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海光論「民主政治」

在文檔中 殷海光與徐復觀政治思想論爭 (頁 53-57)

第四章 殷海光與徐復觀對於「民主政治」的各自論述

第一節 殷海光論「民主政治」

對於「民主政治」的落實,殷海光與徐復觀同樣關心和嚮往。據前面第三章 所述,殷海光一生關心「自由」,也為如何保障每個人的「自由」大力發聲,當 他在談論「自由主義」時,認為「自由主義」至少有「政治」、「經濟」、「思想」、

「倫理」等四個層面的「自由主義」,而所謂「政治的自由主義」能夠展現出來 的形式,在殷海光看來,就是「民主政治」的運行,因此建立「民主政治」,也 可以說是殷海光捍衛「自由」的一環。雖然關於如何建構「民主政治」,殷海光 並未多言細節,但是他始終都將實行「民主政治」當作促使中國健全發展的唯一 出路,也將實行「民主政治」作為一種解決中國困境的手段。

在當時代的殷海光看來,彼時中國的困境除了內戰不止、經濟貧困之外,最 大的問題恐怕還在於人民思想沒有自覺、尚未開闊,終日甘於為人奴役、聽任煽 動,彼此之間僅為蠅頭小利惡鬥,卻不敢挺身捍衛真正屬於自己的每一份權益。

因此,殷海光除了撰文努力向大眾釐清何謂「人權」、「自由」、「民主」等等觀念 之外,更致力於針對當時世界各地層出不窮的「偽民主」做出分析與批評。或許 也可以說,對殷海光而言,英美「民主政治」其實已經是中國可以直接依循的政 治體制,實在無須再自行發想其他所謂「新民主」,以免他人假「民主」之名欺 矇大眾,而行爭權奪利之實。至於什麼是真正的「民主政治」,為什麼中國需要 落實「民主政治」,以及種種對於「民主政治」實行上的質疑,殷海光雖然未曾 撰文專篇論述,但是在與探討「自由」的相關篇章中,多能看見他的相關回應,

本節將會先就殷海光對於「民主政治」的基本想法進行闡述,至於殷海光如何回

49

應社會大眾對於「民主政治」的質疑,則留待第三節,再結合徐復觀的回應,一 同作論述。

一、殷海光論何謂「民主政治」

殷海光對於「個人自由」極為重視,他所關懷的對象,始終是每一個個體生 命,而在實務上,每一個人應享有的權利是否能夠得到保障,應該可說是他最關 心的事情,這點在第三章已有相關論述。因此,如果問殷海光為何殷切的希望中 國能夠施行「民主政治」,那也是由於「民主政治」是殷海光心目中,最能保障 個人權利的政治制度,比如他解釋:

民主政治是甚麼呢!「民主政治是一種政治制度。依這種制度而言,社會 上的每一分子都被看做是人,而不是別的東西。」這可以看作是民主政治 的基本概念。107

甚麼是民主制度底基礎呢?就制度而言,民主制度底基礎是諸基本人權。

基本人權,不是甚麼神祕的東西,而是可以一件一件的計量的。例如,思 想、言論、出版、教育、組織、經營、宗教……,等自由都是。這些基本 人權,……。它是什麼呢?應是每一個像他和我一樣的人生來固有的。這 些基本人權,是民主制度底生命線。這些基本人權,如果受到損害,民主 制度便會發生動搖。108

由此可知,殷海光認為「民主政治」就是一種「把人當人」的政治制度,這個政 治制度的基礎就是保障各種人權,別無其他複雜的概念。但也由於殷海光認為這 樣簡單明瞭的宗旨,並非其他政治制度可以做到,而且在當時,世界上的大部分 國家都從未實現過這樣「把人當人」的政治制度,包括千年君主專制的中國,因 此對殷海光來說,落實「民主政治」,就是讓中國人民拿回自己個人權益,並持 續受到保障的方式,自然讓人嚮往。

殷海光除了將「民主政治」與「自由」、「人權」等概念自然而然的連結在一 起外,還認為「民主政治」之所以可以是一種「把人當人」的政治制度,是因為

「民主政治」與「法治」也是必然相伴的概念,如同他直接說:

民主政治真正實現,就可能防止這些「把人不當人」的弊端。防止弊端之 最佳的方式,就是法治。所以,民主與法治底關聯,是正比例的關聯。109

107 殷海光:〈自由主義底蘊涵〉,《自由中國》,第 3 卷第 3 期,1950 年 8 月 1 日。

108 殷海光:〈民主底試金石〉,《祖國周刊》,第 8 卷第 12 期,1955 年 1 月 3 日。

109 殷海光:〈自由主義底蘊涵〉,《自由中國》,第 3 卷第 3 期,1950 年 8 月 1 日。

50

所謂「把人不當人」的弊端,就是指極權國家中,人民自身的命運不能自主,只 能聽任當權者擺佈的狀況,而在殷海光看來,由於「民主政治」與「法治」擁有 正相關,人民的行動並不聽令於任何一個當權者晦暗不明的個人意志,而是受限 於大眾共同制定並遵守的法律,因此自己可以自由行動,並且清楚的知道自身的 權利義務為何,與社會上的每一個他人所享有的人權沒有上下之分,或者含混不 清的狀況,所以「民主政治」才被認為是一個「把人當人」對待的制度。而且,

殷海光自認就自己的觀察而言,通常「民主政治」發展越成熟的國家,人民就越 謹守法律,比如他認為英國就是很好的典範,英國近代史除了可以作為「民主政 治奮鬪史」,還可以視為「為法治而奮鬪的歷史」。

