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辯護人之自行蒐證—以德國法為中心 - 政大學術集成

190  Download (0)

全文

(1)國立政治大學法律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指導教授:何賴傑 博士. 政 治 大. 立 刑事辯護人之自行蒐證. ‧ 國. 學 ‧. —以德國法為中心 n. er. io. sit. y. Nat. al. Ch. engchi. i n U. v. 研究生: 林昱廷. 中華民國九十九年七月.

(2)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n. er. io. sit. y. Nat. al. Ch. engchi. i n U. v.

(3) 謝. 辭. 在這裡,想紀錄一下自己至研究所生涯的心路歷程,希望能藉此為每一個有 緣人多多少少提供幫助。 回首當初研究所放榜時,結果並不令人滿意,因為認真努力之後換來的只是 備取的名次,再加上諸多種種的因素,甚至將自己逼上了絕境,所幸因緣際會下 仍有許多友人的陪伴,總算走出了陰霾,心情較為平靜後,決定暫時離開塵囂, 騎上腳踏車,背著大背包,龍頭上掛著以塑膠袋裝著的行李,踏上了花東一途。 過程雖然艱辛,甚至有時候也會懷疑自己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隨著緣分的 安排下,至今我已明瞭為什麼會走上花東,因為那裡遇到的人事物,是人生經歷. 政 治 大. 的一大轉折點,倘若缺少了這一部份,或許我就不會瞭解自己問題的所在,也就 無法改善人生這一張大考卷,始終在錯誤的答案下生活。只是托著疲累的身體牽. 立. 著腳踏車在橋上行走,就有人前來關心,並表明自己是世界展望會的人,叫我不. ‧ 國. 學. 要擔心,他不是壞人,哈哈,我也真的相信他不是壞人,因為很少人會停下機車, 開頭第一句話就問我: 「腳踏車是不是壞了?要不要幫你修理?」 。第一天本來準. ‧. 備在車站中露宿街頭,沒想到餐廳老闆知道我的計畫,就直接要我在他的民宿住 下來,不收取任何費用,他有的就是一顆為人著想的心而已。同樣的人一樣在小. Nat. sit. y. 七裡面遇到,因為當天決定在小七裡面過夜,只是趴在桌上沒多久,一位原住民. io. er. 青年笑嘻嘻的問我要不要直接進小七裡面的員工休息室休息,當晚真能感受到他 人與我的不同,也真能體會到小七店員值晚班的辛苦,因每個人進來而響起的門. n. al. Ch. i n U. v. 鈴聲等於他們打盹休息起來工作的鬧鐘,真的很難在一段時間睡好。早上醒來之. engchi. 後,原住民少年開始熱情的介紹自己叫國中,並且無時無刻都在跟我分享他的生 活,並對我旅遊的動機完全摸不著頭緒,為什麼要特地跑來花東受苦受難,不過 這都不礙事,直接將自己的員工便當熱騰騰的蒸好放在我的面前,繼續開始他樂 觀的笑容與言談,此時此刻自己內心的感動已非言語能形容,因為世界上真的有 這麼好的人存在,而且他活的很開心很快樂,理由是他不會計較這一切。所以, 當我騎上中央山脈的公路,快到山頂時我已明瞭自己問題的所在,因為想要拍對 面海岸山脈的風景時,怎麼拍就是沒有辦法掌握到親眼所見的美好,因為那是整 體的、那是一片的,少了某一角、缺了某一塊就顯得不好看,所以我瞭解原因所 在了!因為鏡頭有限但自己的感官無窮,而我就是因為這樣,只看到鏡頭裡面的 一小部分,完全忽略了其他周遭旁邊的區塊,很遺憾的那一小部分就是自己,周 遭的區塊是旁人,自始至終我都侷限在自己身上,何時何處心量有為他人著想過.

(4) 呢?旁人的感受什麼時候在自己的內心裡面占有一席之地呢?沒有,因為心量小 到只剩下自己,容不下他人。 自己一路上求學都很順遂,從小學、國中、高中到大學,前幾志願都如願以 償,專注的對象都在自己的課業上、分數上與名次上,過程中傲慢的光芒還灼傷 了不少人,習性難改,到研究所時依然繼續存在。不過從聖晏身上,我真能體會 真正有實力的人絕對不會拿實力來壓別人,也不會拿實力來刺傷別人,反而愈是 會以自己的能力去幫助別人,愈能容下別人而非嫉妒別人,而且別人願意跟他接 觸、請他指教,不會令人感到不如人的難過,因為在幫助別人、關懷別人的時候 怎麼可能會讓人感到有一絲毫的不舒服?除非是在憑自己的看法、想法在做,而 不是針對別人的需要在做,才會讓人感受到壓力與不自在,. 治 政 大 人,就不會受到傷害,所以他選擇把自己保護的好好的,但是看完這本書後,他 立 趴在桌上大哭,因為如果不去愛人,那麼為什麼還要活在這個世界上?這本書裡 有一本書叫做《為自己出征》 ,譯者在序裡面提到自己原本認為如果不去愛. ‧ 國. 學. 的主角是一位無時無刻都穿戴著盔甲的騎士,這位騎士只要妻子一旦跟他說些抱 怨的話,尤其是關於盔甲的事,他就會選擇關上面罩而拒絕溝通,後來妻子不再. ‧. 理他、小孩也不曉得他到底長什麼樣,只知道那副盔甲的模樣就是他爸爸,他才 醒悟到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樣,甚至緊緊守著盔甲,當他想要脫下來的時候已經. y. Nat. sit. 脫不下來了,當然「解鈴還需繫鈴人」,盔甲是自己心裡面戴上去的,要脫下來. al. er. io. 還得從心念上開始轉變才行,所以故事後來歷經了三個考驗,從心而生的淚水終 於使盔甲生鏽而逐漸脫落了,不過過程中有一句話倒是很耐人尋味,因為騎士總. n. v i n 認為自己要穿上盔甲然後打敗死守古堡的惡龍,再把公主救回來,才代表自己真 Ch U i e h n c g 正有勇氣又有愛心,「但是你真正有勇氣又有愛心,為何要打惡龍、救公主才能 證明你是一個有勇氣又有愛心的人呢?」那是內心裡自己的事,不是外面給予證 明的事。 最近論文寫到最後對於一句話特別有體會,「如果不是歷事鍊心而是歷心鍊 事的話,當你的事成了,心也死了。」拿自己的心去打造事,是一件很危險的事, 相反地,如果拿事歷練自己的心,都能夠保持平靜,無處而不自得,那麼心成了, 事也圓了。我想這是這篇論文在我的人生當中最能發揮的價值,因為這本論文完 成了,但是自己的心也危在旦夕,之前花東之旅的體會拋得一乾二淨,不顧別人 的感受又開始萌發,因為貪了心,過了頭,未能中,所以整個心思也就只在論文 的寫作上,哪有心思顧慮到別人!未能體會到父母與家人的感受,也未能適當地 感受到老師的需求,也沒有照顧到同學與學弟妹的心思。.

(5) 不過我真的謝天,感謝老天爺安排這場論文寫作的戲碼,讓我重新平靜下來 寫上這篇謝辭,才有檢視自己內心的機會。如果真的要說盡,那麼真的感謝上天 安排這個人生的每個環節,讓我有幸遇到每個人事物,才能成長出這樣內心的領 受,因為領受到對每個人事物的感謝,所以在這篇以感謝之心流露的謝辭,亦圓 滿的表達了我對每個人事物的感謝,. 2008. 8. 03. 林昱廷. 謹記於綜圖.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n. er. io. sit. y. Nat. al. Ch. engchi. i n U. v.

