式,建立量化之模式;

再者,以新竹科學園區與南部科學園區之科技廠商與KIBS的互動進行探討。針對所 有研究內容、文獻回顧分析與產業資料描述分析作整理並提出研究建議,從產業群聚

(12)

和鄰近性的觀點,探討科技廠商與KIBS在發展過程中的互動關係。

二、研究目的

基於研究動機所提出的幾個問題,本研究將針對新竹及台南地區為研究對象,首 先對新竹及台南地區之科學工業園區及鄰近地區作初步瞭解,有關產業區發展過程中 KIBS與科技廠商之間的互動關係,無論是正面或負面的因素,進而探討這些情況的 影響因素。

(一) 藉由文獻回顧瞭解 KIBS 與區域創新系統中作用者的互動關係。

(二) 藉由對科技廠商與 KIBS 進行調查與分析,了解知識密集型產業於園區與周邊地 區發展過程中之關聯。

(三) 針對新竹與台南地區進行比較研究,分析 KIBS 在面對科學園區不同產業發展階 段下,KIBS 與園區廠商之互動現象,供作政府後續規劃科技產業空間政策發展 之參考依據。

第二節 研究範圍

以下將先定義本研究之主體對象,再尌空間與時間向度,描述本研究將探討知範 圍。

一、空間向度

本研究以科學園區所在的區域及其周邊作為研究範圍,本次選定新竹科學園區所 在之新竹地區(包含新竹市、竹東鎮、竹北市、湖口鄉、寶山鄉及苗栗縣竹南鎮及頭 份鎮)及南部科學園區所在之台南地區(包含台南市、善化區、安定區、永康區及新市 區)兩大區域,作為欲研究KIBS的空間範圍。

(13)

圖1-1 研究範圍圖(資料來源:本研究繪製

)

二、時間向度

本研究以1991年至2010年工商暨服務業普查資料以及工研院技術移轉各縣市別 與產業別統計資料,作為主要分析資料;另外,輔以工業統計調查報告資料;另外將 依據產業特性,知識密集服務業產業類別設定由行政院主計處所訂定工商分類之「專 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中細分類的,「電腦系統設計服務業」、「資料處理及資訊供 應服務業」、「顧問服務業」、「研究發展服務業」、「企業總管理機構及管理顧問業」及

「專門設計服務業」等產業類別為主,藉此研究知識密集服務業對於高科技廠商和環 境發展的影響,本研究後續將以此六項服務業,作為實證分析的資料。

主要針對於產業的相關理論與文獻之回顧,以及官方統計資料:(1)行政院主計 處工商及服務業普查報告(包括1991、1996、2001及2006年);(2)新竹縣市與台南縣 市統計要纜包括1994至2010年);(3)經濟部統計處工業統計調查報告(包括1990至 2008年); (4) 經濟部智慧財產局專利資料(包括1990至2010年);(5)工研院技術移 轉各縣市別與產業別統計資料(包括1997至2010年);其他有助本研究之相關資料。

新竹地區

台南地區

(14)

第三節 研究內容

本研究主要探討KIBS和區域創新系統之間的互動關係,包括群聚發展、互動關 係、鄰近性等理論將加以整理,針對新竹和台南科學園區及周邊地區,進而探討科技 廠商與KIBS二者間,創新互動的關係。在此思考邏輯下,以知識經濟內容為主,以 相關理論文獻為本研究理論基礎,本研究主要研究內容,詳述如下:

(一) 回顧「知識密集服務業」、「產業群聚」、「鄰近性」與「區域創新系統」等相關理 論及文獻資料,提出本研究之研究邏輯架構與研究命題。

(二) 以新竹和台南科學園區及周邊地區為研究主體,工商暨服務業普查資料以及工研 院技術移轉各縣市別與產業別統計資料等二手資料,瞭解產業區發展現況與產業 空間結構,分析KIBS之發展條件與競爭力。

(三) 配合問卷調查所得之資料與相關二手資料的整理分析,探討作用者間之互動關係,

瞭解新竹和台南科學園區及周邊地區創新互動的意義、本質與結果,分析其合作 關係與創新學習能力,並運用Pearson相關檢定檢驗是否符合本研究之假說。

(四) 整理歸納實證結果,進而研提「新竹和台南區域創新系統」,並針對研究結果提 出後續研究建議。

(15)

研究背景、動機與目的

知識密集服務業 定義與特性探討

知識密集服務業 群聚發展

知識密集服務業產業結構 現況分析

探討區位不同其科技廠商與知識密集 服務業空間分佈及互動型態之差異

結論與建議 研究

緣 起

理 論 探 討

實例 探 討

成 果建 議

研究範圍與內容

相關文獻探討

研究設計

資料蒐集與分析

知識密集服務業於創新環 境之角色扮演

問卷分析 知識密集服務業 之實證研究發展

第四節 研究步驟與流程

知識密集服務業與科技廠 商之關係-鄰近性之觀點

(16)

第二章 文獻回顧

過去數十年間,知識密集服務活動的發展可被解釋為影響工業化國家經濟成長的 因素之一,事實上 KIBS 的重要性漸漸增加,構成所謂「知識經濟」的一大特徵。自 1990 年代初期,KIBS 已在政治和科學論證中被加以檢視(Miles et al., 1995; Muller, 2001),KIBS 被認為是技術變動與經濟提昇的主要驅動力之一,尤其 KIBS 具有資訊 與通訊技術優勢,漸趨在經濟活動中扮演技術資訊『轉換器』的角色(Czarnitzki

& Spielkamp, 2003),因此 KIBS 在創新環境中將扮演知識提供者、購買者或創新夥伴 的角色。

在經濟結構改變的影響下,知識密集活動的需求增加是可預期的,但 KIBS 在經 濟發展過程中對知識產生與累積之影響,仍需更進一步加以解析探究。因此,本研究 將回顧創新系統與 KIBS 之理論架構、區域創新系統演化以及 KIBS 與科技廠商之相 關互動探討等文獻,以做為進一步理論探討與實證模式建構之基礎。

第一節 知識密集服務業的概念與定義

一、服務業演化與發展

過去商業類文獻主要關注服務業對經濟活動的影響,因此通常是從經濟活動的角 度來檢視服務業,並將服務業視為驅動經濟系統的關鍵因素(Weissenberger- Eibel et al., 2007)。18、19 世紀服務業理論的發展狀態,可從 Smith (1776), Ricardo (1817) &

Marx (1863) 的萌芽階段論述貣,演變到近期研究人員認為傳統製造業已不再是後工 業社會發展的主要作用者(Beyers, 1985),皆顯示服務業變得越來越重要。Jewell 等 人於 2010 年經濟學家在各時間序列上,對服務業理論所提出研究主張,其主要整理 為三個階段,各階段將分別闡述如下所示;

(一)萌芽階段(17 世紀至 18 世紀)

