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戶籍牽制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55-162)

第五章 遷徙與流動

第三節 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戶籍牽制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41

第三節 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戶籍牽制

儘管在過去的二、三十年裡,中國大陸的戶籍制度對於地區間人口的流動 和權利的牽制有所鬆綁,然而,特別是在大城市,外地人口仍然會因為戶籍身 份的緣故,而無法與本地人口享受相同的資源和相關權利,且城市當地戶口的 取得亦十分不易。進一步而言,戶籍身份在資源、權利上的牽制,不但對於北 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遷移動機產生影響,甚至對於該群體力求在城市向上流動 的可能形成阻礙。

北京市作為中國大陸的首都,這座城市成為了全國各地資源的集聚地,北 京戶口也於焉附加了許多在北京生活所能夠近用的資源和權利,受訪者陽陽

(2015 年 10 月 11 日)即表示:「有北京戶口的話,那麼北京戶口意味著擁有 的東西就很多,它代表著各種各樣的資源,因為北京資源分配是以戶口來劃分,

你沒有戶口就享受不到所謂的資源,包括購房的資格、購車的資格、甚至你的 子女入學的一些資格,或者是你生病時在社保上的一些資格。」

因此,在第二章第二節的部分,筆者已分別就工作、居住和社會福利三個 方面,檢視北京市的戶口政策結構對於外地戶籍人口在資源、權利上的牽制作 用。事實上,北京市對於外地人口的戶籍牽制並非僅是如此,相反的,這樣的 牽制作用展現在生活中的各個層面,北京大學社會系陸杰華教授(2015 年 10 月 18 日)就指出:「雖然有時候會說戶籍沒有什麼用,但是戶籍在現實中還是 受到多方面的限制,比如蟻族到這個城市,他可以和北京人找同樣的工作,收 入可能也不會有太大的差別,但是在其他的社會保障、住房、子女教育上,這 個都有明顯的差別。」對此,受訪者小宇亦表示:

小宇:其實方方面面吧,絕對不止這幾項,就有非常非常多的地方,

你就會發現它(指北京戶口)似乎並沒有剝奪你太多的資源,但是每 一樣都會剝奪你一部份資源,你會發現在生活中各種地方都要碰壁,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44

「等孩子上初中以後,我們得要回去一個。」此外,夫婦倆一年只能和孩子見 一次面,北京市高昂的消費水準是他們無法將孩子接到身邊共同生活的主因。

由於北京戶口附加了諸多資源和權利,基於戶籍身份的差異,北京市本、

外地人也於焉形成了特別的婚配策略。進一步而言,北京市本地居民在擁有本 地的房產、戶口附加的資源和權利時,傾向選擇資源上也能夠「門當戶對」的 婚配對象,也就是同樣身為北京市本地居民、在本地擁有房產的人,特別是對 於女性而言,受到中國大陸整體風氣的影響,認為男性必須「有房、有車」的 觀念無疑鞏固了戶籍身份和社會經濟地位間的壁壘。受訪者安然和小宇分別表 示:

安然:說實話,戶口它就是一個門第啊,因為你是北京人,他是外地 人,這就是一個門第,然後說實話,門第它是一個間接的門第,第一 個是地位平等,如果是相互兩家,經濟差距不是很大的,相對來說他 的成親機率會更大一些,如果是貧富差距太大,結婚這種事,北京人 還是比較不願意接受的。-(2015 年 9 月 20 日)

小宇:在北京的話會有很多沒有戶口的男孩或女孩,尤其是女孩,她 可能更多的會傾向於和有(北京)戶口的交往,因為會減少很多壓力。

(筆者:那就實際客觀發生的狀況呢?)很多呀,我有很多同學她就 是找的北京本地人,這個結婚。……那對於男孩來說的話,娶一個本 地的女孩,就是很多男孩會有那種大男子主義心理的話,他可能不太 容易接受。……我是作為外地的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但是呢這邊女孩 子的家庭是北京本地的,往往家庭條件會比較好一點嘛,那如果你跟 她結婚之後,那可能女方的家庭會覺得說,你是依靠他們才在北京立 住腳的,站穩腳跟的,那這種情形對於一部分就是有大男子主義傾向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45

的男孩子來說的話,那肯定就有點接受不了。我就有認識一個,就我 的同學嘛,他就是這樣嘛,然後現在跟他老婆整天鬧離婚,呵。-

(2015 年 9 月 30 日)

事實上,受訪者小宇談及男、女性在婚配上的觀念差異,也體現在其他受 訪者的訪談內容裡。對於女性的外籍青年勞動者而言,交往對象是否擁有北京 戶口成為了重要的考量因素,受訪者 Helen(2015 年 9 月 24 日)的伴侶即擁有 北京戶口,她認為:「如果我沒有北京戶口的話,我工作了以後,在考慮對方的 話,那麼我會特別特別考慮他是否有北京戶口,因為我希望在北京。」並且,

