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流動情形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51-155)

第五章 遷徙與流動

第二節 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流動情形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37

莫小貝:如果你這邊待的時間太久了,可能你回去找工作,一個是不 好找,第二個的話,時間太久了,可能家裡面還有老人,也不同意,

一直在催(指逼婚)。……(筆者:您在這邊待太久,回去不好找工作 的意思是什麼?)如果年齡大了,你超過 30 歲了,找工作好多單位的 話都會考慮要不要你,因為可能你 30 歲以前本身你要是本科學歷的話,

22 歲畢業到 30 歲之間,你有八年的時間,別人覺得你在外面待了那 麼久,你又回來,會有這方面的考慮。還有覺得 30 歲了可能在國內大 家會覺得,有個惰性吧,沒有年輕的那種衝勁,可能更多覺得你去了 之後應該就是混日子、不能好好幹工作的,他們會有這方面的考慮。

還有一個方面是覺得你年齡大了之後,可能會擔心你眼高手低的,就 是覺得你是從大城市來的,可能給你一份工作,一份基本的工作,他 們會覺得你可能會心裡面有牴觸,不願意好好幹,這樣的想法。-

(2015 年 10 月 2 日)

簡言之,由於許多外籍青年勞動者無法在北京市置辦房產,工作和經濟狀 況亦沒有明顯的突破,基於現實的考量,包括不具有北京戶口而無法近用城市 的住房資源、準備步入婚姻的階段、社會資本必須重新積累等,該群體傾向以 在北京工作的經驗作為自我鍛鍊的階段,並且在達到一定的年齡以前即選擇離 開、轉移至其他壓力相對較小的城市或地區,以謀求未來的發展。

第二節 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流動情形

在第二章第二節的部分,筆者指出蟻族的收入程度和職業位階有所提升,

並說明這樣的變化與北京市的收入和產業結構的變動有關,作為蟻族的延伸群 體,外籍青年勞動者也呈現出相同的變化。隨著在北京工作的時間愈長,外籍 青年勞動者不論在收入程度或職業位階上皆有所提升,不過,必須強調的是,

作 Hand to Mouth: The Truth About Being Poor in a Wealthy World 也有精彩的討論。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39

工作,他的稅後月薪為 6,000 多元,且由於是任職於事業單位,雖然薪資穩定、

福利保險待遇較好,但薪資的成長幅度十分有限。周圍最早在北京從事銷售的 工作,當時的月薪為 1,500 元,一直升等到銷售總監的崗位,月薪達到 8,000 元,

不過他坦言「壓力會非常大」,於是後來選擇創業,自己成立了一家科技公司,

但因為難度太高,做了差不多一年就沒有再堅持下去。

類似周圍的情況,許多在北京工作時達兩年以上、五年以下的外籍青年勞 動者,儘管收入程度有所提升,但也僅是維持在略低於北京市職工平均薪資的 水準,且在面對北京市不斷上漲的消費水準的時候,他們的消費能力十分有限,

積攢積蓄的速度亦不足以令他們真正地實現向上流動的目標。換句話說,選擇 在北京工作的外籍青年勞動者,水平流動者多,垂直流動者少,且生活品質並 不佳。實際上,根據筆者訪問的外籍青年勞動者,在北京工作達兩年以上、五 年以下,收入水準一直處於中、低程度,且依舊居住在聚居村、遠郊自建房等 非正式空間的人所在多有,以下列舉幾個案例作為說明。

案例一:居住在永旺村的安然在北京工作已有四年半的時間,現年 28 歲,在一間著名的科技公司上班,從事推廣工作,月薪五、六千元。

安然剛到北京的時候,從事技術研發的工作,實習階段的月薪為 1,000 元,轉正以後屬於基層人員,月薪 2,500 元左右,後來則慢慢躋升至 技術部主管的崗位。-(安然,2015 年 9 月 20 日)

案例二:蝦米到北京工作有兩年半的時間,現年 25 歲,他在過去曾居 住在永旺村、地下室,目前則居住在遠郊自建房,從事技術研發的工 作,月薪 5,000 元。從大學畢業以後,蝦米來到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 擔任普通工人,月薪 2,000 多元,後來則轉為從事銷售工作,平均月 薪在 4,000 元左右。-(蝦米,2015 年 9 月 26 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41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51-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