(6) 摘. 要. 辯護人有無在訴訟程序之外訪談證人的權限,是我國對於辯護人自行蒐證的 議題當中最關注的焦點,然而我國文獻上關於這方面的討論相當有限,因此本文 以德國法為觀察的重點,瞭解其在我國法的轉化應用上,得作為法源依據者包括 了刑事訴訟法與律師職業規範的法律規定,而理論基礎則可從武器平等原則、公 平審判程序、有效辯護與職業執行自由的觀點出發,同時辯護人輔助功能兼司法 機關的地位亦屬不可或缺的理論平台。而除了理論的呈現外,實際上亦如同德國 法所言,辯護人之自行蒐證得發揮補充的功能與預先檢驗及準備的功能,同時德 國與我國的實務個案當中均曾出現過因辯護人自行蒐證而發現真相的實際案. 政 治 大 界限問題,甚至與其他刑事訴訟法的指導原則產生衝突,例如偵查不公開等等, 立 例,但辯護人因此逾越法律規範的情形卻不乏聽聞,是故辯護人自行蒐證的行使. 究竟應如何尋求解決之道,均為本文所欲討論的主題。此外,辯護人自行蒐證的. ‧ 國. 學. 發動屬於其所享有之權限還是應盡之義務,並且蒐證的範圍與方向有如何的指標 可供參考,又訪談證人應進行的程序為何,以及因訪談製作的紀錄以及搜求文書. ‧. 與察看現場而取得的證據,甚至其他鑑定人製作之鑑定報告,應如何提出於訴訟. sit. y. Nat. 程序之內作為證據使用,另外關於訴訟法上的證據使用禁止,例如使用不正方法. io. er. 等等違法取證的情事,其處理的方式為何,並且辯護人在訴訟法上應盡的真實義 務,是否包括禁止提出其認為有可能為真的證據,對此本文均有相關的說明與分. n. al. Ch. i n U. v. 析。最後本文在觀察德國法與我國法的脈絡下,均可發現辯護人之自行蒐證脫離. engchi. 不了我國律師界所發表的主張,亦即律師之本體價值並非在「創造」事實,而是 在「發現」事實,對於辯護人自行蒐證的議題可謂是一言以蔽之的結論。. 關鍵詞:自行蒐證、訪談證人、私鑑定、武器平等、有效辯護、司法機關、 偵查不公開、不正方法。.

(7) 目. 錄. 第一章 緒論....................................................................................................... 1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1 第二節 研究方法與架構......................................................................................2. 第二章 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意義與基礎 .................................................. 4 第一節 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意義內涵..........................................................4 第二節 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理論基礎..........................................................6 第一項. 刑事訴訟法之法律規定............................................................... 6. 第一款 告知證人與鑑定人之基本資料..............................................8 第二款 再審證據與指定辯護..............................................................9. 政 治 大. 第三款 自訴程序................................................................................10 第四款 其他法律規定........................................................................ 11 第二項. 立. 刑事訴訟法之指導原則............................................................. 12. ‧ 國. 學. 第一款 武器平等原則........................................................................12 第二款 公平審判原則........................................................................16 第三項. 刑事辯護人之角色地位............................................................. 17. ‧. 第一款 輔助功能................................................................................17. y. Nat. 第二款 司法機關................................................................................19. sit. 第三章 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功能與性質 ................................................ 22. al. er. io. 第一節 補充功能................................................................................................22. n. v i n Ch 第一款 補充在場權............................................................................22 engchi U 第二款 補充閱卷權............................................................................25. 第一項. 補充辯護人之訴訟權利............................................................. 22. 第二項. 補充被告程序主體之地位......................................................... 26. 第三項. 補充被告與辯護人之委託關係................................................. 27. 第四項. 補充檢察官之客觀性義務......................................................... 28. 第五項. 補充法院之澄清義務................................................................. 30. 第六項. 補充罪疑唯輕原則..................................................................... 31. 第二節 預先檢驗與準備之功能........................................................................32 第三節 自行蒐證與其他刑事訴訟法原則之關係............................................34 第一項. 自行蒐證與偵查不公開原則..................................................... 34. 第二項. 自行蒐證與偵查資訊上之優勢................................................. 36. 第三項. 自行蒐證與檢察官偵查主之地位............................................. 37.

(8) 第四項. 自行蒐證與國家追訴原則......................................................... 38. 第四章 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行使與界限 ................................................ 40 第一節 蒐證之發動............................................................................................44 第二節 蒐證之方向............................................................................................45 第一項. 被告陳述之內容......................................................................... 46. 第二項. 卷宗與證物透露之訊息............................................................. 48. 第三節 蒐證之對象............................................................................................50 第一項. 證人............................................................................................. 50. 第一款 必要性....................................................................................51 第二款 一般詢問................................................................................52 第一目 準備工作........................................................................53. 治 政 第三目 詢問結束........................................................................58 大 立 第三款 隱匿詢問................................................................................58 第二目 正式詢問........................................................................55. ‧ 國. 學. 第四款 暗地紀錄................................................................................60 第五款 證據使用................................................................................62. ‧. 第一目 傳喚證人........................................................................62 第二目 一般紀錄........................................................................62. sit. y. Nat. 第三目 暗地紀錄........................................................................64. 第六款 界限........................................................................................65. io. al. er. 第一目 影響證人之拒絕證言權................................................66. n. v i n Ch 文書............................................................................................. 70 engchi U. 第二目 影響證人陳述之真實性................................................68 第二項 第三項. 證物............................................................................................. 72. 第一款 保全證物................................................................................72 第二款 察看案發現場........................................................................72 第四節 蒐證之助手............................................................................................76 第一項. 鑑定人......................................................................................... 77. 第一款 必要性....................................................................................77 第二款 委任鑑定人............................................................................79 第三款 引進鑑定人............................................................................80 第四款 對證物鑑定............................................................................87 第五款 對被告鑑定............................................................................91 第二項. 私人徵信..................................................................................... 92.

(9) 第一款 必要性....................................................................................93 第二款 委任私人徵信........................................................................93 第三款 界限........................................................................................95 第三項. 傳播媒體..................................................................................... 97. 第一款 必要性....................................................................................97 第二款 委任傳播媒體........................................................................98 第三款 界限........................................................................................99 第四項. 翻譯人員..................................................................................... 99. 第五章 我國法之轉化應用........................................................................... 102 第一節 意義用語..............................................................................................102 第二節 法律依據..............................................................................................103. 治 政 第一款 公設辯護人條例第 13 條....................................................103 大 立 23 條與律師倫理規範第 16 條第 1 項..............104 第二款 律師法第. 職業規範................................................................................... 103. 第二項. 刑事訴訟法............................................................................... 105. ‧ 國. 學. 第一項. 第一款 修法提案之未予通過..........................................................105. ‧. 第二款 往來權利之規範目的?......................................................105 第三款 偵查中選任辯護人之目的?..............................................106. sit. y. Nat. 第四款 德國法之啟示:自訴程序..................................................107 第三節 理論基礎..............................................................................................108. al. er. 德國法上之既有路徑............................................................... 108. io. 第一項. n. v i n Ch 第一款 公平審判原則下之有效辯護.............................................. 110 engchi U. 第二項. 我國法上之另闢新徑............................................................... 110. 第二款 職業工作權下之職業執行自由.......................................... 111 第三款 轉換舉證責任而限制無罪推定原則之因應...................... 112 第四款 司法機關下之刑事司法有效性.......................................... 113 第三項. 理論與實務之結合:實際個案之呈現................................... 113. 第四節 功能作用.............................................................................................. 114 第一項. 補充功能................................................................................... 114. 第一款 規範面之不足:自行蒐證作為一時之計.......................... 114 第二款 現實面之不足:自行蒐證作為彌補之道.......................... 115 第二項. 預先檢驗與準備之功能........................................................... 117. 第一款 律師倫理規範第 26 條第 1 項之適當準備........................ 118 第二款 律師倫理規範第 29 條之促使認罪.................................... 118.

(10) 第五節 蒐集證據.............................................................................................. 119 第一項. 蒐證發動................................................................................... 119. 第一款 原則—例外模式.................................................................. 119 第一目 原則:固有權限..........................................................120 第二目 例外:蒐證義務..........................................................121 第二款 無強制處分與蒐證機關......................................................122 第一目 真實發現之附隨效果..................................................124 第二目 蒐證助手之配套措施..................................................125 第二項. 蒐證方向................................................................................... 126. 第一款 德國法上之參考指標..........................................................127 第二款 我國法上之具體操作..........................................................128. 治 政 第一款 準備之工作..........................................................................129 大 立 第二款 訪談之程序..........................................................................130. 第三項. 訪談證人................................................................................... 129. ‧ 國. 學. 第三款 禁止之界限..........................................................................131 第一目 不正方法......................................................................131. ‧. 第二目 隱匿詢問......................................................................132 第三目 真實義務......................................................................132. y. sit. 其他鑑定................................................................................... 135. io. 第六項. 察看現場................................................................................... 135. al. er. 第五項. 搜求文書................................................................................... 134. Nat. 第四項. n. v i n Ch 第六節 提出與使用證據..................................................................................138 engchi U 第七項. 告知被告................................................................................... 137. 第一項. 證人........................................................................................... 138. 第一款 傳喚證人..............................................................................139 第二款 訪談紀錄..............................................................................139 第一目 以個案決定紀錄提出之部分......................................139 第二目 以傳聞同意作為證據之可能......................................140 第三目 事後拒絕證言不得作為證據......................................141 第三款 暗地紀錄..............................................................................141 第四款 界限......................................................................................144 第一目 不正方法之禁止..........................................................144 第二目 可能為真之證詞..........................................................145 第二項. 文書........................................................................................... 146.

