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緒論:為了忘卻的紀念

第四節 :章節重點

本研究預計六大章,除了第一章為緒論、第六章結論外,第二章的重點,乃在釐清 與說明「探求者」的文學立場,即本研究所謂「雙重姿態」發生的歷史生產過程。第三 章到第五章,將以建國後,關鍵的社會政治的轉折歷程進行創作分期,作為理解各階段

「探求者」與「右派」世代文學創作的考察背景。這三章將分別處理 1949-1957 年、

1978-1984 年,以及 1985 年以後的「探求者」和「右派」世代的代表作家及作品,跟中 國各種社會政治、思潮和作家特殊條件的「綜合」下,所發展出來的世界觀、作品內涵、

藝術特色,及當中的「生產」關係和歷史限制。結論預計將綜合「探求者」等「右派」

世代,深受啟蒙者與被改造者的「雙重姿態」的影響,以及在歷史視野與複雜度有限的

「現實主義」、「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世界觀等條件下,說明其傾向的實用主義的世 界觀、經驗性的價值感及去政治化的連動性等,綜合地導致了他們的創作日漸流向公共

視野愈形窄化、藝術靈感與思想性愈形貧乏等的歷史結果。大致來說,第二章到第五章,

預計的論述方式與重點如下:

第二章為<啟蒙者與被改造者:「探求者」雙重姿態的發生>:繼黃子平對丁玲<在 醫院中>(1942 年)的矛盾分析,說明一種對「右派」世代,在一開始寫作時,即兼有五 四「啟蒙者」與延安傳統下的「被改造者」的「雙重姿態」的困境起源論。

第三章為<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教條化的發生與回應:1949-1957「探求者」公共視 野的起源與文學創作>:第一節先從世界觀的角度,分析五○年代「探求者」對社會主 義現實主義與批判現實主義的接受與窄化的過程。透過上溯三○年代到五○年代,周 揚、馮雪峰等陸續對「現實主義」與「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等觀念的接受、闡釋與意義 流變,並參照馬克思、恩格斯、列寧等對這些觀念的闡釋,再和「探求者」和相關的「右 派」世代的知識分子在五○年代對這些觀念的理解進行對照,預計將說明「探求者」等

「右派」世代,早年對於所謂的「批判現實主義」、「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理解,事 實上深受五○年代中,因政治現實所導致的教條觀念的影響,混淆了該世界觀的理論可 能性,和歷史實踐與建構性質的差別,這些現實主義視野、水平與「實踐」力道的先天 不足,是改革開放後其創作長期發展上的歷史困境的一大主因。第二節分析「雙百」運 動前,「探求者」與「人民」立場融合的感性實驗及其縫隙。透過「探求者」此階段的 代表作,如方之的<兄弟團圓>、<組長與女婿>、<在泉邊>,高曉聲的<解約>,陸文夫<

榮譽>、<賭鬼>等,討論建國後到 1955 年左右,此階段作品中的農村土地改革、男女婚 姻自決、看齊農工兵以及批判舊習俗等主題,說明它們既是這些年輕作家們,初「走上 新路」的素樸人民立場下的反映,也不乏是當時「社會主義現實主義」的新人新事物及 其樂觀風格的生產結果,不完全沒有教條與僵化的性質。但也不乏當中已存在了歧出於

「一體化」意識之外的潛力與彈性。第三節則疏理了「雙百」和新中國初期社會問題對

「探求者」創刊間的因果關係,從方之在改革開放後的一則說法縱橫展開,追溯了毛澤 東、周恩來、陸定一等當年的領導者,之所以發動「雙百」的歷史條件,綜合地連繫上 建國後共產黨內,所日漸累積的階級鬥爭、官僚化和教條化等複雜的社會現實,來解釋

「探求者」之所以想創辦文藝刊物理想的具體歷史內涵。第四節正式處理「雙百」運動 期間「探求者」小說的特性。分析他們這個階段的兩大特色,一是啟蒙立場開始與人民

立場產生矛盾,故產生了啟蒙視野下二元對立思維的「敵我矛盾」之作,具體考察將透 過,高曉聲<不幸>與契訶夫的《萬尼亞舅舅》的互文性,以及方之的<浪頭與石頭>中的 新官僚的形象與小知識分子的心理,來進行分析。其二,儘管處理材料仍還不成熟,但 此階段的陸文夫從生活經驗出發,<小巷深處>和<平原的頌歌>,帶有的人性、人情與低 調「獻身」的內涵,亦不同於五○年代「已教條化」的「社會主義現實主義」。

第四章為<雙重姿態下的公共視野:1978-1984 年「探求者」的世界觀與小說>。改 革開放對建國後「右派」世代小說家的影響是至深的。早年俄蘇文學、古典白話小說及 毛傳統等文學淵源的「養成」,和二十餘年的工廠或農村「改造」的生命經驗,不約而 同地深化了「右派」世代作家在連繫現實和表現情感的能力和豐富性,但也因其深受政 治規訓、一己經驗和窄化的世界觀的左右,而明顯地欠缺超越向度的深刻性。一般文學 史中對這個階段的作品,總以所謂「傷痕」、「反思」、「改革」來進行劃分與概括,