在筆者問及是否考慮選擇和持有北京戶口的對象交往或結婚時,受訪者小 L

(2015 年 10 月 9 日)亦向筆者表示:「會想這一些。如果我留在北京的話,我 男朋友或我未來的老公也沒有戶口,我覺得兩個人會好難喔,對,可能會要戶 口的吧。」

另一方面,特別是對於沒有北京戶口的男性外籍青年勞動者而言,與擁有 北京戶口的對象交往,則被視為是一種「攀附」的表現。許多男性受訪者在訪 談時皆不約而同地表達出類似的想法,受訪者李小萌和流年就表示:

李小萌:比如說,有同樣的兩個人,感情同樣深,但這個人可能有北 京戶口,我可能反而不會跟她結婚;她也是異地的,她也是非北京戶 口,我可以考慮,我不希望攀附於別人。……有的時候你會選擇更需 要你的那一個人,如果說她有北京戶口的話,可能她比較容易解決比 如說這個住房問題啊,還有別的問題。另外一個方面,她(指沒有北 京戶口的對象)可能會更需要我,這樣的話我的個人價值才更大。-

(2015 年 9 月 28 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46

流年:(筆者:請問您是否考慮選擇和持有北京戶口的對象交往或結 婚?)不會啊,我覺得結婚這個事幹嘛要看戶口,那你說北京人找的 話他會看,但我們外地的不會看。但我會介意,如果是北京戶口的話 我會介意,就我感覺北京人都有一些嬌生慣養,北京人有點就覺得北 京人很了不起似的。-(2015 年 10 月 11 日)

簡而言之,外籍青年勞動者在北京工作和生活的同時,也必須面對方方面 面的戶籍牽制。雖然,就短期而言,戶籍牽制的作用對於該群體現階段的生活 影響並不明顯;然而,就長期而言,與戶籍身份掛鉤的買房、子女教育等資源 和權利,則攸關該群體在未來的遷移和流動情形。此外,資源和權利差異化的 戶籍身份,也進一步形塑了北京市本、外地人在婚配上的特殊社會機制,人們 基於資源和地位的不對等,透過婚配的形式,鞏固了不同戶籍身份和社會經濟 地位間的壁壘。

第四節 小結

對於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而言,經濟因素是該群體主要的遷移動機,不僅 如此,根據本研究的分析顯示,外籍青年勞動者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除 了經濟因素之外,自我價值的提升、社會資本的欠缺、城市機能的嚮往等非經 濟因素,或可相當程度地影響他們的遷移動機。並且,面對北京市高昂的房價 和有限的經濟發展空間,許多選擇至北京工作的外籍青年勞動者並無意長期待 在北京發展,他們將在北京工作的經驗視為鍛鍊自我的階段,倘若無法在北京 市置辦房產、經濟條件沒有明顯提升,他們往往會選擇在達到一定的年齡以前,

便離開至壓力相對較小的二、三線城市或回鄉發展。

上述的群體傾向,也顯示了外籍青年勞動者在北京市尋求發展時所呈現的 流動情形。實際上,大部分的外籍青年勞動者即使在北京工作達三、五年的時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47

間,有的人甚至達到了 10 年之久,然而,儘管他們的收入程度有所提升,最終 卻僅徘徊在北京市職工平均薪資的程度,而難以再向上突破。這樣的薪資水準,

加上北京市高昂的房價和物價、嚴重的居住貧困問題,以及戶籍身份的差異所 衍生之資源和權利的近用困難等,整體而言,外籍青年勞動者的生活品質依然 處於不佳的狀態,進一步影響該群體繼續停留在北京市的意願。

其次,作為一座資源高度集中的城市,北京市所具備的資源與城市當地戶 口相互掛鉤,尤其在住房和教育資源上,北京市的戶口政策對於外地戶籍人口 皆有嚴格的限制。這樣的資源和權利牽制,對於有意長期在北京市謀求發展的 外籍青年勞動者而言,無疑會成為一種制度性障礙,不但影響著他們未來的遷 移動機,也增加了他們向上流動的難度。並且,附加於北京戶口的資源和權利,

對於外籍青年勞動者的婚配策略也形成了性別上的差異,女性相對而言會以北 京戶口的有無作為選擇交往對象的一個重要考量,男性則將之視為「攀附」的 表現。此外,北京市本地人傾向選擇資源上也能夠「門當戶對」的婚配對象,

因此,戶籍身份和社會經濟地位間的壁壘以婚配的形式受到了鞏固。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55-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