(11) 第三項. 鑑定........................................................................................... 146. 第一款 選任之建議..........................................................................147 第二款 詰問之依據..........................................................................147 第三款 拒卻之聲請..........................................................................148 第四款 鑑定之不完備......................................................................149 第五款 德國法上之自行傳喚?......................................................151. 第六章 結論................................................................................................... 154.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n. er. io. sit. y. Nat. al. Ch. engchi. i n U. v.

(12) 縮語表 縮. 寫. 全. 稱. 意. 義. § / §§. Paragraph / Paragraphen. 條(章) / 數條(數章). AK. Alternativkommentar. 替代性註釋書. Anm.. Anmerkung. 評釋、註解. AnwBl. Anwaltsblatt. 期刊:律師期刊. AnwK. Anwaltkommentar. 律師註釋書. AnwGH. Anwaltsgerichtshof. 最高律師法院. Aufl.. Auflage. 版次. Ber.. Berichtung. BGH. Bundesgerichtshof. BGHSt. Entscheidungen. 立des. 政 治 大 Bundesgerichtshofs. 報導 聯邦最高法院. in 聯邦最高法院刑事裁判. Bundesrechtsanwaltskammer. BRAO. Bundesrechtsanwaltsordnung. 聯邦律師規則. BT-Drs.. Bundestags-Drucksache. 聯邦議院—出版品. BVerfG. Bundesverfassungsgericht.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 BVerfGE. Entscheidungen des Bundesverfassungsgerichts. DAV. Deutscher Anwaltverein. ders.. derselbe. Einl.. Einleitung. 導論. f.. folgende. 本數與下一頁. ff.. folgenden. 本數與以下數頁. Fn.. Fußnote. 註腳. HK. Heidelberger Kommentar. 海德堡註釋書. Hrsg.. Herausgeber. 編者. LR. Löwe-Rosenberg Kommentar. Löwe-Rosenberg註釋書. JA. Juristische Arbeitsblätter. 期刊:法學研習期刊. Ch. sit. y. engchi.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裁判. er. n. al. 聯邦律師公會. ‧. io. BRAK. Nat. ‧ 國. 學. Strafsachen. i n U. v 德國律師公會 同作者.

(13) JMBlNW. Justizministerialblatt für das Land. 期刊:北萊因-威斯特法倫. Nordrhein-Westfalen. 州司法部門期刊. JR. Juristische Rundschau. 期刊:法學瞭望. JZ. Juristenzeitung. 法律人學報. KG. Kammergericht. 柏林高等法院. KK. Karlsruher Kommentar. 卡爾斯魯爾註釋書. LG. Landesgericht. 邦法院. MAH. Münchener Anwaltshandbuch Strafverteidigung,. 慕尼黑刑事辯護律師手冊. MDR. Monatsschrift für Deutsches Recht. 德國法律月刊. MSchrKrim. Monatsschrift. für. Strafrechtsreform. 立. Neue Juristische Wochenschrift. 期刊:刑法改革與犯罪學月 刊 期刊:新法學週刊. 學. ‧ 國. NJW. Kriminologie 治 und 政 大. NJW-Spezial Neue Juristische Wochenschrift- Spezial. 期刊:新法學週刊—特刊. Neue Zeitschrift fur Strafrecht. 期刊:新刑法雜誌. OLG. Oberlandesgericht. 邦高等法院. RGSt. Entscheidungen des Reichsgerichts in Strafsachen. Rn.. Randnummer. S.. Seite / Seiten. StV. Strafverteidiger. StraFo. Strafverteidiger Forum. vgl.. vergleiche. ZStW. Zeitschrift für die gesamte Strafrechtswissenschaft 期刊:刑事法學雜誌. 帝國法院刑事判決 邊碼、段碼. n. er. io. sit. Nat. al. y. ‧. NStZ. Ch. engchi. i n U. v 頁 / 數頁 期刊:刑事辯護人 期刊:刑事辯護人論壇 參照.

(14) 立. 政 治 大. ‧. ‧ 國. 學. n. er. io. sit. y. Nat. al. Ch. engchi. i n U. v.

(15) 第一章. 緒論. 本章所要說明者為研究動機與目的以及研究方法與架構。. 第一節. 研究動機與目的. 辯護人有無在訴訟程序之外訪談證人的權限,是我國對於辯護人自行蒐證的 議題當中最關注的焦點,而所謂辯護人之自行蒐證,總體來說是辯護人在訴訟程 序之外自行查明犯罪事實,除了在案外訪談證人,尚包括親自前往案發現場調查. 政 治 大 辯護人的自行蒐證不但與律師法有密切的關連,同時背後亦牽涉到諸多刑事訴訟 立 的原理原則,因此顯示出在刑事訴訟法當中其雖無辯護人自行蒐證的明文規定, 1. 。然而我國文獻上關於這方面的討論相當有限,而本文觀察德國法的結果發現,. ‧ 國. 學. 然而這卻是刑事訴訟法不容忽視的議題。惟我國法對於這一方面的呈現主要是在 實務的個案上,因一方面曾有律師從事自行蒐證而扭轉事實情勢,使被告獲得無. ‧. 罪的判決,另一方面辯護人利用訪談證人的機會而唆使其偽證的情形亦曾出現,. y. sit. io. n. al. er. 大助力才是。. Nat. 是故倘若能藉助德國法上討論的理論基礎與行使界限,即能為我國的實務提供一. i n U. v. 因此,本文初步觀察德國法與我國的法律制度與基本法理後,得知辯護人自. Ch. engchi. 行蒐證的法理基礎得訴諸武器平等原則、公平審判程序、有效辯護與職業執行自 由,同時辯護人輔助功能兼司法機關的地位亦屬不可或缺的理論平台。然而更深 入研究後始發現關於如何行使與界限範圍的問題才顯得至關重要,因為在行使自 行蒐證的議題上,辯護人自行蒐證的發動究竟屬於其所享有之權限還是應盡之義 務?蒐證的範圍與方向又有如何的指標可供參考?另外訪談證人應進行的程序 為何?以及因訪談製作的紀錄與搜求文書及察看現場而取得的證據,甚至其他鑑 定人製作之鑑定報告,應如何提出於訴訟程序之內作為證據使用?均為在行使自 行蒐證上應處理的問題。另外在界限範圍方面,首當其衝的即為偵查不公開原 則,蓋辯護人告知被告蒐證成果將與偵查不公開產生衝突,對此應如何尋求解決. 1. 參照吳俊毅,2009.01-1,頁 29。 1.