Karl(1863)提出在蘇聯和其他共產主義國家,服務業沒有計算在國民產出內。直

(17)

圖 2-1 服務業理論的時間序列

資料來源:修改自 Jewell et al.,2010

(二)發展階段(19 世紀 30 年代至 19 世紀 70 年代)

在 1930 和 1940 年代,Fisher (1935) 和 Clark (1940)用開發理論來解釋服務業的 增長。Fisher 應用「第三級產業」此術語來代表服務業,而 Clark 將服務業部門進一 步劃分為建築和工藝活動。Fisher 和 Clark 認為國家的發展,通常經歷三個階段,分 別為一級產業(農業)、二級產業(工業)和三級產業(服務業),因為農業減弱導致製造業 增加,而三級產業崛貣將是經濟成熟的指標。

20 世紀 70 年至今 成熟階段 19 世紀 30 年 代至 70 年代 發展階段 17 世紀至 18 世紀 萌芽階段

服務業的定義

Smith;Ricardo;Malthus;指出 (18 世紀中期到 18 世紀中期) 服務業為非生產性產業

Storch;John Stuart Mill (19 世紀)

相信服務業具有價值,如生產力

Clark, Fisher;Fourastie(1930-1970) 國家經濟活動分為一級,二級和三 級(服務)產業

Gershuny(1978)

新產業理論的自助服務

Machlip(1962) Bell(1973) 後工業社會

Delauney&Gadrey(1992);

Bryson&Daniels(1998) Cohen&Zysman(1987) Hirschorn(1988)

Anderson& Corley(2002);

Edvardsson et al.(2005)

Tovoinen (2006)指出 KIBS 是對其他 公司提供各種專業服務的企業

(18)

(三)成熟階段(20 世紀 70 年代至今)

Hirschorn(1988)表示不斷變化的商品和服務,已經開始取代過去單純以製造業為 基礎的產業型態。在後工業時代,企業開始重視本身的產品,並且開始有高比例的製 造業工人承接服務性質的工作,例如管理,市場行銷和銷售,這意味著企業不在只是 單純製造生產而以,而是逐漸滿足生產過程中所需的各項服務。此外,Tovoinen (2006) 亦指出 KIBS 是對其他公司提供各種專業服務的企業。本文以下將對 KIBS 的相關文 獻作更進一步的分析。

二、知識密集服務業的概念

在市場活動越來越多元的情況下,以及為了減低企業進入市場的阻礙、競爭力、

市場風險、生命週期越來越短的貨物/服務等因素下,因此創造和適應新的知識有助 於企業獲得競爭優勢,不再是資金、技術或土地資產成為企業主要活動來源,取而代 之的是智慧和知識,但顯然不是所有企業都可以創造新的知識,這也尌是 KIBS 存在 的原因,KIBS 被認為是創造新知識、解決問題及創新的來源。基於此,越來越多各 式各樣的 KIBS 出現,提供服服的對象包含 IT 產業、企業創立及大學等(Taivonen, 2004;

Miles, 2005),更進一步定位 KIBS 能夠辨別客戶的需求,提供客戶專業化知識、網絡 關係建立、創新性和創造性等服務(Viitamo, 2003)。

因此,歸納 KIBS 之意涵如圖 2-2 所示,KIBS 提供的創新服務,主要是滿足專 業或專門產業之需要,並且在提供這些服務的同時,與客戶或供應商藉由知識流動相 互補互相不足之處,從中獲得新知識產出,因此換句話說客戶向 KIBS 提出問題,而 服務者替客戶準備新的解決方案或提供新的服務模式,這些活動都是相互協商的,讓 客戶和服務者從中學習成長及獲得共同利益(Bagdonieneet et al., 2008),Ojanen 等人 (2007)也指出這種新的服務理念和關係引導服務創新,而創新尌是 KIBS 顯著特點 (Muller et al., 2001;Howells , 2002)。

(19)

圖 2-2 知識密集服務業概念

資料來源:Bagdoniene et al.,2008

但是 KIBS 相關研究較少探討關於 KIBS 和廠商互動程度是否有所差異,且 KIBS 主要是提供知識來協助客戶獲得競爭力或市場優勢,因此 KIBS 一詞已被用來談論『高 知識密集度且對其他廠商與組織提供服務』的服務業廠商、以及「主要非例行性」的 服務,然而部分服務活動的次部門與顯現出類似之特徵,通常不被視為 KIBS;例如,

健康照護相關服務產業和以資源為基礎之相關專殊化服務產業皆不被視為 KIBS,因 此有關 KIBS 之界定仍不具共識、且有不少之討論空間。

三、知識密集服務業的特點和功能

KIBS 是以知識為主要投入要素的服務業,並且具有高度創新表現。然而 KIBS 所具備的四項特色分別如下所述(1)高知識含量-KIBS 產品的性質是「知識密集」,

知識產品將參與客戶的知識創造和整合的過程中。以及從人員的專業和知識檢視,作 為特定的知識提供者,因此,KIBS 多數員工受過高等教育的訓練。(2)高度技術-

KIBS 連接技術和產業發展,一方面,採用新技術為客戶服務,另一方面,創造和傳 播新技術。(3)高度互動關係-與客戶頻繁互動為 KIBS 主要特徵之一,而頻繁互動 的原因是顧客本身具有知識和能力,並能幫助 KIBS 提供最好的解決方案。(4)高度

互動過程和知識擴散 新知識獲取(隱性或顯性)

知識重組(編輯) 知識密集服務業

的知識提供者

知識密集服務業 客戶的知識

技術選擇

新服務概念 新客戶介面

新服務體系 結果

(客戶和服務提供者都得到利益)

(20)

創新-在提供客戶服務的過程中,KIBS 本身也必頇不斷創新,吸收新知識、學習新 技術、創造新知識模型以符合技術和生產發展的要求,進而提升客戶創新的發展(Yang

& Yan,2010)。

Miles 等人(1995) 認為 KIBS 通常將知識投入到其他組織以提供服務,並提出以 下三個 KIBS 的主要特徵:

(一) 非常依賴專業知識;

(二) 在客戶的生產過程中,提供資訊和知識交換的中介服務;

(三) 提供專業服務以提升客戶的競爭力。

過去研究認為 KIBS 的特點及與客戶關係,KIBS 不僅僅是提供服務(Maister &

Lovelock, 1982; Løwendahl, 2007; Liu et al., 2008)。Løwendahl 提出專業服務業的典型 特徵,這些都是以 1960 年代社會學文獻為基礎,藉由對專業人士的訪談(Løwendahl, 2007):

(一)知識密集;

(二)包括專業評估和判斷;

(三)高度的互動;

(四)專業訓練;

(五)受制於專業規範。

根據 Simmie 等人(2006)指出 KIBS 的特點包括以下三點:

