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的戶口政策結構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53-58)

第二章 對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識別:蟻族概念的運用與批判

第二節 結構變動與蟻族的型態變化

三、 北京市的戶口政策結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9

住房,成為吸納大量外地戶籍人口之居住需求的避風港。

三、 北京市的戶口政策結構

雖然,北京市蟻族的經濟狀況整體而言有改善的趨勢,卻因為戶籍身份不 屬於城市當地戶籍,致使他們不論在工作、居住和社會福利方面,都或多或少 受到戶口政策的牽制,而無法與擁有當地戶口的人享有相同的權利地位。尤其 在租購社會保障住房和子女教育方面,未擁有當地戶口的蟻族被排除在城市的 居住和教育資源之外,進一步影響該群體未來在北京市長期發展的意願。戶口 政策可謂直接或間接地影響著外地戶籍人口的生活條件,牽動著他們對於在城 市當地工作、居住以及對未來人生規劃的想法和觀念。接著,筆者從工作、居 住、社會福利三個方面,檢視北京市的戶口政策結構對於本地人和外地人在市 民權利(citizenship)上如何形成差異。

(一) 工作方面

鄭怡雯(2002)曾在她的農民工研究〈誰來上崗:中國城市勞動力市場的 不平等競爭〉裡提及,那些前往北京工作的農民工,由於沒有北京戶口,致使 他們在北京市的勞動力市場上居於劣勢,無法和城市職工在職業以及收入上取 得平等的競爭關係。不過,北京社會科學院韓嘉玲教授(2015 年 9 月 23 日)

在接受筆者的訪談時表示,雖然北京市將某些職業保障予本地人,例如計程車 司機,但該職業的位階並不算高;而位階較高的職業而言,例如銀行行員,即 使不具備北京戶口,亦能夠通過考試的方式勝任。

雖然,北京市過去曾限制外地戶籍人口從事特定的行業和工種,推行

〈1996 年本市允許和限制使用外地人員的行業、工種範圍〉、〈2000 年北京市允 許和使用外地來京人員的行業、職業及文化程度、職業技術能力〉等政策,這 些政策規定外地戶籍人口僅能在北京市從事位階較低的體力型工作,例如農漁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0

業生產人員、製造業人員、各類重物和危險品裝卸的搬運工等;限制外地戶口 人員從事的行業,則是金融、保險、房地產、廣告、電腦應用服務等就業位階 較高的工作(北京市勞動局,1999)。不過,隨著上位法〈北京市外地來京務工 經商人員管理條例〉已於 2005 年廢除,這些政策也於焉失效。

事實上,目前北京市僅有少數的特定行業具有戶口條件上的限制,計程車 司機是其中一例,根據〈北京計程車管理條例〉第九條規定,擔任北京市的計 程車駕駛員,應當具備有本市常住戶口的條件(北京市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 會,1997)。此外,國務院辦公廳亦在 2013 年發佈〈關於做好 2013 年全國普通 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工作的通知〉,該文件第六項明確指示:「用人單位招用人 員、職業仲介機構從事職業仲介活動,不得對求職者設置性別、民族等條件,

招聘高校畢業生,不得以畢業院校、年齡、戶籍等作為限制性要求」(國務院辦 公廳,2013)。

換句話說,若按照政策規定,目前蟻族在求職上並不會受到戶口條件的限 制,他們所要競爭的工作崗位也多半不屬於受到北京市明令保障的職位,戶口 政策對於蟻族在工作方面的限制作用顯得不大。

(二) 居住方面

作為一位在北京市的外地戶籍人口,並無法和北京市的本地居民享有同等 程度的居住資源。舉例而言,外地人若要在北京買房、買車,首先必須在北京 連續繳納社保達五年的時間,才具備買房、買車的資格。雖然,因為北京市的 房價極其高昂的緣故,一般的外地人難以在北京買房,但北京市並非不存在價 格較為低廉或者特別提供給中低階人員租賃、購買的社會保障住房,例如經濟 適用房、限價房、自住型商品房、廉租房、公租房等。

然而,諸多因素皆使得蟻族幾乎沒有租賃、購買這些住房類型的可能。一 方面,這些社會保障住房可謂僧多粥少,提出申請的人多,能夠申請到的人卻

中、小學義務教育,但根據北京市教育考試院(2016)發佈的〈關於做好 2016 年北京市高級中等學校考試招生工作的通知〉和〈北京市 2016 年普通高等學校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5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