(16) 之道?訴訟法上的證據使用禁止,例如當辯護人使用不正方法等等的違法行為而 取得證據,辯護人身負律師的職業而與一般私人的違法取證有何不同?其證據使 用禁止的處理方式為何?除此之外,倘若自行蒐證取得之證據,辯護人認為有可 能為真而提出於法庭之內,此時有無積極侵害真實發現的可能?對此是否違反其 在訴訟法上的真實義務? 以上種種耐人尋味的話題,倘若以一言以蔽之的方式,即為辯護人自行蒐證 的行使與界限究竟如何拿捏得當,才能使辯護人一方面得以實現被告的利益,另 一方面亦能顧及對司法制度的責任,因此這一方面即構成本文撰寫的動機與目 的,期盼能在德國法的基石上,建造我國辯護人自行蒐證的初步雛形,以供未來 作參考之依據。. 學. 第二節. ‧ 國. 立. 政 治 大. 研究方法與架構. ‧. 就研究方法而言,本文欲以文獻資料的比較分析法與實證資料的研究分析法. sit. y. Nat. 進行研究。就前者的部分,本文欲分析我國法與德國法上的相關文獻,首先以德. io. er. 國法為背後知識的基礎,故德國的期刊論文、專論、教科書與註釋書均為閱讀的 範圍,而在掌握德國法的前人之路後,在我國法的轉化應用上始能截長補短,我. n. al. Ch. i n U. v. 國法的不足之處可透過德國法上的優點來加以彌補,德國法的缺失之處亦得提供. engchi. 我國作借鏡而避免重蹈覆轍,故互相比較兩國之法律制度與事實背景實屬必要。 至於實證資料的研究分析法方面,德國法上有對辯護人自行蒐證的使用狀況而進 行統計的數據,同時亦能從我國與德國法上的實務個案得知辯護人行使自行蒐證 的實際狀況,故現實面應不易與規範面產生脫節而有互相結合的可能才是。 至於研究架構方面,因本文是以德國法為觀察的對象,故一開端應先呈現辯 護人的自行蒐證在德國法上的論述情形,之後再說明如何將德國法轉化到我國法 上來使用。因此,第二章至第四章均致力於德國法的部分,首先在第二章裡說明 了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意義內涵與理論基礎,一開始會先介紹自行蒐證的概念 為何,而後再來分析其合法性的所在之處。接下來第三章則闡述刑事辯護人之功 能性質,亦即其不但具有補充之功能,亦具備預先檢驗與準備之功能,但與其他 2.

(17) 刑事訴訟的原理原則的關係為何,性質上是否會產生衝突,或者是涇渭分明而互 相獨立並無彼此侵犯的可能,此為本章要研究的問題。第四章刑事辯護人之行使 與界限,包括蒐證的發動、方向與對象以及蒐證的助手,其中更會涉及到證據使 用禁止等等的重要問題,故可謂辯護人自行蒐證的重點之一。第五章則是我國法 的轉化應用,此亦為本文的重頭戲之所在,因為借力之後仍須使力,始能發揮切 實的影響而能避免高談闊論的情形,故基本上會以上述各章為論述的架構,先整 理出德國法上的結論,再以我國的法律制度與國情背景為基礎,討論德國法介入 我國法的可能性,若適合者則予以轉化應用,不適合者則說明其相關的理由而予 以排除。最後的第六章雖為結論,但為使讀者能夠迅速掌握本文之研究重心,故 在此並不以條列式的方式作扼要性的說明,而是以關鍵性第五章的論述架構作為. 政 治 大. 鋪陳的平台,亦即如同第五章的方式,先快速瞭解德國法的論述重點後,再簡單. 立. 說明轉化至我國法上的結論為何,當然在行文用字上會更為簡單明瞭,一方面是. ‧ 國. 學. 為避免與第五章有重複之感,另一方面亦在使第六章有百川納海之效而能呼應前 面各章的相關內容,不過若遇到專有名詞的情形仍會進行解釋,以免讀者產生不. ‧. io. sit. y. Nat. n. al. er. 必要的誤會。. Ch. engchi. 3. i n U. v.

(18) 第二章. 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意義與基礎. 關於辯護人自行蒐證(Eigene Ermittlungen des Verteidigers)一詞,在德國上 亦有以辯護人自行的調查程序(eigene Ermittlungsverfahren des Verteidigers)來描 述這樣的概念2。然而,「調查(Ermittlung)」一詞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是刑事追訴 機關的行為,而兩者在性質上卻有根本上的差異,蓋強制處分的權限僅賦予國家 機關,而不存在於辯護人,即為雙方不同之處3。所以在德國文獻上有將其稱之 為辯護人之自行查明4(eigene Erhebungen des Verteidigers)或辯護人查詢與有利 之努力5(Nachforschungs- und Entlastungsbemühungen des Verteidigers)。 但從最近的德國文獻 6 顯示,似乎已固定稱之為「Eigene Ermittlungen des. 政 治 大. Verteidigers」,不過必須特別強調的是,重點並不在於名詞用語,最主要的還是. 立. 辯護人為了取得或檢閱相關的證據,使其提出於檢察機關之中,藉此獲得偵查官. ‧ 國. 學. 員的重視7,或者是於審判程序之中,成為法官關注的焦點。是故,基於以上種 種理由,本文仍使用「Eigene Ermittlungen des Verteidigers」一語,但在翻譯上將. er. io. sit. y. Nat. 之調查行為8。. ‧. 其譯為「辯護人之自行蒐證」而非為「辯護人之自行調查」,以此區分國家機關. a. n. 第一節. v. l C 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意義內涵 ni. hengchi U. 所謂辯護人自行蒐證(Eigene Ermittlungen des Verteidigers),是指辯護人在 訴訟程序之外自己從事或委託他人為調查研究、探聽消息、鑑定報告或其他相類 2. BGH 2 ARs 231/ 79, Beschluß vom 8. 8. 1979. Vgl.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These 56, S. 90; Dahs NJW 1985, 1113, 1117; Müller, NJW 1981, 1801, 1806; 4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These 56, S. 89 f. 5 Dahs NJW 1985, 1113, 1117. 6 Vgl. LR-Lüderssen, vor § 137 Rn. 139; KK-Laufhütte, vor § 137 Rn. 4; AnwK-Krekeler/ Werner, vor § 137 Rn. 10; Meyer-Goßner/ Cierniak, vor § 137 Rn. 2; Pfeiffer, vor § 137-149, Rn. 1; Roxin/ Schnüemann, Strafverfahrensrecht, § 19 Rn. 63; Beulke, Strafprozessrecht, § 9 Rn. 158;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25 ff.; Nelles StV 1986, 74, 76; Schünemann ZStW 2002, 1, 47. 7 Dahs NJW 1985, 1113, 1117. 8 然而有時為了行文脈絡的需要,仍會使用「調查」一語,但並不是指辯護人此時的行為即 屬於國家行為,在此予以澄清。 3. 4.

(19) 似之行為,以釐清相關的犯罪事實、法律效果的基礎依據與訴訟程序的前提要件 等等9。 詳言之,在蒐證主體上,辯護人除了自行從事蒐證行為外,亦得接受私人徵 信或其他蒐證助手等等第三人之協助10。而蒐證行為的行為態樣亦不勝枚舉,屬 於自行蒐證重要領域的,例如詢問鑑定人或委託其鑑定,以檢驗先前訴訟程序鑑 定報告的正確性,或者是釐清對先前鑑定報告的疑問;而在證人上,辯護人亦得 尋找證人,並進一步詢問證人,以判斷證人的可信性或做自行傳喚的準備;此外 亦可調查案發現場,必要時還能拍照或速寫,並且追蹤文書、契約或其他文件上 之相關線索,亦屬辯護人調查的對象11。最後,與上述不同的其他方式來取得資. 政 治 大 ,或者是為了解地震的震級與規模,進一步判斷大樓倒塌是人為因素還是自然 立 因素,均須向氣象局詢問相關事宜 。據此,德國文獻上有主張自行蒐證包括向 訊者,比方說就教於氣象研究機構12,以審視證人對於交通案件天氣狀況的主張 13. 14. ‧ 國. 學. 公家機關與官方登記簿上取得相關資訊15,亦有認為蒐證支出的費用包括對於行 政機關的諮詢16,應指此種情形。. ‧. y. Nat. 而欲了解辯護人與蒐證助手或蒐證對象溝通往來的方式,可觀察聯邦律師費. sit. 用規則對於蒐證費用償還的規定,其第 26 條17明示了郵政與電信費用之償還,第. n. al. er. io. 28 條18則是業務上之旅費,前者表明了信件或電信的溝通方式,例如寫信給證人. i n U. 或電洽私人徵信等等,後者則表示了直接會面的情形。. Ch. engchi. 9. v. Vgl.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25;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Anm. 2 zu These 56, S. 90. 並請參照吳俊毅,2009.01-1,頁 29。 10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26. 11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25. 12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25. auch vgl. MAH-Neuhaus, § 15 Rn. 62. 13 Rückel, Peters-Festgabe, S. 277. 14 至少在我國法上氣象局為掌管地震觀測與鑑定之機構,其法源依據為交通部中央氣象局 組織條例第 2 條:「交通部中央氣象局(以下簡稱本局)掌理左列事項:……三、地震、火 山、海嘯、波浪及與氣象有關之天文觀測報導事項。……一二、氣象、地震、火山、海嘯、 及波浪等事實之鑑定事項。」 15 Olaf/ Hansjörg, Einführung der Strafverteidigung, Rn. 389. 16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166. 17 聯邦律師費用規則第 26 條第 1 句:「律師有權請求彌補在執行委任任務時為郵政與電信 服務提供而支付之賠償。」 18 聯邦律師費用規則第 28 條第 1 句:「為了業務上之旅途,應償還律師車馬費與住宿費, 以作為旅費;此外,其尚可取得每日補助與缺席金(Abwesenheitsgeld) 。」 5.