(一) 知識不僅是 KIBS 重要的生產要素,也是 KIBS 的產品,通常 KIBS 提供無形非 物質的服務,而專業化的知識,研究發展能力、解決客戶問題才是 KIBS 真正的 產品。

(二) 對 KIBS 而言,供應商和用戶之間需要進行深入的互動,雙方都要參與累積學習 的過程,這些學習過程必頇實際發生,而不能簡單地等同於購買標準化的外部性 服務。

(21)

識,根據 KIBS 和客戶之間的互動過程中的內容,以提供客戶不同程度的專業知 識。

在快速變化的產業環境下,公司必頇接收和分析資訊,並將信息轉化為知識,以 及應用到工作之中。KIBS 具有特定的能力,這些特定的服務包括,(1)知識是服務 的重要投入,(2)KIBS 以專業能力和知識為基礎,(3)KIBS 為消費者知識的來源,

(4)KIBS 擴散本身擁有或新產生的知識,因為服務供應商和消費者之間具有密切的 互動關係(Kemppila & Mettanen, 2004)。Bettencourt and Brown (2005)指出 KIBS 藉由 累積、生產和傳播知識來創造附加價值,並解決消費者的問題。因此,Rajala and Westerlund (2005) 假設 KIBS 執行資訊判斷、諮詢、承包和管理的功能。

根據 Muller and Doloreux (2007) 當特定知識融入新知識生產和擴散的過程中,需 要密切的與各方作用者有效的溝通,否則,知識和資訊難以在作用者之間流通。Miles (2005)指出 KIBS 需要建立長期的夥伴關係(例如,需要時間來建立信任關係)。另外 一個 KIBS 的重要特點:供應商必頇保障客戶的機密訊息(Hyypia & Kautonen,2005),

因此 KIBS 對服務供應商和顧客的承諾和信任關係顯得特別重要。根據以上文獻討論 表2-1 知識密集服務業的功能

KIBS 的功能 Hipp (1999)

Anmari &

Kuusisto (2006)

Smedlund &

Toivonen (2007)

Muller &

Doloreux (2007)

de Castro &

Proenca (2005)

Grimshaw

& Miozzo (2006)

創造為前提的學習過程 ※

KIBS 為消費者和合作夥 伴的知識基礎設施,具 R

&D 功能的機構

藉由組織擁有的知識,從

而產生新知識 ※ ※

藉 由 知識 投入 以 維護 客

戶的競爭力 ※ ※

KIBS 作為創新來源的功

能 ※ ※

KIBS 作為知識和資訊的

中介者 ※ ※ ※ ※

KIBS 發現並解決客戶的

問題 ※

註:「※」表示文獻中提到KIBS的功能

資料來源 Liudmila & Agne,2009

(22)

可將 KIBS 的功能整理列於表 2-1,並從表 2-1 可得知 KIBS 作為知識和資訊的中介者 為最重要的功能,並且 KIBS 執行資訊和知識積累、生產和擴散的功能;以解決客戶問 題的前提的創新活動來增加客戶的競爭力。

四、知識密集服務業之定義

KIBS 被視為經濟成長的重要動力,尤其是在知識經濟時代的今天,無論是已發 展或發展中的國家,從過去研究中發現有更多不同類型的 KIBS 不斷湧現,並且從地 理空間來檢視 KIBS 的發展,發現過去幾十年來 KIBS 佔據越來越大的市場規模及種 類也急劇增加,如提供金融服務、物流、研究和區域發展等服務,並且 KIBS 與客戶 之間的互動過程將有助於提高 KIBS 的服務品質。

KIBS 一詞最早由 Miles 等人於 1995 年所提出,當時對於 KIBS 的定義或標準便 眾說紛紜,而 Miles 等人最早所界定的 KIBS,是指一種提供經濟活動的服務,而提 供服務的目的在於創造、累積和傳播知識,將本身所創造的各項資訊來源和知識傳遞 給客戶(如測量、報告、培訓及諮詢),但至今研究者對於 KIBS 仍未有共同的定義,

但卻已經存在一定的共識。

Windrum and Tomlinson(1999) KIBS 之研究定義,是指依賴專業知識或特有技術 之私部門組織。KIBS 可能是資訊與知識的主要來源(經由報告、訓練、顧問諮詢等),

也有可能是因為其他企業之產品或生產程序所需關鍵中間的投入而來的服務。KIBS 是新技術的使用者(例如通訊與電腦服務),KIBS 亦可能是新技術的載具(例如顧問業 與教育訓練服務等),KIBS 本身即是新技術的整合生產者(例如電腦、軟體、通訊與 電信之整合服務)(王弓等,2003)。

而 KIBS 其他普遍的定義,如 Miles 等人(1995)定義 KIBS 為提供創造、積累和傳 播知識等經濟活動的服務。另一個定義是由 Tovoinen (2006)指出,KIBS 是對其他公 司與組織提供各種專業服務的企業;此外,den Hertog (2000)對 KIBS 提出更精確的 定義:高度仰賴專業知識之私人公司或組織,亦即,有關特定(技術)學科或(技術 導向)機能導向的專業知識,以知識為基礎提供中介產品與服務。最後,Bettencourt

(23)

等人(2002)定義 KIBS 之附加價值包括知識之生成、累積或傳播的企業,以發展客製 化服務或產品解決之目的,來滿足客戶的需求(Muller, 2009)。

因而,三個核心要素可由這些定義中獲得。第一,『企業服務』一詞,與廠商和 公共組織所需要的專殊化服務有關 (Strambach, 2001)。第二,『知識密集』不是依據 勞力層級來闡述(Miles , 2005),尌是依據服務提供者與服務使用者/獲取者之間交易互 動的條件來闡述(Hauknes , 1999)。第三,『知識密集廠商』所談的廠商,即指正在進 行具智慧本質的複合操作,而其中的人力資本是關鍵的要素(Alvesson , 1995)。 Wong and He (2005)指出『KIBS 提供一個服務的帄台,並且積極連結其客戶的知識發展,

並加以整合進創新系統中,且最後會生成正面之網絡外部性、同時也可能加速知識在 經濟部門間密集演化。

圖 2-3 各類知識密集服務業

資料來源 Liudmila & Agne, 2009

基於 KIBS 在企業創造專業知識和能力價值鏈中扮演重要的作用,Wong and He

 建築和工程活動及相關技術諮詢

(71.1);

 技術測詴和分析(71.2);

 廣告(73.1);

 尌業活動(78.1,78.2,78.3);

 攝影活動(74.2)。

 法律活動(69.1);

 會計、書記及審計活動,稅務顧問

(69.2);

 市場研究及民意調查(73.2);

 管理諮詢活動(70.2);

 商業和其他管理諮詢活動(70.22)。

 自然科學和工程的研究與實驗發展

(72.1);

