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緒論:為了忘卻的紀念

第三節 :文獻評述

新中國建國後「右派」世代小說家的作品評述,跟冷戰以降的新中國的歷史、社會、

政治意識型態、文化思潮的流變等密切勾連,因此大致可分為建國(1949 年)到文化大革 命結束或大約改革開放(1978 年)前、文革大革命結束後兩個階段,來評述相關文獻。以 本研究核心對象「探求者」及本研究的問題意識為考察核心,兩階段的相關文獻,有以 下幾個檢討重點:

建國到改革開放前,「探求者」的評述文獻,主要集中在 1957 年的《新華日報》和

《雨花》雜誌。111956 年,陸定一在毛澤東的指示下推動「雙百運動」,從同年 6 月 13 日《人民日報》發表了著名的<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宣言起,文壇上帶有日後洪子誠 所謂的「一體化」12的文藝傾向開始鬆動,費孝通也在此新政的激勵下,於 1957 年 3 月 24 日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知識分子的早春天氣>。這些新的歷史條件,讓這一 批年輕的江蘇作家,也公開反省當時「文藝為政治服務,為運動宣傳,而忽視了文學創 作的特殊性」13的現象,企圖「對藝術問題進行嚴肅、認真地探索、研究」14。高曉聲、

陸文夫、方之等人,以他們年輕的銳氣,對當時已有「教條傾向」的「社會主義現實主 義」觀念和作品紛紛表達不滿。儘管他們在文學創作上的基本立場,仍是促進社會主義 與認同共產黨,但也由於他們當年對「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理論認識與歷史實踐的水 平有限,對新中國政權發展與鬥爭的歷史現實,亦未發展出較清明的政治自覺,導致他 們並沒有在當年巴金的警告下,停止創辦「探求者」文學月刊,其後果就是在「反右運 動」中被打成「右派」與「反黨集團」。在這一批《新華日報》和《雨花》雜誌上對他 們的評述,無論批判的材料為「探求者」的創辦的<啟示>或<章程>,或實際以他們 1956-1957 年間的作品為例進行分析,也幾乎非從具體作品出發,而是以一種寫作立場 或姿態的爭辯----以階級、反黨等意識型態為先驗角度,討論「探求者」的文藝觀與作 品是否能被接受,例如謝聞起<對探求者的政治觀點的探求>、胡小石<從古典文學的實

11 見本研究參考文獻:1957-1964 年期間「探求者」作家群被批判、評論的文章目錄。

12 關於「一體化」的觀點,參考洪子誠《文學與歷史敘述》,(開封:河南大學出版社,2005 年),

頁 55-67。

13 方之、葉至誠、高曉聲、陳椿年<意見與希望>,《雨花》,1957 年第 6 期,頁 7。

14 <”探求者”文學月刊社章程>,《雨花》,1957 年第 10 期,頁 13。

質證明「探求者」否定文學中的階級鬥爭的反動性>、陳瘦竹<是文學流派還是反黨宗派

>等,這些論述思維,有很明顯的二元對立、階級鬥爭、教條主義的傾向。評論的目的,

亦旨在呼應當時反對資產階級的政治主潮。

1957 年中反右運動過後,除了高曉聲被打成「右派」,回老家務農,20 餘年完全不 能寫作,其它的「探求者」案的主要成員,如陸文夫、方之、葉至誠等,都因為有江蘇 省文聯的特殊「保護」,方之、葉至誠,得以獲得「採取邊戴帽子邊摘帽子繼續留在黨 內的做法」的對待,而有一種說法也認為,陸文夫其實在當年,也沒有被劃為真正的「右 派」15,這種結果使得陸文夫、方之、葉至誠三人,仍能在六○年代繼續寫作與發表。

根據我蒐集、整理這一批作家所曾出版過的所有別集與文集,編出這幾位作家的小說年 表16看出,陸文夫、方之在 1957 年後到文化大革命開始前,仍有作品產出,尤以陸文夫 為最多,而葉至誠雖未有單篇的小說或散文創作,但他跟方之仍共同參與編劇的工作,

1963 年也合寫有<江心>(後收在方之的《方之作品選》)等劇作。這就使得 60 年代後,

這幾位作家也仍受到評論界的關注,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就是繼續有機會受到「檢 驗」。這當中,又以范伯群在 1961 年和茅盾在 1964 年評論陸文夫的兩篇文章,跟過去 的論述較為不同。在范伯群的<年輪—評文夫同志今年發表的五個短篇>一文中,已經試 圖想要擺脫單一的教條主義與框架化的意識型態的評述方式,他具體從「材料」出發,

注意到陸文夫所擅長處理的材料,正是「日常勞動中萌露的新芽和平凡而又壯美的生 活」,而非「急風驟雨、氣象宏偉、波瀾壯闊的勞動場面」17,也注意到陸文夫這個階 段的缺點:將「起伏—浪頭」的理論「運用到作品的結構手法上去,成了架構作品的一 個個具體規律了」18,這樣實事求是的評論的出現,也是當時新的歷史條件生產的結果,

能夠間接說明當時較為寬鬆的文藝狀態,也是蘊釀茅盾能在 1964 年寫出<讀陸文夫的作 品>一文的前提。茅盾在此文中,更認真的將陸文夫的創作歷程,曾當記者與工廠工人 等生活經歷,與其創作連繫起來19,綜論了陸文夫 1964 年前的所有重要作品。然而,茅