(20) 不過無論如何,諸多蒐證行為當中所要達成的蒐證目的,均是在取得相關的 資訊與證據方法,以改善被告不利的地位,例如被告在刑度上因此得以減輕等等 19. 。. 第二節. 刑事辯護人自行蒐證之理論基礎. 然而就調查犯罪事實的行為而言,辯護人有權進行的理由依據為何?畢竟倘 若調查行為僅保留給刑事追訴機關執行,辯護人無任何參與之空間,則辯護人之 自行蒐證即構成德國刑法第 132 條20之僭越公務罪21(Amtsanmaßung) ,蓋辯護人. 政 治 大 限。據此,對於辯護人自行蒐證的合法性與正當化之基礎,實有討論的必要。 立. 所實行之行為若是僅由公務機關才能執行的行為,則已逾越公務機關專屬的權. ‧. ‧ 國. 學. 第一項 刑事訴訟法之法律規定. sit. y. Nat. 關於辯護人自行蒐證之權利,法律並無明示之規定22,亦即其並非法律明文. er. io. 委託的調查任務23(Ermittlungsauftrag)。不過至少在 1901 年時,德國知名的刑. al. 法學者李斯特(Liszt)即已承認辯護人得以自行探詢(eigene Erkundigung)的權. n. v i n Ch 。之後在實務上的發展,帝國法院在 年的判決當中首先承認被告蒐集證 e n g1925 h c i U. 24. 利. 據的權利,亦即被告如同檢察官澄清事實的權利與義務,檢察官既然可以詢問任 何人關於其所認知到的事物,所以被告亦有權蒐集辯護資料25。 而在辯護人詢問證人的實際個案中,曾有一辯護人於 1975 年 1 月 2 日與證 人進行商談,科隆高等法院於同年 2 月 5 日宣示辯護人不會因此而被排除於訴訟. 19.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26. 德國刑法第 132 條僭越公務罪: 「無權從事於官方人員之執行或為實行僅由官方人員得以 實施之行為者,處二年以下自由刑或罰金。」 21 Vgl. MAH-Neuhaus, § 15 Rn. 3. 22 MAH-Neuhaus, § 15 Rn. 1. 23 Vgl. Ernesti JR 1982, 221, 228. 24 v. Liszt DJZ 1901, 179= StV 2001, 137, 139. 25 RGSt 59, 172, 174. 20. 6.

(21) 程序之外26。但之後柏林高等法院於 1979 年 6 月 5 日的裁定,卻持不同的意見, 其認為雖然辯護人電洽證人雖然只是在確定被告的陳述是否屬實,但仍舊是一種 極其奇怪且陌生的方式(in höchster Weise befremdlich),因此決定將辯護人從訴 訟程序當中排除出去27。所幸聯邦最高法院撤銷了柏林高等法院的裁定,蓋其認 為倘若電話交談是極其陌生的方式而不得為之的話,那麼將嚴重違反辯護人的角 色地位28。此外在本判決中,聯邦最高法院也表明了辯護人雖然並無義務進行自 身的調查程序(eigenes Ermittlungen),但在個案當中得聯絡潛在性的證人 (möglicher Zeuge),對此辯護人並無任何違反其身分地位的行為可言,因此決 定將辯護人排除之聲請予以駁回29。. 政 治 大 組(Arbeitskreis Strafprozeßreform)於 1979 年提出了修法草案,其訴諸於真實發 立 現與法安定性,當中於第 10 條規定:「辯護人有權從事自行的蒐證 。」這段期 而肇始於 70 年代,德國法上逐漸出現成文化的呼聲30,刑事訴訟改革研究小. 31. ‧ 國. 學. 間學界亦呼籲辯護人自行蒐證的權限應透過法律來加以確定32,並於 1985 年的德 國律師公會刑法委員會(Strafrechtsausschuss des DAV(Deutscher Anwaltverein). ‧. 亦曾考慮將辯護人自行蒐證之權限予以明文化33。最後終於在律師職業法原則之. sit. y. Nat. 施行細則(RiLi=Richtlinien(Grundsätze des anwaltlichen Standesrechts))找到了. io. al. n. 26. er. 律師自行蒐證的軌跡,亦即第 6 條34規定了律師得以詢問與諮詢證人的相關事. i n U. v. OLG Köln NJW 1975, 459 f. KG 1 AR 567/ 79- 4 ARs 46/ 79, Beschluß vom 5. Juni 1970. zitiert bei Jungfer StV 1981, 100. 德國法上有所謂辯護人的排除機制,亦即當辯護人有參與犯罪行為、實行圖利罪、贓物罪或 妨礙刑罰罪、濫用與在押中被告之交流權、在國家保護案件有危害國家安全等等之情事,由 國家將辯護人排除於刑事訴訟程序之外,不得再為被告辯護,此種德國法上的體制請參照吳 俊毅,2009.01-5,頁 243 以下。 28 BGH 2 ARs 231/ 79, Beschluß vom 8. 8. 1979. 29 BGH 2 ARs 231/ 79, Beschluß vom 8. 8. 1979. 30 Vgl.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190. 31 Arbeitskreis Strafprozeßreform, Die Verteidigung, S. 95 f. zitiert bei Jungfer, StV 1981 , 100, 101. 32 Beulke, in: Schreiber(Hrsg.), Strafprozeß und Reform, 1979, S. 46. zitiert bei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27. 33 Strafrechtsauschuss DAV AnwBl 1986, 55, 56. zitiert bei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690. 34 舊律師職業法原則之施行細則第六條訊問與諮詢證人:「(1)律師為了合於義務之事實澄 清、諮詢與代理之必要,得在法庭外詢問其納為證人考量之人的認知。(2)關於該人之權利 與義務,其得告知與建議之。(3)關於詢問紀錄之製作與被詢問人書面聲明之簽章是合法的。 律師得主張此一紀錄,以指責在法院或官署(behördlich)程序的證人。其亦得提出紀錄於 法院或官署,但以例外情形者為限,例如當證人之陳述無法經由證據保全一途為之,亦無法 在 訴 訟 程 序 當 中 為 之 。 (4) 律 師 得 受 領 或 使 用 代 替 具 結 之 保 證 ( eidesstattliche 27. Ch. engchi. 7.

