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北京外籍青年的居住空間類型與分布

第一節 北京外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空間類型

一、 北京市的非正式住房

33,000 賺成 66,000。群租房一般會在很好的區域,比方說雙井,這些 房子就多半是城市居民的房子,城裡的房子。-(2015 年 2 月 3 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3

壓低唄。)那麼那邊給您讓 50 塊錢,1,100 塊錢。(筆者:1,100 啊,

不能再降嗎?)再降降不了,因為這是公司規定的,我也是私自自己 給您降點兒的,您要是行的話,我給您仲介費降一點,因為我有仲介 費的,這您應該知道吧。(筆者:對,我知道。唉,行吧。)反正在上 地也就這樣,不行的話,您讓朋友過來看看也行。(筆者:嗯,行唄,

那就先看到這。)-(2015 年 11 月 1 日,北京上地隔斷間)

圖 4.1 地鐵上地站附近的隔斷間 資料來源:筆者拍攝

由此可見,隔斷間這樣的租房形式存在的原因,包括以下三者:第一,是 因為北京市居民擁有多餘的閒置住房;第二,是由於外地流動人口對於中低價 位租房的需求大於供給45;第三,則是因為二房東或仲介的轉手租賃行為存在

45 張碧玉和金旺(2015: 48-49)對於上海房屋租賃市場的結構性矛盾有清楚的說明:「從需求看,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4

著牟利的空間。

然而,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在 2011 年 2 月實施的〈商品 房屋租賃管理辦法〉第八條規定:「出租住房的,應當以原設計的房間為最小出 租單位,人均租住建築面積不得低於當地人民政府規定的最低標準。廚房、衛 生間、陽台和地下儲藏室不得出租供人員居住。」並且,筆者在田野調查期間 偕同友人前往某知名房地產經紀公司詢問低價位租房時,該門市張貼著北京市 住房和城鄉建設委員會的宣導海報,上面載明以下內容:

【五種房屋租不得】1. 違法建設;2. 房屋存在建築安全隱患;3. 擅 自改變房屋使用性質;4. 將房間打隔斷出租;5. 廚房、衛生間、陽台、

地下儲藏室不得作為臥室出租供人員居住。【房屋租賃面積標準】出租 房屋人均居住面積不得低於 5 平米。每個房間居住的人數不得超過 2 人(有法定贍養、扶養、扶養義務關係的除外)。-(2015 年 10 月 29 日,北京朝陽)

即使北京市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如此規定,但當筆者友人提出希望能夠租住 在隔斷間的要求以後,該門市人員依舊帶領筆者及友人前往一處位在中國傳媒 大學附近的小區套房裡的隔斷間(圖 4.2),上述的狀況反映出政府相關政策法 規的約束力仍十分有限的問題。

來滬人員以一般從業人員為主,根據人口管理部門的數據,在上海辦理居住證的外來人口中,

九成辦理的是臨時居住證,這部分從業人員主要為新畢業的大學生、公司年輕白領和服務從業 人員,收入普遍較低,房租支付能力較弱,中低端的住房租賃需求較大。從供給看,由於規劃 等方面的原因,市場上的新增供應偏重於大戶型、中高端住房。」同樣的結構性矛盾在北京亦 如是。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5

圖 4.2 中國傳媒大學附近的隔斷間 資料來源:筆者拍攝

不同於聚居村因為「游離於城鄉控制之外的相對獨立的行政運作體制和管 理體系」而缺乏政府相關部門的有效管理(吳曉、吳明偉,2002: 38),隔斷間 則屬於政府相關部門的管理範疇。面對隔斷間的違法存在,政府相關部門不是 沒有進行相應的治理措施,筆者友人就表示:

筆者友人:現在這樣的隔斷間是比較普遍的了,已經很少有我想看的 那種,一個套房隔成七間,隔斷間只有 2 平米的那種。……前不久在 附近的小區公寓裡還有很多隔斷間,但後來在一次清掃行動中都被拆 掉了,說是會影響治安,可能發生火災會很容易著火,拆掉以後的那 些木板全部堆在屋子外面,畫面很壯觀。-(2015 年 10 月 29 日,北 京朝陽)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6

那麼,為什麼隔斷間還會持續地存在呢?王淑榮(2013: 147-148)歸納出 三個政府的治理困境,包括:情感的困境,指的是群租房是一種「合情但不合 法」的現象,當大量的外來流動人口對於中低價位的租房有實際需求,城市裡 這類租房的供給卻不足,在管理上於焉難以達到治本的效果;監管的困境,是 指按照中國大陸現有的法律規定,存在監管主體和職責不明確的問題,進一步 導致監管作用的薄弱;執法的困難,則是因為「目前對群租房治理的執法依據 匱乏,導致執法效果不顯著」,因此在執法過程中,群租房的出租人和承租人可 以選擇不配合,或容易產生行政訴訟,導致執法部門舉證困難,難以執法。

隔斷間的非正式性不單只是不符合住房的租賃規定,這種形式的租房亦存 在著許多安全問題,除了租客的流動性和複雜性催生的治安問題,如竊盜、人 身侵害、罪犯藏匿等,還包括火災隱患突出和衛生環境不佳等問題。火災隱患 之所以突出,是因為隔斷間的裝修材料多為易燃的木材,且電線設計安裝往往 不符規範、用電過量容易造成電線走火,再加上欠缺消防器材和消防通道不暢 通,隔斷間於焉成為引發火災的溫床。衛生環境不良則是因為群租房的通風往 往不佳,一旦有人感染傳染病,很容易與其他租客造成交叉感染的結果(張碧 玉、金旺,2015;張應立,2011)。關於居住在隔斷間的生活情形,受訪者莫小 貝分享了一段他的親身經驗:

