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的收入與產業結構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44-47)

第二章 對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識別:蟻族概念的運用與批判

第二節 結構變動與蟻族的型態變化

一、 北京市的收入與產業結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0

其實不如古典定義所言的那般狹小、擁擠。面對上述的型態變化,筆者從結構 變動的角度加以分析產生變化的原因,一方面,北京市收入與產業結構的發展 影響著蟻族的收入程度和工作性質;另一方面,北京市規劃與開發結構的擴張 則形塑了蟻族的居住空間和住房類型。

此外,筆者還加入了第三個結構因素作討論,即北京市的戶口政策結構如 何影響蟻族的生活條件。雖然,戶口政策的牽制未必讓蟻族在型態上有所變化,

但也某種程度形塑了該群體的樣貌,尤其在居住和教育資源上的近用限制,進 一步影響他們未來在北京市長期發展的意願。接著,筆者就以上三個結構的變 動,分別討論蟻族的工作、居住和生活條件如何受到三個結構因素的影響,並 比較三個結構因素加諸於該群體的發展和限制,以離析蟻族議題值得進一步討 論的癥結所在。

一、 北京市的收入與產業結構

北京市蟻族的收入程度已有明顯提升,筆者認為,這不但和北京市的經濟 發展有關,同時也和產業結構的變化有關。一方面,蟻族的薪資程度隨著城市 當地整體薪資水準的升高而有所提升;另一方面,北京市近年來積極針對產業 結構進行調整,目的是希望維持或擴展中、高端產業在北京市的比重,低端產 業則逐漸被外遷或清除出去,使得就業位階較低、薪資水準較低的低端人才被 迫離去,進一步影響甚至型塑北京市外來人口的就業位階結構。

首先,就北京市整體的薪資水準而言,從 2008 年開始即呈現出逐年升高的 態勢,在全市的收入結構有所變化之際,蟻族的薪資水準亦產生了相應的變化。

關於北京市收入結構與蟻族薪資水準的歷年變化情形,如下圖所示: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1

圖 2.1 北京市職工與外地戶籍大學畢業生或蟻族之歷年平均月薪資比較圖 資料來源:北京統計信息網、廉思課題組、首都社會建設和社會治理協同創新

項目,並經筆者整理 註:

一、2008 至 2014 年的北京市職工平均月薪資,數據來源於北京統計信息網。

二、2008 和 2011 年的北京市蟻族平均月薪資,數據來源於廉思課題組。

三、2013 年的北京市外地戶籍大學畢業生平均月薪資,引用自趙衛華和張嬌

(2015)的研究,數據來源為「首都社會建設和社會治理協同創新項目」,

該項目由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所張冀主持,其調查方法為於 2013 年在北 京外來人口聚居區對大學畢業生進行抽樣調查,共獲得有效問卷 967 份。

從上圖可以看到,在 2008 至 2014 年期間,北京市職工的平均月薪資呈現 出逐年上升的情形,從 2008 年的 3,726 元,上升至 2014 年的 6,463 元。另外,

在外地戶籍大學畢業生或蟻族方面,由於數據來源的限制,筆者僅分別從廉思 課題組和首都社會建設和社會治理協同創新項目14,蒐集到 2008 年、2011 年和 2013 年的相關數據。但就從這三年的調查數據顯示,北京市的外地戶籍大學畢 業生或蟻族的平均月薪資,亦呈現出明顯上升的情形,從 2008 年的 1,956 元,

上升至 2013 年的 5,084 元。

14 雖然,首都社會建設和社會治理協同創新項目的調查對象為北京市的外地戶籍大學畢業生,

該群體並不完全等於蟻族,不過筆者認為,該群體的薪資水準數據依舊能夠在一定程度上反映 出蟻族在該年度的薪資水準。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4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