(22) 項,其屬律師蒐證行為的重要領域,然而此一規範內容已非現行法下的規定35, 因此對於辯護人自行蒐證成文化的期待,終究仍未實現36。 不過無論如何,德國實務界、律師界與學界對於辯護人自行蒐證的合法性, 今日已無太大的爭議37,蓋從刑事訴訟法當中即可推知辯護人的自行蒐證是被承 認的,甚至有些法條的內容是以辯護人自行蒐證為其前提要件,所以可間接推論 出立法者對此是不排斥的38。. 第一款. 告知證人與鑑定人之基本資料. 政 治 大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22 條第 1 項 規定法官與檢察官對其傳喚之證人與鑑定 立 人,有義務將其姓名與住居所等等相關之基本資料,適時地通知於被告知悉,其 39. ‧ 國. 學. 規範目的在使其能為審判程序做充分之準備,並賦予其及時查詢證人或鑑定人之 機會,以判斷證人可靠性的程度,此外亦能使被告決定是否應設法取得額外補充. ‧. 之證據,或者為相關證據取得之聲請40。是故,同法第 246 條第 2 項至第 4 項41即. er. io. sit. y. Nat. Versicherungen) ,但以在訴訟程序中釋明為法律所允許者為限。於受領時其應指明真實義務 與 交 出 代 替 具 結 之 不 實 保 證 之 結 果 。 (5) 在 任 一 情 形 下 , 都 應 避 免 不 法 影 響 之 現 象 (Anschein) 。」 35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9 und 190. 36 但近來有主張無須藉由法律來確定辯護人的自行蒐證,透過刑事訴訟法相關規定的解釋 即可推得,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191 f und 195. 37 OLG Frankfurt NStZ 1981, 144, 145;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These 56, S. 89; LR-Lüderssen, vor § 137 Rn. 139; KK-Laufhütte, vor § 137 Rn. 4; AK-Stern, vor § 137, Rn. 29; AnwK-Krekeler/ Werner, vor § 137 Rn. 10; Meyer-Goßner/ Cierniak, vor § 137 Rn. 2; Pfeiffer, vor § 137-149, Rn. 1; Beulke, Strafprozessrecht, § 9 Rn. 158; Roxin/ Schnüemann, Strafverfahrensrecht, § 19 Rn. 63; Kühne, Strafprozessrecht, Rn. 227; Welp ZStW 1978, 804, 813; Pfeiffer DRiZ 1984, 341, 346. 38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7 f. 39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22 條第 1 項:「法院對於傳喚之證人與鑑定人,應及時通知檢察官 與被告其姓名、居住地點或停留地點。如檢察官依照第 214 條第 3 項行使其權利者,其應及 時通知法院與被告,傳喚證人與鑑定人之姓名、居住地點或停留地點。第 200 條第 1 項第 3 句與第 4 句準用之。」 40 Vgl. KK-Gmel, § 222 Rn. 1; Meyer-Goßner/ Cierniak, § 246 Rn. 2. 41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46 條第 2 項: 「但對於聲請人之他造,遲於通知應訊問證人或鑑定人 之姓名,或遲於通知待證事實者,致他造缺少調查之必要時間,則至證據調查終結前其得聲 請審判程序之延期,以便查詢。」第 3 項: 「依審判長或法院之命令而傳喚之證人或鑑定人, 檢察官與被告亦有前項之權利。」第 4 項:「法院得自由裁量其聲請。」. n. al. Ch. engchi. 8. i n U. v.

(23) 規定違反通知義務的法律效果42,也就是說當遲於通知而致使他造無法及時查詢 時,他造得聲請法院中止審判程序而延期審理,以便為進一步之調查,被告之一 方因而有同樣的機會去查詢該證人或鑑定人,因此第 222 條與第 246 項之規定得 作為被告與辯護人自行蒐證的法源依據43。. 第二款. 再審證據與指定辯護. 刑事追訴機關的行為在宣告有罪判決之際即宣告結束,此時採取積極措施之 權利轉移到再審判決之聲請人身上44,而結合文獻上的相關看法,其認為按照德. 政 治 大 或證據之調查時,且該事實或證據足以支持第 359 條第 5 款 立. 國刑事訴訟法第 364b條第 1 項第 1 句第 1 款45的規定,當有足夠之依據得為事實 46. 再審程序之聲請,. ‧ 國. 學. 因此改善對於被告之不利判決,此時受判決人若未選任辯護人,則再審法院得依 其聲請而為其指定辯護人,而此一指定辯護人即被賦予調查的任務,以準備第. ‧. 359 條第 5 款新事實或新證據的再審聲請47。據此,綜合觀察第 364b條第 1 項第 1 句第 1 款與第 359 條第 5 款之規定,即可得知其以辯護人自行蒐證的合法性為. y. Nat. sit. 出發點,受判決人不但接受辯護人調查上的援助,甚至此時辯護人有可能是唯一. al. n. 為再審的聲請,進而有改變原本判決結果的可能。 42. Ch. engchi. er. io. 能夠進行調查的主體48,受判決人期盼辯護人能為其蒐證到新事實或新證據而能. i n U. v. KK-Fischer, § 246 Rn. 4. Vgl. BGHSt 23, 244, 245 f; 46, 1, 4;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Anm. 1 zu These 56, S. 89;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7; MAH-Neuhaus, § 15 Rn. 9; Jungfer StV 1981, 100, 101; ders. AnwBl 1989, 469, 470. 44 Peters, Strafprozeß, S. 234. 45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364b第 1 項第 1 句第 1 款: 「下列情形,如受判決人未選任辯護人,有 為再審決定管轄權之法院,得依其聲請而為其指定辯護人,以準備再審之程序:一、具有足 夠之事實依據得為事實上或證據上之調查,且該事實或證據足以構成再審程序聲請之合法 性。」 46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359 條第 5 款: 「下列情形,因確定判決終結訴訟程序之再審,如對受 判決人有利者,係屬合法:……五、新事實或新證據之提出,其僅就單一或連結先前業已提 出之證據,足認被告無罪或適用減輕之刑法而有較輕之處罰或其他根本上不同之保安處分之 裁判者。」 47 Vgl.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Anm. 1 zu These 56, S. 89; HK-Temming, § 364b Rn. 1 f.; Meyer-Goßner/ Cierniak, § 364b Rn. 5;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7. 48 Vgl. BGHSt 46, 1, 4; OLG NJW 1975, 459, 460; Jungfer StV 1981, 100, 101; ders. AnwBl 1989, 469, 470; MAH-Neuhaus, § 15 Rn. 10;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7; KK-Laufhütte, vor § 137 Rn. 4. 43. 9.

(24) 第三款. 自訴程序. 刑事訴追之程序若由檢察官提起公訴者,則為公訴程序,反之若被告遭自訴 人提起自訴,即屬於自訴程序。若在自訴程序當中則被告的辯護人有必要為其從 事自行的蒐證,蓋自訴程序中的真實發現受到嚴格限縮的緣故。詳言之,依照德 國刑事訴訟法第 384 條第 3 項49,法院於決定證據調查的範圍時,無庸顧及第 244 條第 2 項50澄清義務之規定,也就是說法院在此僅須審查訴訟參與人的證據聲 請,檢視其是否有必要為進一步事實狀態的釐清,法院調查證據的程度並非如同 第 244 條第 2 項之規定涵蓋所有一切證據,第 244 條第 3 項51與第 4 項52證據調. 政 治 大. 查聲請之拒絕事由不適用於法院的調查53。故自訴程序依照第 386 條第 2 項54之. 立. 規定,被告固然有直接傳喚證人與鑑定人的權利,但是由於上述證據調查範圍的. ‧ 國. 學. 限制,法院對此仍無訊問證人與鑑定人的義務55。. ‧. 此外,自訴人按照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385 條第 1 項56之規定,雖然位居於類 似檢察官的地位,但卻不負有檢察官的客觀性義務而須調查被告的有利情狀57。. sit. y. Nat. 49. n. al. er. io.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384 條第 1 項: 「為提起公訴程序而設之規定,其他程序依此為之。但 不得命令保安處分。」第 3 項:「法院決定證據調查之範圍,無須顧及第 244 條第 2 項。」 50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44 條第 2 項: 「法院為查明真相,就所有之犯罪事實與證據方法,若 對裁判重要者,應依職權為證據之調查。」 51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44 條第 3 項:「如證據取得(die Erhebung des Beweises)不合法者, 證 據 聲 請 應 予 以 駁 回 。 此 外 , 僅 在 證 據 取 得 ( Beweiserhebung ) 因 眾 所 周 知 ( wegen Offenkundigkeit)而顯得不必要、或待證事實對於裁判並不重要或業已證明、或證據方法完 全不適當或無法取得、或提出之聲請是基於訴訟拖延之目的、或對於被告有利之重要主張 (erhebliche Behauptung)應予以證明卻可假定(behandeln als)其主張之事實為真者,始得 駁回s證據聲請。」 52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44 條第 4 項: 「除有特別規定外,法院本身已具備必要的專門知識者, 訊問鑑定人之證據聲請,亦得駁回之。主張相反之事實已被先前之鑑定證明者,對於進一步 鑑定人之聽取亦得拒絕之;但對先前的鑑定人之專業知識有所懷疑者、該鑑定是出自不當的 事實條件者、鑑定有矛盾之情形者或新鑑定人所使用的科學研究方法顯得比之前鑑定人的科 學研究方法來得優越者,不在此限。」 53 Alsberg/ Nüse / Meyer, Beweisantrag, S. 834. 54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386 條: 「(1)法院之審判長決定應傳喚何人為證人或鑑定人至審判程序 內。(2)自訴人與被告有直接傳喚之權利。」 55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176 f. 56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385 條第 1 項:「在提起之公訴程序應請教(zuziehen)與聽取檢察官 之意見者,於提起自訴之訴訟程序中請教與聽取自訴人之意見。於彼處應通知檢察官之所有 裁判,於此處通知自訴人。」 57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177.. Ch. engchi. 10. i n U. v.