 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的研究與實驗發 展(72.2)。

 電腦方案活動(62.01);

 電腦諮詢活動(62.02);

 電腦設備管理活動(62.03)

 數據處理、寄存及相關活動(63.11)

電腦相關活動 知識密集服務業 研發

其他相關服務業

(24)

(2005)指出「KIBS 的定義對服務業的研究提供了一個帄台,可以藉由此帄台積極連 結客戶並尋求知識發展,再加以整合進創新系統中,最後生成相當正面的網絡外部性、

同時也可能加速知識產生密集演化」。因此,KIBS 並沒有標準或唯一解釋的定義 (Wood, 2002) ; 然 而 , 名 詞 定 義 經 常 根 據 歐 盟 的 經 濟 產 業 分 類 (Classification of Eco-nomic Activities in the European Community, NACE),將 KIBS 分為三類(1)電腦 相關服務業,(2)研發和(3)其他相關服務業,如圖 2-3。

並且 KIBS 的種類相當複雜,有些學者認為商業服務業即為 KIBS,也有些學者 認為 KIBS 應更廣義包含商業服務業、運輸服務業、金融服務業、企業諮詢顧問服務 業及不動產服務業等,但一般而言,大多數的研究者(Daniels et al., 2002; 薛立敏等, 1995)認同 KIBS 是屬中間需求的(intermediate-demand,與最終需求 final-demand 不 同)服務,此些服務所呈現的是投入廠商與其他組織(此所指其他組織不同於家戶與 個人)生產過程之要素橫跨所有的經濟部門;然而尌操作層級,文獻所顯示的『知識 密集型服務業』概念仍眾說紛紜,往往根據研究性質或是對象的不同而有所區別。

一般而言所謂 KIBS(或稱現代服務業、知識密集型服務業、高增值服務業),是 以知識為其他產業、企業(組織)或個人提供知識型服務的產業,並且知識型服務是 指 KIBS 在知識的生產、傳播和使用過程中提供服務,因此讓知識在服務過程中產生 增值;知識型服務的「產品」通常為諮詢報告、技術方案、操作方法、計算機操作程 序以及對工作、決策和活動有幫助的判斷和建議,並且知識型服務業與高科技產業共 同構成知識經濟的主體,KIBS 與科技產業一樣具有積累、高附加價值、高帶動性的 產業特徵。

KIBS 最初被視為提供資訊和傳輸的管道,提供知識型服務,但至最近的研究概 念為 KIBS 主要提供在生產力、技術和創新的服務,而且 KIBS 的服務將更強調知識 和創新的重要性,因此,KIBS 不僅是知識的提供者,也在客戶的創新體系中充當知 識和創新的橋樑 Miles et al, 1995;Muller & Zenker, 2001;Muller & Doloreux, 2007)。

由此可見,KIBS 是一項專業的服務業,且其定義特點在高度依賴知識及擁有高素質

(25)

員工,這是 KIBS 與其他服務業最大的區別,也是 KIBS 的競爭優勢。

表 2-2 知識密集服務業相關定義綜理表 作 者 定 義 Miles et al.

(1995)

KIBS 為提供經濟活動的服務,而提供服務的目的在於創造、累積和 傳播,將本身所創造的各項資訊來源和知識傳授給客戶(如測量、報 告、培訓及諮詢)。

den Hertog (2000)

KIBS 為高度仰賴專業知識之私人企業或組織,亦即,有關特定(技 術)學科或(技術導向)機能導向的專業知識,以知識為基礎提供中 介產品與服務。

Bettencourt et al.

(2002)

KIBS 之附加價值包括知識之生成、累積或傳播(dissemination)的企 業,以發展客製化服務或產品解決之目的,來滿足客戶的需求』。

薛立敏等

(2003)

可分為兩種角度來看,一種從產業的角度來看:知識密集型服務業為 服務業的ㄧ種,與其他服務業不同的是在提供服務時融入科學、技術 及專業知識;,另一種從功能的角度來看:任何產業只要提供以知識 為基礎的服務,皆可稱為 KIBS,所以在任何行業中都可有知識服務 的成分在內。

Wong & He (2005)

KIBS 提供一個服務的帄台,並且積極連結其客戶的知識發展,並加 以整合進創新系統中,且最後會生成正面之網絡外部性、同時也可能 加速知識在經濟部門間密集演化。

Tovoinen (2006) KIBS 是『對其他公司與組織提供各種專業服務的企業』

Simmie &

Strambach(2006)

KIBS 提供知識服務給其他公司和公共機構,知識密集服務業只是服 務業的一部分,特點是具有高度技能的員工。

賴玫樺 (2010)

(1)提供客戶知識密集的服務,有別於其他服務業;(2)具備諮詢

(解決問題)的功能;(3)具有與客戶互動密切性的特質。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

最後,綜合以上所整理國內外相關 KIBS 之定義,本文採用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

(OECD)對 KIBS 之定義為:技術及人力資本投入密度較高的產業,且將知識密集 服務業視為知識密集產業之一種,提供研發、設計、工程、資訊或顧問等相關技術知 識並以支援產業發展為主之服務業,本研究也將以行政院主計處所訂定工商分類之

「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中細分類的,「法律及會計服務業」、「企業總管理機構 及管理顧問業」、「建築、工程服務及技術檢測、分析服務業」、「廣告業及市場研究業」、

「專門設計服務業」及「其他專業、科學及技術服務業」等產業類別為主作為本次的 主要研究對象。

(26)

第二節 知識密集服務業的群聚發展

一、知識密集服務業群聚的特點和功能

過去研究指出群聚是創新的必要條件(Baptista & Swann, 1998;胡太山,2011),

亦即能將新知識應用生產並商業化者只侷限在世界上的少數地區之主因。在過去研究 中也推論指出,在群聚地區內的組織能更有效率及創新,但尚需仰賴有效率且彈性的 合作關係,在產業分工的可能性下適當競爭而定,因此具有可分工性之製程及可運輸 之產品或勞務的產業是滿足群聚之必要條件(賴玫樺,2010)。而在以園區為發展中心 之高科技地區基於產業跨界分工及對專殊化服務性產業之需求日增,也逐漸傾向結合 相關服務產業的支援而呈現出一套完整的發展關係,與傳統產業在知識外溢、創新活 動、技術基礎設施及學習能力的互動等方面的發展形成差異,顯示出 KIBS 所扮演的 關鍵角色。

過去許多結合生產者服務業或生產服務業(production-services) 的研究,並且認為 KIBS 往往位於國家、都市或區域群聚的地區(Wood, 2002),關於 KIBS 群聚在新的經 濟結構和新的經濟中心形成的重要性 (Bryson et al., 2004),其也強調在區域創新系統 的 作 用 (Wood, 2002) , KIBS 群 聚 領 域 的 特 性 也 被 認 為 是 至 關 重 要 (Merino &