莫小貝:住隔斷間的時候特好玩呢,那個住廚房的女生,還有住客廳 的這兩戶人家,他們還自己做飯。(筆者:在哪裡做飯啊?)在過道裡 面,他們每天都做。(筆者:為了省飯錢嗎?)對,確實是省錢,不容 易,特別是住客廳的這兩個,收入特別低,這男的一個月收入才 3,000 塊錢,女朋友估計收入也就 2,000 到 3,000 塊錢,特別低的。……次臥 的那個人的話,不跟他打交道,那個人特別怪,因為我們這樣住的話,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7

水電費是要均分的嘛,而且北京這種公寓的水電要提前買,你不買,

卡沒了就自動斷電了,每次跟他說了之後,跟他算,我們住了那麼多 個人,大家這樣交了之後,其實一個月也就交那麼 15 塊錢 20 塊錢的 電費,其實不算多了,跟他說得都特難說,他也時不時在做飯,所以 我們這種用電用得少的都不算什麼了,都特難說話,有時候都不想要 他們的錢。-(2015 年 10 月 2 日)

此外,筆者依據在地鐵上地站附近探察隔斷間的結果,繪製成小區套房的 空間配置示意圖(圖 4.3),可以看出居住面積低於規定、卻仍用以出租的隔斷 間依舊存在。這樣的結果,不但讓隔斷間成為許多外籍青年勞動者選擇居住的 租房形式,同時也讓他們暴露在安全堪虞的租房生活之中。

圖 4.3 小區套房的空間配置示意圖 資料來源:筆者繪製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9

少流動人口選擇居住的地點。以筆者探訪的地下室而言,其地理位置在北京市 西城區牛街附近,地處二環內,根據一位住在該地下室的租客(2015 年 10 月 24 日,北京牛街地下室)表示:「住在這裡的原因是因為到哪去都方便,由於 工作屬於哪兒有活就去哪的性質,所以住在這個位置很方便。」

然而,地下室的居住條件堪稱惡劣,當筆者走下樓梯來到地下室的廊道時,

一陣難聞的黴味立刻撲鼻而來。除了採光和通風不佳導致的陰暗和潮濕,由於 地下室是以隔斷的形式改造而成,其每個單間的居住面積並不大,10 多平米的 房間已經算是較為寬敞的規格,筆者甚至在探訪的過程中,見到了 5 平米左右 的狹長型單間(圖 4.4)。該地下室的租客就描述:

地下室租客:我從 2010 年開始就住在這個地下室,這個房間有窗戶,

還算通風,一天裡有半小時的時間可以照到陽光,房間大概 10 多平米 大小,這算是這層地下室 40 多戶裡頭最大的一間。房租每個月 900 塊,

網費每個月 50 塊,含水電總共不超過 1,000 塊。如果是面積小一點的 房間,但是有窗,則房租大概在 700 到 750 塊錢左右,沒有窗戶的房 間再便宜 50 塊,最便宜的房間有到一個月 400 塊錢的。-(2015 年 10 月 24 日,北京牛街地下室)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00

圖 4.4 牛街地下室一個 5 平米左右大小的單間 資料來源:筆者拍攝

在居住條件的其他方面,地下室的廁所、浴室和廚房為整層樓總計 40 戶人 家共同使用(圖 4.5、4.6),且由於沒有陽光,洗好的衣物僅能夠掛在廊道上陰 乾(圖 4.7)。此外,因為是違規改成群居的用途47,地下室在諸多設計上並不 符合居住規定,自然成為安全隱患的溫床,例如火災隱患、水災隱患、傳染病 隱患等48,非正式性的構成因素十分明顯(王志強,2012)。

47 根據〈北京市人民防空和普通地下空間安全使用管理辦法〉第八條規定,禁止將違法建設的 地下空間出租,禁止將規劃用途為非居住用途的地下空間出租居住(北京日報,2011 年 8 月 24 日)。

48 和隔斷間的安全問題相似,地下室的火災隱患的原因包括消防設備不及格、超量用電或者於 地下室使用煤氣烹煮食物等;傳染病隱患則是因為地下室環境潮溼且不通風,容易孳生病菌並 造成交互感染的結果。由於租客構成複雜且難以管理,地下室亦成為犯罪份子可能犯罪或藏匿 的地點,對其他租客產生安全疑慮。此外,根據中國評論新聞網(2012 年 8 月 10 日)的報導,

北京的一場暴雨導致 2 名人員罹難於地下室,顯示地下室在防水工程上存在的隱患。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01

圖 4.5 牛街地下室的公共廚房 資料來源:筆者拍攝

圖 4.6 牛街地下室的公共浴室 資料來源:筆者拍攝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02

圖 4.7 居住在牛街地下室的衣物陰乾方式 資料來源:筆者拍攝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王志強(2012)的研究調查顯示,居住在地下室的租 客,其學歷以初中、高中為主,占約七成五;在收入水準上,主要集中在月薪 3,000 元以下,占約七成三;從事行業方面,則主要從事於餐飲、超市、市場等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王志強(2012)的研究調查顯示,居住在地下室的租 客,其學歷以初中、高中為主,占約七成五;在收入水準上,主要集中在月薪 3,000 元以下,占約七成三;從事行業方面,則主要從事於餐飲、超市、市場等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05-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