無形中避蔽了文學作品多元理解的可能性。因此,本章試圖較完整地,重新分析、解讀 這個階段的「探求者」並參照其它「右派」世代的小說家的作品,歸納出它們當中具有 較豐富的公共視野的各式內涵,預計將以五大節,來處理「探求者」此階段的世界觀、

語言的歷史生產,以及其三個主要作家:高曉聲、陸文夫、方之此階段的小說。將指出 的文學實踐的特質將包括:高曉聲的一部分以農村為題材的作品,從文學史的角度,可 以看作繼 20 年代魯迅的農村小說、30 年代茅盾的<子夜>、<春蠶>、<秋收>等具有「社 會剖析」小說的性質,正是在這一點的流變意義上,具有一定程度的批判現實主義反映

「社會整體性」的傾向,然而由於其是短篇小說,故只能視為一種「社會整體性」的「橫 切面」,同時其篇章跟進當時最新社會局勢的時空推進性,及內在風格的變異動態性,

也具有刻意不自我重複的自覺。同時也由於此階段,其兼有知識分子啟蒙姿態和毛時期 傳統下的人民立場,因此在更多的另一些小說中,則是展現了毛傳統中更為重視底層的 導向,題材廣泛的包含了農村婦女、工人階級、幹部,而作為一個知識分子,對於文革 的歷史,高曉聲亦有具體到「世代」和「教育」面向,而非全然大框架式的反思內涵。

相較於高曉聲此階段寫作姿態的複雜面向,陸文夫則跟「新時期」傾向知識分子的「啟 蒙」的意識型態更為靠攏。他取材新中國的民間市井(具體的來說,是蘇州市井)與社會 和歷史發展的流變,一部分反映了新中國各階段下的政治官僚和教育問題。另一部分則

是廣泛地連繫上了科學、日常、商業和飲食文化等性質,從中展現了其豐富的知識分子 想像下的社會主義理想、矛盾和文士性情,也由於其書寫的背景多以蘇州為多,因此在 與市井風貌與人情的刻劃上,較高曉聲更有文人趣味。至於方之,也透過縱橫新中國建 國前後四十年為背景的<內奸>,從商界人士對不同政治陣營的周旋,反映了一個民族資 產階級,跟著共產黨打天下的理想,及捲入建國後黨內的「路線之爭」的歷程,在風格 上除了有批判現實主義的傾向,更多地也與中國的說書傳統再融合,較有價值的乃是其 歷史性地保留了中共革命路線「纏繞」的複雜性。

第五章為<雙重姿態下文學面貌的窄化:「探求者」1985 年後的小說>。目前的文學 史,大致將 1985 年作為新中國文壇轉型的關鍵年,除卻吳亮、陳德培在這一年編出了

《新小說在 1985》與《探索小說集》等代表選集,尹昌龍也以《1985 延伸與轉折》一 書,來綜論 1985 年的轉折現象。就社會與歷史性質來說,一般認為,也是在 1985 年左 右起,大陸改革開放所累積的通貨膨脹高漲、官僚腐敗的問題日益日熱化。文學現象上,

日前被抬舉出的傷痕、反思、改革等性質的小說亦開始退位,隨著知青世代興起,尋根、

先鋒與新寫實傾向的作品,陸續成為彼時文壇的主流,再加上市場經濟的發展、日常與 通俗等在 90 年代,亦日漸成為主潮,都綜合地是「探求者」以及「右派」世代的創作,

愈來愈難再受到關注的外緣條件。然而,本章的重點,乃在於綜合前面幾章的分析,討 論「探求者」等「右派」世代,此階段以後的創作困境,更關鍵地是受限於他們在長期 歷史的發展下,不自覺地形成的實用主義的世界觀、經驗性的價值感、去政治化的連動 性等的影響,使他們愈來愈喪失其神聖/烏托邦歸依與想像的能力與意志。這種缺乏超越 向度或視野的素質,以及社會主義的理想,被過去極左歷史內耗解構的結果,就造成此 階段的「右派」世代作家,無論是高曉聲還是陸文夫,雖然在 1985 年以後,其創作在 題材、文體、風格與藝術方法上,仍有所變異與調整,但高曉聲的作品已明顯地有社會 意識固著化、歷史性質抽象化與情感的個人性窄化等侷限。而陸文夫亦往古典文人和舊 社會主義中的感情世界與理想中,尋找慰藉與懷舊,最終都矛盾重重,小說整體的「相 對」價值不若 1985 年前。本章針對其作品的窄化的面貌和傾向作出描述,並綜合地說 明造成這種結果的生產過程。而從文學史流變的角度,某種程度上來說,也將可作為日 後知青世代創作困境的一種前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