Rubalcaba, 2006)。Cook and Pandit (2004) 指出大都市的產業群聚是都市發展和創新 的重要來源,因此以創新作為 KIBS 群聚的重要議題。

因而,不同於傳統概念已經導致學者嘗詴去開發有關理解群聚形成之替選架構,

尤其是這些於『新經濟』所稱關鍵的知識密集和服務導向之組成因素。其中的一種嘗 詴(顯現出在此背景中的優點),即強調成功之地方化集體學習過程的知識基礎群聚,

與創新氛圍的演化有關(Ratti et al., 1997; Keeble & Wilkinson, 2000),以下尌由創新 活動面向來檢視 KIBS 在創新環境所扮演的角色。

從產業空間分佈的角度來檢視,KIBS 和科技廠商群聚的特徵已相當明顯,例如 顧問公司和金融服務公司往往都聚集在都市地區,特別是中心商務區或科學 /工業園

(27)

近地區,並且獲得其他資源如資訊通訊技術基礎設施。KIBS 和科技廠商聚集於特定 地理空間內,在互動過程中有助於知識的傳遞,進而提升 KIBS 和科技廠商的創新積 效。因此本節尌立基於空間群聚之研究進行探討。

二、創新活動與知識密集服務業之互動

知識被視為影響企業生產力的重要因素,因此企業能夠具有接受資訊的能力和不 斷投入知識以提高效率便成為企業發展重要的策略,然而知識來源有很多種,而且以 不同方式傳遞給其他企業,以企業的吸收能力和投入知識的運用,來解釋企業知識的 運用,當企業在學習新技術時很大程度取決於企業內部的知識基礎及吸收能力。

假設 KIBS 支持客戶的創新活動,並且創新不是來自 KIBS 本身,因此 KIBS 可 以被認為是創新的推動者。例如,管理顧問公司幫助客戶採用新的會計管理系統或開 發新的行銷管道,不斷創新為客戶提出解決方案,因此 KIBS 在促進創新過程中扮演 重要的作用。首先,KIBS 有助於創造新的想法,在創造新想法的過程中,客戶提出 問題,然後 KIBS 利用內部的專業知識,以提供直接的解決方案,其創新的原始動力 來自於 KIBS,客戶面臨不斷變化的商業環境,讓 KIBS 從更廣泛的社會和經濟角度 考慮這些問題。

KIBS 被視為刺激創新過程中的重要策略(Miles, 2005),所以 KIBS 往往被視為創 新系統內傳播新知識的驅動力,藉由資訊通訊技術(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 Technology, ICT)和新型式的產業活動組織。由企業本身或其他組織的生產鏈中應用 新技術以專業服務 (Wood, 2005),因此 KIBS 對其他產業競爭和創新能力的提升作出 獨特的貢獻。過去研究認為 KIBS 為一個合成的觀點(1)一般的科學技術資訊,(2)

KIBS 與客戶互動以獲得內部的經驗和能力,(3)潛移默化知識位於企業和客戶之間 的互動過程中(Hertog, 2002)。故 KIBS 連接各種資訊和知識被視為解決客戶的特定問 題的方法。基於以上討論 Metcalfe and Miles (2000) 表示 KIBS 作為創新的媒介和企 業部門之間傳遞知識和激勵客戶創新的能力。

KIBS 不僅向客戶傳遞資訊也共同參與學習的過程(Toivonen, 2004),同時 KIBS

(28)

經常在與客戶合作過程中詴圖解決特定問題,並且在解決問題的過程中獲得新的知識 (Hertog, 2002),然後這種合作需要密切、長期的夥伴關係,例如軟體產業依靠客戶的 啟發,並提供新的解決方案(Isaksen, 2004),KIBS 和客戶端之間的合作可以形成雙向 學習的過程(Wood, 2002),客戶提供反饋的資訊,可能導致知識密集服務業改變現有 服務及發展新的服務,同時 KIBS 藉由提供服務,促進客戶的創新能力。

在共同學習過程中,知識提供者和客戶之間需要有互補性的知識,然而 KIBS 提 供先進的服務,由於 KIBS 專業人士擁有較高的教育程度(Toivonen, 2004)。因此當客 戶聘請專業人士提供服務,本身也需要有一定的專業知識基礎,企業內部必頇具有競 爭力,而且還需要了解外部的 KIBS。通常 KIBS 是指機構、企業或組織;在市場上 專門提供知識方面的服務。因此(Toivonen, 2004)定義 KIBS 為私人的服務企業,在市 場上提供媒介的服務,其中服務的核心是促進客戶取得知識的過程。KIBS 如上文被 視為知識密集服務的供應商;參與其他組織的創新過程,但是 KIBS 不是知識化服務 的唯一供應商,KIBS 可能會提供比透過其他管道的制度和市場的關係功能更強的方 法,即由企業本身或附屬於其他公司和組織的主要活動,這樣的知識來源可能難以繪 測,但潛移默化知識對企業的創新非常重要。

因此 KIBS 扮演著兩方面的角色,假設 KIBS 在創新系統中具有特定的定位。首 先,KIBS 扮演著外部知識提供者,並且對其受託廠商之創新有所貢獻;第二,KIBS 會引入內部創新,提供高規格的工作空間,並且對經濟績效與成長有所貢獻。尌如 Czarnitzki and Spielkamp (2003) 所強調的,KIBS 可被視為『創新的橋樑』(圖 2-4),

因此其衍生下來的互動尌會被加以強調,包括:

(一) 服務業向製造產業或其他服務業購買知識或設備。

(二) 服務業為製造產業或服務部門之公司提供服務或知識。

(三) 服務業提供製造產業產品或其他服務屬互補的知識或服務。

(29)

圖 2-4 在區域創新系統中 KIBS 扮演企業橋樑角色

資料來源:Thomi et al.,2003

根據 Miles 等人 (1995) KIBS 於創新系統中扮演以下三種功能:(1)KIBS 支持 客戶創新的過程,但創新行為並不是來自客戶本身,因此 KIBS 作為創新的促進者(2)

當 KIBS 將現有的知識,藉由一個企業或產業傳遞給客戶,因此 KIBS 作為創新的傳 遞者(3)當 KIBS 扮演輔助客戶的創新的發展,因此 KIBS 作為重要的創新來源。

Den Hertog(2000)進一步提出,通過建立和整合創新系統的知識資源,KIBS 正逐 漸演變成大學和公共研究機構之外的第二個知識基礎設施。總之,不同來源的知識相 結合,KIBS 與客戶合作產生的知識,並將知識傳播給新客戶,促進其他地方知識經 濟的發展(Miles et al. 1995),並於區域和國家創新系統扮演核心的作用(Muller &

