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流動人口的類型與成因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25-28)

第一章 緒論

第四節 文獻回顧

三、 青年流動人口的類型與成因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1

換句話說,城市之非正式空間大量存在的原因,除了和流動人口的遷移和 聚集有關,同時也涉及到結構轉型、制度規定、城市治理等問題,並突顯出居 住貧困的問題。另外,非正式空間的存在,可能是提供流動人口邁向更好生活 的轉機,亦可能成為限制他們發展的危機,端看政府如何治理非正式空間、如 何調節資源的分配,以及一座城市是否提供流動人口足夠的躋升機會而定。

三、 青年流動人口的類型與成因

(一) 農民工子女

不同於主要從事體力型工作的農民工,作為城市流動人口中的青年群體則 更多地具備了知識能力,或者至少是代表著一個新的世代,承載著知識改變命 運的希望,透過從事非體力型工作以創造向上流動的可能。隨著農民工進城務 工,一併遷移到城市生活的農民工子女是最早受到關注的青年流動人口,除了 經濟居於劣勢的貧富差距問題以外,由於戶籍制度的牽制,該群體被排斥於城 市教育資源的問題亦備受關注(項繼權,2005),有的研究則從農民工子女在城 市生活所面臨的文化歧視與身份認同問題進行討論(熊易寒,2009)。

(二) 流動知青

另一個城市青年群體──流動知青,也開始受到關注。他們的教育程度相 對較高,並希望能夠在城市中取得向上流動的機會。根據周擁平和 高明華

(2005: 30)的研究指出,流動知青是「普通城市流動知識青年群體」,雖然擁 有城鎮戶口,但並沒有大城市的戶口,學歷一般在高中以上,從事非體力型工 作,收入程度在城市當地則屬於中等水準上下。然而,因為沒有城市當地戶口 的緣故,該群體的就業情形並不穩定,再加上城市高昂的房價,進一步造成居 住情形的不穩定。此外,外地戶籍的身份亦讓流動知青在社會保險、日常生活 和情感生活上面臨被排斥和被歧視的諸多問題。

(李華文,2012;王楚君,2014)。

不過,亦有學者從個人的層次分析蟻族的遷移動機和形成原因。換言之,

蟻族認為前往城市就業的發展機會相對較多,回鄉發展的空間則十分有限,原 因包括他們的父母缺乏社會資源以讓他們在家鄉取得一份待遇較佳的工作。因 此對於蟻族來說,選擇在城市地區就業的優勢在於能夠以最公平的方式、最大 程度地憑藉個人的努力獲致成功,在經濟地位上謀求向上流動的機會(廉思編,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3

2009;Stornes, 2012;Engebretsen, 2013)。

有的研究則從社會文化的角度討論蟻族問題的產生,意思是社會資源的缺 乏是蟻族選擇前往城市地區就業、不願回鄉發展的原因。社會資源指的是社會 資本,根據布赫迪厄(1986)的定義,社會資本指的是一種基於長期穩定的網 絡關係,內部的成員所集體擁有的資源,並且關係內部的其他成員也能夠享有 這樣的資源。然而,即使蟻族前往城市地區就業,依然面臨到缺乏社會資本的 問題,社會資本的匱乏經由代際繼承的方式,延伸到蟻族的城市就業和居住處 境,而難以實現社會流動的目標(張浩,2011)。

此外,郭娟(2012)從個體的角度討論蟻族之所以陷於地位弱勢的原因,

她認為,基於個人能力的問題,蟻族在經營社會關係、創造社會資本的能力較 差,進一步影響到該群體的求職條件。郭蓉(2012)則認為,蟻族的就業觀念 是導致該群體冀求在城市就業、不願回鄉發展的根本原因,並且大學畢業生之 就業觀念的形成與發展,一方面受到包括社會、學校和家庭在內的各方客觀因 素所影響,另一方面,大學畢業生個人的主觀因素亦發揮著影響的作用。

(四) 外籍青年勞動者

外籍青年勞動者是筆者根據蟻族概念之不足所提出的新概念,亦是本研究 的研究主體。本研究起初是以蟻族作為關注點,旨在透過對青年流動人口的調 查和研究,揭示城市流動人口的定居、居住和流動問題。上述的內容雖已針對 蟻族的形成原因進行各種角度的討論,但因為目前該群體的收入程度和職業位 階已有明顯提升,居住型態亦不再以聚居作為主流和唯一居住形式,換言之,

蟻族概念已無法適切涵蓋其原本所指涉的群體。因此,在蟻族概念的運用有所 限制和不足的情況下,筆者認為有擴大概念範圍的必要,並提出外籍青年勞動 者的概念,加以涵蓋蟻族所指涉之群體的當今型態。關於蟻族概念的確切內容 以及如何延伸至外籍青年勞動者的思維進路,筆者將在第二章進行討論。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4

總而言之,青年流動人口作為一個掌握知識能力的群體,該群體是否能夠 通過知識和努力實現社會流動的目標,反映著一個社會是否存在暢通的流動渠 道,或者存在結構性、制度性的障礙。此外,若從居住的角度審視青年流動人 口的城市生存狀態,則能夠折射出社會結構轉型、城市治理、制度性歧視、居 住貧困等多重問題,尤其是透過對蟻族的觀察,知識能力難以翻轉階級身份再 製的問題益加明顯。

在文檔中 北京外地戶籍青年勞動者的居住與戶籍問題之研究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2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