(25) 又自訴程序未經偵查階段,致使案件進入法院之後,真實發現即有被侵害的可 能,此時迫使被告必須引入事實上的證據,例如被告必須委託私人徵信去蒐集相 關的有利證據,而德國實務上認為此一費用的支付對於適當辯護是屬必要58。 總而言之,在公訴程序上本來是由偵查階段的檢察官負責釐清整個事實的真 相,其中當然包含有利被告證據的蒐集,然而轉換到自訴程序上,則必須透過被 告與辯護人自行蒐證的行為來彌補這方面的不足,以確保有利於己的證據能提出 於法庭之內,作為法院裁判之事實依據。據此,在自訴程序上,辯護人確實有自 行蒐證的必要性存在59。. 學. ‧ 國. 第四款. 政 治 大 其他法律規定 立. 而除了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外,其他的法律規範亦可作為辯護人自行蒐證的依 據。首先是指定辯護人為準備再審程序調查證據與事實因而支出的費用,對此應. ‧. 予 以 償 還 才 是 , 其 償 還 的 規 定 乃 聯 邦 律 師 費 用 規 則. y. Nat. (BRAGO=Bundesrechtsanwaltsgebührenordnung)第 97 條第 2 項第 2 句60,以及. io. sit. 律師償還款項法(RVG=Rechtsanwaltsvergüt-ungsgesetz)第 46 條第 2 項61與第 3. n. al. er. 項62。是故,從上開聯邦律師費用規則的規定,即可表明辯護人有權進行自行的 蒐證63。. Ch. engchi. 58. i n U. v. LG Hildesheim NJW 1965, 1446 f.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177. 60 德國聯邦律師費用規則第 97 條第 2 項第 2 句:「其依照刑事訴訟法第 364b條第 1 項第 1 句而指定者,或法院依照刑事訴訟法第 364b條第 1 項第 2 句而確認者,對於律師因準備再 審程序而為之調查墊款,依第 1 句與第 2 句之規定償還。」 61 德國律師償還款項法第 46 條墊款與費用第 2 項:「訴訟過程(Rechtszug)之法院依律師 之聲請,於開始旅行前確認旅行為必要者,此一確認受確認程序(第 55 條)之拘束。在行 政官署面前之罰鍰程序,則由法院取代行政官署。第 1 項以及第 1 句與第 2 句準用費用(民 法第 670 條);補償請教口譯員或翻譯員費用之上限,以依照司法償還款項法與司法補償費 用法(Justizvergütungs- und Justizentschädigungsgesetz)所支付之金額為限。」 62 德國律師償還款項法第 46 條墊款與費用第 3 項:「適用刑事訴訟法規定之再審程序,為 此準備之調查而生之墊款償還,僅以律師受刑事訴訟法第 364b條第 1 項第 1 句指定,或法 院已依刑事訴訟法第 364b條第 1 項第 2 句作成決定者為限。於法院之罰鍰程序中,亦適用 之(秩序罰法(das Gesetz über Ordnungswidrigkeiten)第 85 條第 1 項)。」 63 Vgl.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Anm. 1 zu These 56, S. 89; Jungfer StV 1981, 100, 102; Wächtler StraFo 2007, 141, 146. 59. 11.

(26) 再者,歐洲人權公約第 6 條第 3 項第d款64亦規定被告有使證人出庭而接受訊 問的權利,聯邦律師公會主張此一權利與事前接觸證人之情形有密切的關聯,故 本條亦宣示了辯護人自行蒐證的合法性65。. 第二項 刑事訴訟法之指導原則 德國文獻上有指出辯護人的自行蒐證乃基於憲法與刑事訴訟法之委託而來 66. ,分別為武器平等原則與公平審判原則67。. 立. 武器平等原則. 學. ‧ 國. 第一款. 政 治 大. 所謂武器平等原則,乃公平審判程序之具體描繪,此為德國聯邦憲法法院與. ‧. 聯邦最高法院的一致見解 68 。而從武器平等原則導出辯護人得以自行蒐證的結 論,最強而有力的論證莫過於偵查程序意義的轉變,以下將分為訴訟案件提前至. Nat. sit. y. 偵查程序終結、偵查證據對於審判程序之重要性,以及偵查階段對於法治程序之. n. al. er. io. 影響三方面來加以說明。. i n U. v. 首先,訴訟案件至偵查程序即宣告結束,乃是受德國法上之不起訴、暫時不. Ch. engchi. 為公訴之提起(vorläufig von der Erhebung der öffentlichen Klage absehen)或暫時 停止訴訟. 69. ( vorläufig das Verfahren einstellen )、 處 刑 命 令 程 序. 70. (Strafbefehlsverfahren) 、協商程序與中間程序71(Zwischensverfahren)實際運作. 64. 歐洲人權公約第 6 條第 3 項第d款:「任何人受到刑事犯罪之控訴,均有下列最低限度之 權利:……d、訊問(examine)不利於己之證人,並且在與不利於己之證人之相同條件下, 使有利於己之證人出庭受訊。」 65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Anm. 1 zu These 56, S. 89. 66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8. 67 另外亦有認為辯護人之自行蒐證屬於一般行為自由(allgemeine Handlungsfreiheit)的範疇, vgl.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Anm. 2 zu These 56, S. 90. 68 BVerfGE 38, 105, 111; BGH NStZ 1984, 419, 421. 69 兩者類似於我國之緩起訴。 70 相當於我國之簡易判決處刑。 71 相當於我國的起訴審查制。 12.

(27) 的影響。詳言之,檢察官有擴大適用不起訴與暫時不為公訴之提起的趨勢72,至 少在 1987 年這一段期間,大約有 250,000 個被告適用第 153a條73之規定74,故此 種法定原則的例外情形,即宣示了偵查程序的獨立地位75。而關於處刑命令程序 與協商程序,前者的適用範圍已隨著德國刑事訴訟法生效而持續擴大76,法院在 一般的情況下會依照檢察官之聲請而宣告處刑命令77,在 1987 年處刑命令的聲請 中,已占了全德國區法院所受理案件的 46%78,而根據 2000 年慕尼黑第一檢察 署的統計數字,聲請處刑命令的被告人數高達 14,894 人79。而後者的協商程序則 是被告與檢察官經常在偵查程序中就已協商完畢80,在審判程序上少有介入的機 會與空間。至於中間程序,則是因為法院多次將審查範圍限制在事物管轄與土地 管轄上,實際上似乎有未預先審理偵查結果而逕行開啟審判程序的情形81,而德. 政 治 大. 國在 50、60 年代的實證數據指出,99%的案件均允許進入主審程序當中,因此. 立. 中間程序並未充分發揮過濾的功能82。. ‧ 國. 學. 而偵查證據對於審判程序之重要性,主要是基於偵查中物證與鑑定的廣泛使 用,因為物證的取得與分析常常是經由偵查機關之手,例如針對物證而分析DNA. ‧. 的結果即屬之,而就證據的重要性而言,物證的地位遠遠超過於人證83,物證的. sit. n. al. er. io. 72. y. Nat. 證據價值勢必影響往後審判程序的判決結果。而在鑑定上,因偵查程序的檢察官. i n U. v. Vgl.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2.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153a條第 1 項第 1 句與第 2 句: 「如有開啟審判程序管轄權之法院與被 告之間的同意,且足以消除(beseitigen)對於刑事追訴之公共利益以及不違反罪責之嚴重 性者,檢察官在輕罪上得暫時不提起公訴,並同時給予被告負擔與指令。下列情形,應特別 作為負擔或指示之考量:一、為賠償犯罪而生之損害而應履行一定之給付。二、有利於公共 機構或國庫而為金額上之支付。三、履行其他公共利益。四、履行一定程度(Höhe)之撫 養義務。五、真摯努力達成與被害人之和解(行為人與被害人之和解),且同時修復全部或 重要部分之犯罪行為或對此一修復須盡其努力。六、參加依照道路交通法 (Straßenverkehrsgesetz)第 2b條第 2 項第 2 句或第 4 條第 8 項第 4 句之勞動培訓班 (Aufbauseminar)。」 74 Rieß, Koch-Festgabe, S. 216. zitiert bei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2. 75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These 77, S. 126. 76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2. 77 Blankenburg- Sessar-Steffen, Staatsanwaltschaft, S. 246. zitiert bei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2. 78 參照何賴傑,1999.07,頁 90。 79 參照林鈺雄,2002.09-1,頁 72,註 7。 80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3. 81 Nelle, StV 1986, 74. 82 參照林鈺雄,2002.09-1,頁 80。 83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3. 73. Ch. engchi. 13.

