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終極意義之關懷

第一節 齊克果與弗蘭克思想之異同

一、 溝通方法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6

第五章 結論

第一節 齊克果與弗蘭克思想之異同

身為時代批判者的宗教哲學作家齊克果,與精神醫學的意義治療學創始醫師 弗蘭克,兩人思想的相互輔佐,也許可以提供一條個人在生存境界中的新路徑與 新思維。

齊克果宗教哲學的思想論點,與弗蘭克精神醫學的終極關懷論述有其同質 性,尤是談及實現「自我」的問題時相和處甚多,亦是說,兩人在針對何謂「自 我實現的真正樣貌」進行的觀點探討時有著相同的目標。201然而,就各自領域上 的專業與時代的相距,在論點上仍有相異之處,不過,這也為彼此的思想提供了 一種互相對話的可能以及領域的覆疊性。本節便從齊克果與弗蘭克對自我實現的 相關思想中較為重要的幾大面向進行綜論。

一、 溝通方法

首先,須釐清齊克果與弗蘭克在方法上的表述方式與溝通型態的運用。齊克 果在傳達思想觀念的溝通方式,如同第二章所述,其作品的建構是經由反省出離 於現實表態的思索運動,作品必須從整體關係的建構中予以理解,或是必須釐清 每種表述中所具有的片段意義。因此,齊克果作品的目的除了向讀者呈顯其內涵 與理念的隱喻性引導外,更是作為一種特殊的間接溝通方法。承其論點,齊克果 與他者的間接溝通,一方面是為了要撤去權威之姿,另一方面,他盼望溝通對象 能夠返回自身進行審視,並作出屬於個人的選擇與決斷。於是,齊克果間接溝通 的目的是力圖消解個體非本質性的缺失與迷惘,引領溝通對象對真理的拾獲,並

201 弗蘭克多方涉獵各類哲學思想。曾有人問弗蘭克醫師是否知曉齊克果,因為弗蘭克讓他感受 到齊克果的氣息,這令弗蘭克十分驚喜。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7

以此作為完成自我實現的省思和方法。

弗蘭克在思想論述的方法上是在精神醫學的基礎下採用諮商的型態進行。相 較於齊克果多以間接溝通的方式,弗蘭克的溝通行動則是交錯於直接性與間接性 之間。在絕大部分的著作中,弗蘭克直接表明其精神醫師的身分進行論點闡釋,

一是為了以醫師的專業性博得溝通對象的信任,二則能以各項實例作為思想論點 的可行性,此為最基本的直接性溝通。

然而,弗蘭克的溝通型態亦不缺乏間接形式。從其著作中處處可見弗蘭克與 來訪者之間的諮商對話,弗蘭克以意義治療法促使溝通對象進行自我治療,爾後 的效果與意見也能夠成為主被動的反制作用,溝通對象在溝通行為後進行轉化回 饋於弗蘭克,此回饋溝也許可以視作一種特別的間接溝通方式。亦是說,弗蘭克 與訪談者間的溝通行動是彼此交涉,在溝通對象那端看來,弗蘭克是以一名醫師 的角色直接性的向他進行治療,實際上,弗蘭克並未如醫師開藥單那般的直接替 溝通對象下診斷,而是欲求溝通對象對自我施行意義治療後,獲得自我療癒的效 用。

再者,就弗蘭克最初想以匿名出版的自傳作品《活出意義來-從集中營說到 存在主義》之用意202,與齊克果代託名作者為述之用心相似,皆是為了避免溝通 對象有了權威的陰影而盲目追隨,兩人皆是希冀在除去溝通表達者的身分後,能 夠使溝通對象有了各自的領悟,進而追尋屬於自己的生存動力。另外,弗蘭克的

《樺樹林同步劇》可謂是間接溝通的代表性作品,其將實際經歷微妙的隱身於劇 本當中,並融合各門學問的交錯琢磨而得出珍貴的意見,並於劇終作出其信念的

202 弗蘭克在一九四五年寫下 Man’s search for meaning ,《活出意義來-從集中營說到存在主義》

時,原本想堅持不以真名出版,而是以他在集中營的囚犯編號 119104 出版,因為弗蘭克不想此 著作被單單視為文學性作品看待,欲以其具體實例讓讀者知曉,在任何的情況下,人生都有其潛 在目的。在德文原文的初版封面上確實也沒有作者名,然而在朋友的極力勸說下,弗蘭克最終仍 同意印上作者之名。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8

表態,堪為直接性與間接性的溝通方法之交涉下的特別結晶。

我們可以如此認為,齊克果在傳達思想信念的表達上,的確比弗蘭克更錯綜 複雜,也具有更深層的構思。不過,就方法論而言,兩人皆秉持著各自的職責與 責任,為不同時代及相異領域的每一個人,在自我遭遇混亂與紛爭時提供勸誡與 治癒。

二、 人論

在人論的探討上,齊克果與弗蘭克皆認同「個人」與「精神」的重要性。弗 蘭克談及的人之十論與齊克果論人之基礎觀點十分相似,包括:人的統一性、完 整性、綜合體、能動性及開展性……。然而,相較於齊克果的人論思想著墨於完 成一個「真正的自我」,弗蘭克則是基於醫學專業,除了表述人類的特性外,同 時也向精神分析的論點出擊,綜合得出一套屬於生物醫學、精神醫學與哲學領域 綜評的人論觀。

弗蘭克一再強調意義治療學的特點在於個體的獨一性與實現價值。肯定人是 精神的存在體、精神是自身的存有便是弗蘭克論人的立基點。於是,「惟有能洞 察到人之精神層面的人,才能夠對這方面的問題做適切的診斷。」203的這般信念 對身為精神醫師的弗蘭克而言特別重要,因為,這將是他進行診治的重要根源。

不過,即便弗蘭克在談論人的觀念時與齊克果有著概念上的相似之處,然而 在目的上,齊克果有著一項更巨大的目標。對齊克果而言,「完成一個真正的自 我」是他論述人論的主要因素。那麼,何謂「完成一個真正的自我」?真正的自 我在齊克果的論點上是相應於信仰真理。齊克果無可避免的必須先處理關於人的 問題癥結,在其人論中最重要核心便是《致死的疾病》中「人是精神、是自我、

203 Frankl, Viktor Emil. The doctor and the soul : from psychotherapy to logotherapy. 中譯本《生存的 理由:與心靈對話的意義治療學》,4 頁。此處譯文轉引並略作更動。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9

是自身關係的綜合」的概念。此是說明「個人是一個精神範疇」、「是一個精神覺 醒的範疇」204的從屬觀點。精神是成為自我以及建構自我的動力驅使和過程,精 神與自我有著共存的關係,同第一章所述,精神和自我是在不斷的「成為」之中 達成自我的任務。齊克果的強調無可厚非,乃是為了導入「人是向著真理的自我」

此信念。

於是,相較於弗蘭克談論人觀是為了作為精神醫學的行為判定之基準;齊 克果闡釋人論觀點以及自我所具有的精神趨向乃是為了在更大的境界中「成為 理想的自己」。

在文檔中 論絕望:對齊克果《致死的疾病》之反思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10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