Zenker, 2001; Toivonen, 2007)。

越來越多的案例研究在不同的 KIBS 分析已表明,在創新過程中服務業一直扮演 更重要的作用(cf. Bessant & Rush, 2000; Miles, 1999),顯然 KIBS 在創新系統中具有重 要功能,如下:

(一)專業技術和知識的傳遞。

(二)各個作用者間知識經驗的交流。

KIBS (企業橋樑) 企業

網絡

公共組織 (非營利組織)

研究發展組織 (R&D)

高等教育 (大學等) 知識儲存 資訊流

創新組織 知識基礎

吸收能力 轉換能力 區域科學

基礎

(30)

(三)在創新系統中結合不同種類的知識和能力(權限 competencies)。

(四)適應現有的知識,以滿足客戶的需求。

KIBS 的作用如同創新系統源於供應方與需求方的直接和間接影響,如圖 2-5 所 示,對 KIBS 本身的創新活動產生直接的影響,包括產品、製程和組織創新。從 20 世紀 90 年代後半期服務業的創新服務、創新實證研究和理論引貣高度的關注,雖然 OECD/EUROSTAT(1997)Oslo 手冊明確地強調服務創新對經濟表現和服務型企業 的重要性,皆被列入 NACE 65-67 和 70-74 的社會創新調查(Community Innovation Survey,CIS3)。實證結果表示 KIBS 的創新力度可比擬高科技製造業(Licht et al., 1997),

但組織創新似乎有所不同,無論是在創新投入和內部的創新過程。

圖 2-5 知識密集服務業對創新系統的貢獻

資料來源:Simmie & Strambach ,2006

創新系統內知識密集服務業對創新的作用

供應方-知識密集服務業 需求方-客戶

直接影響: 透過供應方本 身的創新活動

間接影響:透過需求方使用 服務

 產品創新

 製程創新

 組織創新

 外部專業技術知識 的傳遞/訣竅的管理

 不同企業或分支機 構之間知識經驗的 交流

 整合不同階段的知 識和能力

 適應現有知識以解 決客戶的特定需求 知識的

產生

知識的 擴散

提升競爭力

(31)

至於間接影響,在過去幾年分析各種統計數據表示,使用 KIBS 對客戶產生正面 的影響。因此投入-產出的分析都顯示將 KIBS 作為投入媒介和客戶績效之間的關係 (Antonelli, 1998)。Windrum and Tomlinson (1999)四個國家比較研究報告的結論;KIBS 對經濟系統中創新績效和生產力的影響,將取決於在國家經濟中知識密集產業的相對 比例,以及 KIBS 和製造業/服務業之間跨部門的關係。Howells (2001) 強調有關 KIBS 和創新的概念仍有差距,儘管對背景性質和特點已有一定的了解,但其本質和特質仍 然不清楚,這一定程度上是由於兩者的動態發展和變化所導致的。

儘管如此,過去研究普遍認為,KIBS 是知識經濟發展的最前線,KIBS 的動態發 展顯示創新系統中跨學科應用的需求及問題導向的知識都在增加。KIBS 主要提供非 物質無形的服務,專業化的知識、研發和解決問題的能力是 KIBS 的產品。KIBS 在 創新系統策略的重要性主要來自於間接的影響和回饋機制,從而有助於提高適應能力 和競爭力( De Brandt, 1995)。所謂間接作用,是指 KIBS 供應商和 KIBS 使用者在制度 背景下成功互動和學習過程的結果。

因此,KIBS 知識化的過程,與 Ancori 等人 (2000)所提知識撥用的觀點是連貫 的,其指出『未加工知識的撥用,亦即整合其感知環境背景,不是一種傳送的結果,

而是一種再驅動過程的結果』。一旦符碼化,知識可被處理且以『組件』方式售於受 託者;結果,符碼化有助於知識主體的可分割性。最後,在廠商中經由分布與合併,

符碼化增加整體知識基礎、以及作用者的吸收能力。此可能依次導致一種逐漸增加之 知識創造、更進一步的創新與經濟成長。此觀點與先前研究的一些發現完全相符,如 Hauknes (1999)所強調的:『創新的產生與擴散越來越倚賴新科技知識,此新科技知識 不僅藉由內部研發實驗室所執行之學習過程而產生,且越來越多範圍,其是藉由每天 的互動、溝通聯繫、以及學習廠商本身與和其他科學機構組織間之資訊的交換。KIBS 在合格的介面背景上扮演一個主要角色,事實上 KIBS 越來越多扮演技術及商業專家 與地方化知識及能力之間的橋樑與轉換器,漸變成專殊於互補知識投入要素(允許創 新的產生)之解決問題的作用者』。

(32)

根據以上討論得知 KIBS 為中小型廠商之潛在的共同創新作用者,基此,Teece (1986) 所提出互補的創新資產的概念,對中小型廠商與 KIBS 間具創新相關特徵之互 動是有幫助的。然而 KIBS 所提供的服務,導致作用者間高度互動,此過程 KIBS 呈 現出一個持續改變以符合受託者的要求。Strambach (1997) 強調這些複合的關係為

『知識密集服務的購買不同於一般標準化商品或服務,而知識商品的交換與源自特定 知識特質之不確定性及資訊不對稱性有關』。

目前大量文獻對企業如何通過與其他企業互動學習的過程進行探討,鑑於 KIBS 為客戶提供知識服務,過程中客戶提供反饋的知識,而這種學習過程讓 KIBS 產生更 多的創新表現。Strambach(2001)Muller and Zenker(2001)KIBS 和客戶之間知識 互動的三個階段:

(一) 知識獲取-KIBS 在互動過程中獲得知識,為了解決客戶的問題,KIBS 與客戶保 持密切溝通,以確定問題並提出解決方案,為客戶解決問題,這種密切的溝通管 道讓 KIBS 從不同領域的客戶方吸收知識。

(二) 知識重組-KIBS 吸收客戶提供的知識及本身的知識存量相結合,並產通過知識重 組的過程生新的知識,它的吸收能力是為擴大下一輪的知識互動。在這個階段需 要與客戶面對面互動,以獲得潛移默化的知識,並將知識符碼化成為 KIBS 的知 識基礎。

(三) 知識擴散-KIBS 應用新知識進入到產品服務或過程(利用互動過程中將知識傳遞 給客戶)以開闢新的機會。

根據過去研究 KIBS 在區域創新系統中知識的產生和傳遞發揮關鍵的作用,創新 是藉由各種媒介和組織在特定的社會背景、政治和經濟環境互動過程所產生的結果 (Thomi & Bohn, 2003)。然而,區域創新系統本質上是開放的空間系統,包含特定的 作用者,藉由內部和外部系統的連接,資訊將透過管道傳遞而產生流動的現象 (Hauknes , 1999)。並且 KIBS 創造新知識和開發人力資本,以提供其他企業知識的服 務,KIBS 經常將企業內部的知識和從外部來源和客戶方獲得的知識做結合,以提供