殷海光這樣的觀察論述,可能讓人質疑是否過於推崇英、美「民主政治」與

「法治」,畢竟我們也可以輕易地指出,專制極權國家也有自己的國家法律在實 行,這些國家也並非沒有「法治」,殷海光並不否認這種情形,但是他同時認為,

我們不能否認的是,這種「法治」多是由上對下的片面要求,居下位者必須遵守 這樣的法律,但是大權在握的上位者是否守法,就不得而知了。殷海光的這種觀 察即使放眼今日,都應該無法反駁,更遑論在專制極權國家裡,法律可能隨時不 經人民同意便輕易更動,而這些行為恐怕都與民主國家的「法治」執行方式相去 甚遠。

「自由」、「人權」、「法治」這些對殷海光來說,都與「民主政治」高度相關,

「民主政治」是保障人民權利的最佳政治制度,也可以直接說是為保障人民權益 而生的制度,而「法治」則是「民主政治」得以正當執行權力的機制,殷海光甚 至認為,除去這些內容,「民主」就只是一個沒有內容的空殼,因此他堅定的論 斷:

任何國邦或社會,它底基本性質是否民主,端視這一點而定。保有基本人 權的國邦或社會,才是民主的國邦或社會。否則不是。我們有充分的理由 進一步說:有而且只有民主的社會才真正是人的社會。換句話說,一個社 會是否真正屬於人的社會,完全以它是否民主為斷。物質建設發達,不是 屬人的社會之標誌;有時反而是悲慘,奴役,桎梏,以及地獄的標誌。……。

要保障基本人權,有而且唯有實行民主政治。我們可以說,民主制度是為 保障基本人權而存在的制度。離開了基本人權這一基石,民主將無安頓處,

而成為毫無意義和內容的空殼。110

關於殷海光的這種想法,似乎與下節將提及的徐復觀觀點有相契合之處,徐復觀 就認為「民主」僅是一種政治形式,而非政治內容,參照徐復觀對「民主政治」

的這種分類,我們應該也可以更理解殷海光的上述說法,「民主政治」雖然看起 來無特別高深的內容填充,僅是在「保障基本人權」,但可能也正因為如此,所 以殷海光才認為唯有在「民主政治」的制度底下,才能兼容每個不同的個人,將

110 殷海光:〈民主底試金石〉,《祖國周刊》,第 8 卷第 12 期,1955 年 1 月 3 日。

51

每個人都視為活生生的人來對待,同時,這種透過大家賦予權力的制度,不會成 為任何一個單獨個人的權力工具,如此才能最大範圍的保障每一個人的權利福 祉。

二、殷海光論實行「民主政治」的理由

「民主政治」被殷海光視為保障「諸基本人權」的政治制度,而且屢屢被拿 來與「專制極權」做對比,殷海光認為:

民主與極權之不同,實在不是枝枝節節的不同;而是從思想模態到社會建 構,以及政治設施,從最初的起點以至於發展的大方向,都不相同。認為

「國家應為個人的利益而存在」的,是民主政治。認為「個人應為國家利 益而存在」的,是極權暴政。這是民主政治與極權暴政在基本出發點上之 不同。111

這樣的對比論述,在殷海光書寫的文章中大量可見,由此也不難想見,殷海光當 然會將「民主政治」拿來作為反對共產主義、打擊極權統治的武器,同時,除了 打擊共產黨,他也會藉此諫言當時的國民黨不要走回中國古代專制的老路,如果 要與共產黨作出區別,讓人民確實信任政府有所轉變,就應該快點步上施行「民 主政治」的道路,殷海光認為唯有如此才能團結人民意志,讓民心所向確實展現,

基於這些想法,他為文時,在字裡行間也時常積極推廣「民主政治」的效用層面,

比如他會說:

防止共黨活動固然必須武力,而最根本的辦法是培養民主自由。民主自由 是最好的防腐劑。在不腐爛的社會環境裡,赤色細菌滋長不起來。而且,

只有實行民主,才能真正集中意志,團結力量。所以,自由民主是對付極 權統治最有效的武器。112

這樣的文字雖然看來有些功利,且多片面推崇「民主自由」,直接認定「民主自 由」就會締造「不腐爛的社會環境」,彷彿「民主自由」是某種具有奇效的萬靈 丹,若將這樣的想法與實際施行情況相互對照,或許難免感覺過於理想,但是回 到當時代的中國處境,應該也可以理解殷海光當時的渴求。殷海光之所以屢斥共 產主義與極權統治,原因應該在於他認為這是侵害「諸基本人權」最劇烈的政治 制度,在殷海光的眼中,中國歷代一直處於專制制度,在這樣的國家裡,人根本

這樣的文字雖然看來有些功利,且多片面推崇「民主自由」,直接認定「民主自 由」就會締造「不腐爛的社會環境」,彷彿「民主自由」是某種具有奇效的萬靈 丹,若將這樣的想法與實際施行情況相互對照,或許難免感覺過於理想,但是回 到當時代的中國處境,應該也可以理解殷海光當時的渴求。殷海光之所以屢斥共 產主義與極權統治,原因應該在於他認為這是侵害「諸基本人權」最劇烈的政治 制度,在殷海光的眼中,中國歷代一直處於專制制度,在這樣的國家裡,人根本

在文檔中 殷海光與徐復觀政治思想論爭 (頁 5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