15 由於 1957 年被打成「右派」的檔案實無法查考,因此本處根據的是陳遼<追憶李進同志>中所 提到關於「探求者」案中的成員被處置的說法。陳遼此文載於江蘇文學藝術網:

http://www.jswyw.com/gb/ylcq/jingcairensheng/175657869.shtml。

16 見本研究參考文獻:筆者編<高曉聲小說年表>、<陸文夫小說年表>、<方之小說年表>。

17 范伯群<年輪—評文夫同志今年發表的五個短篇>,《雨花》1961 年 12 期,頁 46。

18 同上註,頁 48。

19 茅盾<讀陸文夫的作品>,《文藝報》1964 年第 6 期,頁 28-38。

盾寫完此文後,在毛澤東的引導下,中國內部的鬥爭又起,文壇也陷入新一波的鬥爭,

茅盾也入被批鬥之列,連帶影響陸文夫也再次被批鬥。此後,陸文夫無法再繼續寫作,

下放至蘇北黃海之濱。下次再「復出」時,已跟高曉聲、方之和葉至誠一樣,都是文化 大革命結束之後。

1976 年 9 月毛澤東過世,1978 年 12 月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召開,會中批判了華國 鋒「兩個凡是」(「凡是毛主席作出的決策,我們都堅決維護,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 們都始終不渝地遵循」),據說是以解放思想,實事求是的精神,預告一個新的世代即 將來臨。這一年可以看作是改革開放的路線重要發展起點之一。1981 年 6 月 27 日,中 國共產黨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第六次全體會議召開,會中通過《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 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該文明確指出:「”文化大革命”是一場由 領導者錯誤發動,被反革命集團利用,給黨、國家和各族人民帶來嚴重災難的內亂」20

「右派」分子的處理也定調為:「在全國複查和平反了大量的冤假錯案,改正了錯划「右 派」分子的案件。」21

在新的歷史情勢下,1979 年 3 月 26 日至 4 月 6 日,作協江蘇分會也召開文學創作 會議,根據江蘇文學藝術網的說明,當時由:「主席李進在會上宣讀了省委宣傳部同意 省文聯《關於〈探求者〉問題的覆查結論》的批覆,對這一錯案予以糾正,並對曾被錯 誤地定為毒草、作過批判的作品,包括陸文夫的《平原的頌歌》、方之的《楊婦道》、

高曉聲的《不幸》、梅汝愷的《夜診》和曾華的《七朵紅花》,也宣佈予以糾正。」22

八○年代初的中國,文學對社會而言,具有高度的重要性與影響力。「探求者」作 家群「改正」後,高曉聲、陸文夫、方之也紛紛在改革開放後立即創作出一批極佳的作 品,也榮獲當時一些重要文學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們的再度被接受,除了他們的 創作外,也跟他們的社會主義理想、苦難與悲劇性等的精神「資源」不無關係。對此階 段「探求者」的評論,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語。特別是高曉聲與陸文夫,幾乎被公認為八

20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鄭州:人民出版社,1981 年),頁 25。

21 同上註,頁 37。

22 參見江蘇文學藝術網:

http://www.jswyw.com/wenxuezhishi/jiangsuwenchuangzuohuodongzonglan/161118513.shtml。

○年代中期前,中國大陸的重要代表作家。目前,無論是洪子誠還是陳思和的文學史論 著中,也已列入史冊。在這個階段對他們倆的評論或研究,較具代表性又跟本研究的問 題意識相關者有:范伯群、王曉明、欒梅健與王堯四家,在專書合輯的部分,則有《陸 文夫作品研究》、《陸文夫的藝術世界》兩部。

范伯群是極有自覺地,繼承他在文化大革命之前對陸文夫的關注。改革開放後,光 對陸文夫的評論,就有三篇,分別為<陸文夫論>(1981 年)、<再論陸文夫>(1984 年)與<

三論陸文夫>(1986 年)23,在這三篇評述中,他仍然從作者的創作歷程出發,綜合地考察 了陸文夫三起兩落的創作歷程,也針對其 1986 年前的所有代表作,進行了主題意識的 闡發和藝術特色的分析。在高曉聲的評論上,他也有<陳奐生論>(1984 年)與<高曉聲論

>(1986 年)兩篇24,前者可以說是「陳奐生」的主人公的歷史精神考,後者則是關注其農 村題材的中國特殊性與他的藝術實踐的得失。整體上來看,范伯群在此的批評特色是:

選用材料詳盡,細評時重視作者的創作歷程與主題意識的關聯,就陸文夫論陸文夫,就 高曉聲論高曉聲,但較少從更寬廣的文學史的關聯、淵源與視野中,來發現更新的問題 意識與互文內涵。

王曉明<高曉聲:陳家村的代言人>(1985 年)相對而言,則採用從文學史的相關脈絡 (具體的來說,其連繫上的是五四時期的苦難題材與問題小說),輔以其敏銳的審美趣味,

對其農村題材為核心的小說,詮釋高曉聲的優點與不足(主要是心理障礙)。從批評方法 的講究而言,他比較沒有范伯群那麼「一貫」或框架化,將參照系與具體材料辯證聯繫,

評論中常見直覺與才能。同時還特別長於將作者的生平經驗與他的創作困境連繫起來,

剖析高曉聲創作的心理障礙,非常有說服力。在這篇文章中,王以西方的「心理距離」

說,作為評判的後設標準之一,看出了高曉聲深受其苦難經驗的影響,甚至可以說是耽

說,作為評判的後設標準之一,看出了高曉聲深受其苦難經驗的影響,甚至可以說是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