(33)

其他企業服務。因此,許多 KIBS 企業都參與區域創新系統與其他作用者互動學習的 過程。總之,知識互動是一個反覆、循環和相互學習的過程,其中 KIBS 知識基礎的 擴張,導致新互動的可能性。新知識不斷產生,應用和改進,這是一貫的學習過程 Nonaka‘s (1994),在這背景下,各種資訊管道在各種不同的產業間流動,KIBS 與科 技廠商獲取所需的知識,以保持他們的競爭力。因此從前述中,可推論 KIBS 與客戶 間之互動關係,有利於創新之經營模式的運用,同時也有助於廠商之持續創新發展,

這也是本研究嘗詴加以解析的。

第三節 知識密集服務業與科技廠商之互動關係-鄰近性 之觀點

過去有關 KIBS 的研究(Wood, 2002; Miles et al., 1995)已經聚焦在鄰近性概念 的論點上,強調廠商與客戶間緊密的關係,其次,部分研究者已明確的探討永久空間 鄰近性對這些服務之生產與消費的角色(O‘Farrell et al., 1995; Wood ,2001;)。因此,

解析 KIBS 廠商與其客戶之間的互動,可能使鄰近性諸向度之持續討論清晰一些;以 下即在這些關係上建構鄰近性諸向度之理論探討,並且考量他們在各種互動中的角色 與相對重要性。

一、鄰近性的各個向度

因為知識生產和創新過程之特殊特徵,使得鄰近性在這些過程之不同條件和階段 中有不同的意涵,尤其當他們被認為本質上尌是一種互動特徵時。在有關創新的研究 中,有些鄰近性的形式與類型,已被定義為知識由某ㄧ作用者流動至另ㄧ作用者的基 礎條件;然而,在創新過程中至少有 8 種相關的鄰近性向度可加以釐清(Boschma, 2005;

Kautonen & Tiainen, 2000; Bramanti & Ratti, 1997):

(一) 空間鄰近性(Geographical proximity)

;其隱涵著在創新過程中作用者之間的實 質距離可加以量測,在創新過程中有關互動的部分問題係由空間距離所引發,其 可由物流與知識移轉的基礎設施來加以克服,既使這些解決方式可能需耗時且產

(34)

生複雜的成本費用。

(二) 產業或經濟的鄰近性(Industrial or economic proximity)

;其指出創新過程之作 用者間生產的互補或類似之傾向,此類型鄰近性的例子尌是生產的互補階段,像 是具有印刷廠的造紙工廠或是具有營造廠的建築師事務所。

(三) 組織鄰近性(Organizational proximity)

;指出創新過程之作用者間垂直與水帄 關聯的整合程度,因組織鄰近性會影響創新過程之作用者們的集體問題,包括減 低因實質距離所引貣諸問題之解決能力與高度關聯的完整性。

(四) 暫時的鄰近性(Temporal proximity)

;意味著不同行動與合作的形式之同時性,

知識累積的結果,使得在不同發展階段之創新網絡成員會以不同方式闡釋同一資 料。

(五) 文化鄰近性(Cultural proximity)

;係關於與具有相同專業、產業分支機構或在 地語言之作用者間分享想法與信念,文化鄰近性是非常多面向的,但重要的概念 為:在創新相關的互動中,作用者的能力被以一般方式加以傳出、接收與理解的 符碼與手段,對他們合作行動的成功具有直接的比重。

(六) 認知鄰近性(Cognitive proximity)或認知距離,如 Valovirta and Niinikoski ,2005

所描述,掌握具有不同知識基礎、語言和思考方式之作用者間的牽引力;該概念 定義上明顯地與文化鄰近性有所重疊,但認知鄰近性無文化鄰近性還是會存在,

反之亦然。文化鄰近性在作用者行動的方式上有更多的類似性,但是認知鄰近性 強調作用者共通的思考方式;在認知距離中的牽引力係由各種作用者之知識基礎 中相似和不相似元素的相對數量所產生:知識基礎必頇足夠類似以使作用者能進 行溝通,但是同時對新的徵候和創新的浮現,則差異是必頇的(Valovirta &

Niinikoski, 2005)。

(七) 社會鄰近性(Social proximity);是有關作用者間社會關係的著床,著床關係包 含互信、血統、消除純投機行為的承諾和共通經驗,促進知識的自由流動,而長 期則促使有效的互動學習。

(35)

(八) 制度鄰近性(Institutional proximity);與指引和控制組織及個體作用者的制度 架構有關,分享的正式與非正式之制度設立了遊戲規則、且為互動學習提供穩定 和可預測的條件。

在創新網絡和創新相關的互動中,各種鄰近性形式在各種情況中被加以強調;但 同時,這些形式也是彼此互有關係,以致於有一些微不適當鄰近性形式或整體缺乏鄰 近性形式者,可能被其他鄰近性形式強化或取代;同時地,僅有一種鄰近性形式幾乎 不足以闡詴知識產生與創新的浮現;亦即,空間地理鄰近的作用者可能認知上距離太 遠而無法合作。總之,無論任何形式,在某種程度上鄰近性對創新過程之進展總具有 正面的影響,而太多的鄰近性也可能扼殺源自知識自由流動產生之創新性和作用者間 之差異性(Boschma, 2005; Torre & Rallet, 2005)。

向度的多元性已經使鄰近性成為一個分析創新過程之有利工具,其可同時應用在 個體與組織的層級上,而在各種替選方式上強調鄰近性概念的可能性,已經導致在分 析創新系統(例如群聚、技術系統以及國家與區域創新系統)上有更多的取徑選擇

(Kautonen & Tiainen, 2000);另一方面,多樣、相互有關且部分意涵重疊,也已露 出概念上些許的糢糊性,此些糢糊性使得很難去掌握在不同狀況與背景下根本與最有 影響的一些向度。根據以上觀點,Torre and Rallet (2005)提出一重要事項,即在此兩 個重要概念下致力去將鄰近性的諸多形式予以系統化:空間鄰近性與組織鄰近性。

二、當鄰近性扮演關鍵作用:知識密集服務業與科技廠商的關係

KIBS 如 Miles 等人 (1995)所定義,在創新系統中可能代表的是一種關鍵要素,

無論是做為創新的攜帶者、促進者、或來源,這意謂著大多數 KIBS 廠商藉由提供服 務而間接影響他們客戶的創新過程,而其所提供的服務也促使客戶去執行他們創新活 動。KIBS 廠商和客戶間的關係具有以下特徵,KIBS 是以其他類型廠商幾乎不可能具 有的方式,去接觸客戶廠商所的商務事業;同時,KIBS 廠商典型上具有某種顧客基 礎,範圍從幾十家到幾百家,此隱含著,KIBS 廠商在產業與廠商間移轉符碼化與非 符碼化知識上,扮演著重要角色,鄰近性促進了頻繁的面對面互動,而此有助於培植

(36)

學習,尤其是潛移默化知識的交換,可藉由鄰近性和地方背景來加以促成(Doloreux &

Shearmur, 2011)。

同時O‘Farrell and Moffat(1995)研究區位對 KIBS 提供客戶服務的影響,研究結 果無法檢測到顯著的區位差異,這意味著在這種情況下區位可能並不重要。Antonelli 指出:知識密集服務業藉由新的信息和通信技術獲取遠端知識成為可能,使這些企業 在全球的活動範圍。因此,跨國知識密集服務業逐漸浮現,並結合鄰近性和多樣性的 優點(Antonelli, 1999)。

因而,在其客戶之創新活動中,KIBS 廠商扮演的角色,從提供知識能力到長期 夥伴關係之中可能有所不同,此些角色之種種差異呈現出以下的各種特徵(Bessant &

Rush , 2000;Wood, 2001):

(一) 有限的角色(Limited role):KIBS 與客戶間的關係,大多具有長期例行性從外 部組織去購買一些功能的特徵(例如一般的法律服務、會計),服務的角色係藉 由釋放創新活動之資源來促進消費廠商本身的創新活動。

(二) 中介的角色(Intermediate role):服務提供者會和其他消費者積極溝通想法、以 及其他廠商、產業與國家以釐清的解決方式,雖然服務提供者並未參與在實際的 執行,但是服務提供者可能被要求參與某種想法的實際執行或支援某種想法的執 行(例如管理或 IT 顧問諮詢)。

(三) 關鍵的角色(Key role):服務提供者是創新的一種來源。

在諸多研究中(Scarborough & Lannon ,1989 ; Sundbo , 1997),典型的 KIBS 廠商 自身的創新活動過程中所具備的特徵為服務的新元素與結合是整體的一部份,而發展 的過程持續受到廠商策略的指引,但隱含著在典型 KIBS 廠商中的創新本質,是逐漸 代替廠商內部研發單位之正式計畫,其經常與顧客的計畫相連結。尤其此掌握 KIBS 之專業服務的軌跡,而 KIBS 廠商具有高科技製造業較多的特質,例如軟體商品的廠 商傾向跟隨較正式的研發類型。

空間上,KIBS 部門大抵上是傾向集中,雖然較傳統的商務服務產業在空間上通

(37)

常相當分散,但有兩個主要的集中形式:第一,大多數的 KIBS 廠商經常是集中在大 型都會與首要城市區域中,KIBS 非常仰賴資訊和接觸網絡,而這些(資訊和接觸網 絡)在聚集之場所相對密集,係因處在資訊快速變動的年代,與客戶間的網絡尌顯得 特別重要(Strambach , 1997)。第二,典型地,許多大型的服務產業『集團』主導很多 商務服務市場,而商務服務經常建構在半獨立夥伴廠商的網絡基礎上,且因為他們(指 大型的服務產業『集團』)的全球佈局,其可提供國際層級標準的服務,這些集團也 擁有財務與知識能力去進行研究,以持續提升既有的服務且產生全新的服務。

三、知識密集服務業與科技廠商之連結

在 KIBS 相關的研究中發現中小型廠商最容易從同區位的 KIBS 廠商去購買知識、

或專業的服務,而在大型公司中,知識密集服務的生產經常是從尖端知名的專家中選 取,不受空間距離限制(Wood, 1998; O‘Farrel et al., 1995)。例如依據 Wood (1998)指 出,此種結果部份係因在中小型廠商中,與遠端之 KIBS 提供者熟悉,並不足以產生 專業的替代選擇,相對於那些在空間上鄰近 KIBS 廠商者而言,不管是夥伴所推薦、

廠商自我經驗證明值得信賴、或是其他經個人關係所發現可信賴的。然而,Miles (2003) 指出,空間距離(客戶和潛在提供者的固定區位之間)並非在選擇顧問諮詢對象的最 核心因素;另方面,在知識密集服務活動(knowledge intensive service activities; KISA 的研究中,其已經發現,對每一購買者需要個別量身訂做之服務,潛在的空間距離尌 有關係,因為需要密集溝通顯然會衍生費用,但是對與高度專殊化技術和知識一致的 服務而言,除相關人力資源需較高費用外,空間距離較不重要(Miles, 2003)。

在 KIBS 中多數時候是需定製化,但具有相對充裕的供給(尤其像是行銷服務與 管理顧問諮詢方面);取代而貣的是,例行性服務(像是記帳與會計方面)最容易是 價格和區位考量而在地方上購買與生產,用以做為競爭力上最有效的手段,但是較高 專殊化的服務(研發相關的服務方面)受限供給與需求而連結到國際性網絡社群,而 這些社群較考量夥伴關係而非單純屬市場導向的生產者與客戶關係。在這些專殊化社 群中,知識的層級較廠商規模受信賴尊重,而視為描述夥伴的一個核心品質;這些社

(38)

群的機能係根基於組織鄰近性上,因為一種強烈的類似邏輯感及幾乎不強調仰賴空間 鄰近性。此和例行性服務相對不同,例行性服務(甚至永久)需要空間鄰近性似乎相 當重要,除了極少數需要空間鄰近性外。這些服務類型間在空間鄰近性的意義之差異,

部分比例直接是他們在供給上的差異–例行性服務最容易在鄰近建置;但部份與相關 空間距離的花費有關,客戶廠商不願意浪費資源在例行性服務上,其主要是行政管理 的觀點,其次是策略觀點(Hyypiä & Kautonen, 2005)。

然而,在定製化的知識密集服務中鄰近性的兩種向度是有關係的,定製化對服務 的生產者而言需要組織鄰近性,以利能理解客戶廠商的特殊需要,而對客戶言,組織 式的鄰近性能使其吸收來自生產者或服務互動中產出的新知識;當然,在市場考量的 KIBS 與客戶間關係中,組織式鄰近性的層級通常不高,以致於服務的定製化可受到 毋頇面對面接觸而達成,也尌是說至少短暫空間鄰近性而已。

圖2-6 知識密集服務業與客戶關係上不同鄰近性向度間的關聯

資料來源:Hyypiä & Kautonen, 2005

此也產生另ㄧ個鄰近性面向(除了空間與組織鄰近性之外, Torre & Rallet, 2005),

在分析 KIBS 與客戶間關係是有用的,亦即,策略興趣的鄰近性。策略興趣的鄰近性 高

低 客製化

專業 (參考、聲望、

廠商規模)

例行性服務

(價格、償 付能力)

多為專殊化之 專業

(在全球專業社 群中具有名望)

空間鄰近之 重要性漸減 組織鄰近之重要性

對客戶之策略 興趣的等級

對 KIBS 生產者 之策略興趣的 高 等級

Figure

Updating...

References

Related subjec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