(28) 與警察有權指定鑑定人,檢察官依照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161a 條第 1 項84對於偵 查中之鑑定人,準用第一編第七章當中第 73 條85之規定,而因此享有選任鑑定 人之權限;警察機關則是按照第 163 條第 1 項86之規定,原則上得採取任何方式 而進行調查,故準用到第 73 條的結果,亦能在偵查階段選任鑑定人以協助調查 87. 。雖然此一階段之選任鑑定並不會延續到往後的審判程序,法院仍得重新指定. 鑑定人,但法院仍可以指定偵查階段的鑑定人作為審判程序中的鑑定人,命其製 作相關的鑑定報告88,此外基於時間與成本的因素,法官往往會直接使用偵查選 任的鑑定人89,是故偵查程序鑑定人的選任,實質上對於法院的審理已產生影響。 而 即 使 刑 事 訴 訟 程 序 與 罰 鍰 程 序 準 則 ( RiStBV=Richtlinien für das. 政 治 大 人之前,應該聽取辯護人的意見,但在一般的情形下檢察官聽取辯護人的意見後 立 可不予理會,倘若此時辯護人聲請特定的鑑定人作為鑑定人的人選,對於檢察官 Strafverfahren und das Bußgeldverfahren)第 70 點第 1 項90規定檢察官在選任鑑定. ‧ 國. 學. 來說並不會產生拘束力91,而實務上認為一旦檢察官決定了鑑定人的人選,則不 得再提出異議92,是故辯護人對鑑定人的選任以及之後製作的鑑定結果,其發揮. ‧. 的影響力相當有限。. y. Nat. sit. 最後,則是偵查階段對於法治程序之影響,主要表現在德國法上以朗讀訊問. n. al. er. io. 筆錄取代審判程序的訊問以及警察的調查範圍有擴大之趨勢。就前者而言,特別 84. Ch. engchi. i n U. v.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161a條第 1 項: 「證人與鑑定人受檢察官之傳喚者有到庭之義務,並有 據實陳述或為其鑑定報告之義務。除別有規定者外,準用第一編第六章與第七章關於證人與 鑑定人之規定。而宣誓之訊問(eidliche Vernehmung)由法官為之。」 85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73 條第 1 項:「就教於鑑定人之選任與人數之決定,由法官為之。其 應與鑑定人約定在哪一段期間內得做出鑑定報告。」 86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163 條第 1 項: 「警察機關與官員應調查犯罪事實,以及採取不許有任 何遲延之一切佈屬(Anordnung),以防事實受到掩蓋。基於此一目的,其有權請求所有官署 答覆,而在遲延之危險下得命其答覆,並且在其他法律規定並無特別規定其權限外,得實行 任一方式之調查。」 87 Vgl. KK-Griesbaum, § 161 a Rn. 10. 88 KK-Griesbaum, § 161 a Rn. 10. 89 Schreiber, Wassermann-Festschrift, S. 1013. zitiert bei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3. 90 德國刑事訴訟程序與罰鍰程序準則第 70 點鑑定人之選任與告知第 1 項:「偵查程序中檢 察官應給予辯護人表態鑑定人選任之機會,但調查標的是經常反覆、事實上同類的鑑定(例 如血液酒精之鑑定),或者有危害調查目的(參照刑事訴訟法第 147 條第 2 項)或遲延訴訟 程序之虞者,不在此限。」 91 MAH-Neuhaus, § 15 Rn. 82. 92 OLG Schleswig StV 2000, 543. 14.

(29) 規定在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51 條第 1 項93之規定,為了避免證據滅失,並使訴訟 程序能暢通無阻,在一定之情況下得以朗讀訊問筆錄而取代直接的訊問,此為第 250 條94直接審理原則的朗讀禁止與證據使用禁止的例外規定95。本項適用於所有 訊問之筆錄,包括法官與非法官之訊問筆錄96,如此一來依照第 251 條第 1 項之 規定,得直接朗讀檢察官或警察之偵查筆錄,以作為證據之用。此際,偵查前階 段的程序結果原本僅有暫時性的效力,此時卻會對審判程序產生重大的影響,而 演變成終局性的最終結果97。而後者則是警察的調查範圍有逐漸擴張的趨勢,因 警察的任務一方面是在維護公共秩序而防止危害的發生,另一方面亦須打擊犯罪 而達成刑事追訴的目的,而當偵查程序中有計畫的調查措施,均掌握在警察手上 的時候,甚至在科學技術的持續發展下,不斷提高偵查手段的隱密性時,在警察. 政 治 大. 的調查行為將有混淆危險預防與刑事追訴的界限的可能,接踵而來的是偵查程序. 立. 的透明度與司法形塑性(Justizförmigkeit)均無法受到控管98,因此當偵查程序. ‧ 國. 學. 均依賴於警察的調查行為時,整個法治程序將一併受到影響。 綜上所述,多數的訴訟案件未經審判程序而直接在前程序階段宣告終結,又. ‧. 偵查程序證據調查的結果具有關鍵性的地位,但不必然受到法治程序的保障,其. sit. y. Nat. 正確性與合法性如何,不禁令人感到憂心。如今偵查程序已躍為刑事訴訟程序的. io. er. 核心部分,審判程序著實發揮不了太大的作用99,是故應當訴諸武器平等原則, 以使辯護人能夠檢驗偵查結果100,畢竟武器平等原則有促進真實發現的功能存在. al. n. 101. Ch. i n U. v. ,甚至當警察與檢察官的調查有瑕疵、不完整或僅是片面性的實行,則辯護人. engchi. 更須進一步取得證據,以避免偵查機關的預斷與偵查程序中的片面性印象102,對 93.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51 條第 1 項: 「下列情形,對於證人、鑑定人或共同被告之訊問,得 以朗讀訊問筆錄或附有其書面聲明之證明文書取代之。一、被告有辯護人,且經檢察官、辯 護人與被告之同意。二、證人、鑑定人或共同被告已死亡或基於其他理由無法在短期內為法 院所訊問。三、筆錄或證明文書僅涉及財產損害之清單(Vorliegen)或數額。」 94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250 條: 「如犯罪事實之證據是以人之感官作為依據者,則其應在審判 程序中接受訊問。訊問不得以朗讀先前之訊問筆錄或書面之聲明而取代之。」 95 Vgl. KK-Diemer, § 250 Rn. 1 und § 251 Rn. 1; Meyer-Goßner/ Cierniak, § 251 Rn. 1. 96 Meyer-Goßner/ Cierniak, § 251 Rn. 3 und 6. 97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4. 98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4 f. 並請參照Schünemann, Bernd著、葛祥林、劉家 豪譯,2009.09,頁 4-6。 99 Vgl. Fezer, Schröder-Gedächtnisschrift, S. 413; Rückel, Peters-Festgabe, S. 267 f. 100 Vgl.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59. 101 Schünemann, Bernd著、葛祥林、劉家豪譯,2009.09,頁 2。 102 Vgl. Peters, Strafprozeß, S. 233; Rückel, Peters-Festgabe, S. 269. 15.

(30) 於偵查意義的轉變下不正確的偵查結果,辯護人若能自行蒐證而提出反證,即能 防止國家調查上所產生的違誤103。 不過必須注意的是,武器平等原則的意義與內涵,是指辯護人擔負司法機關 的角色,與檢察官及法院三者之間,共同構成法治國原則下刑事訴訟程序不可或 缺的部分,特別相較於檢察官而言,武器平等原則是指辯護人與檢察官位居平等 之地位,但與其享有之權限並無任何關聯,亦即辯護人並不具備檢察官之相同權 利. 104. 。是故,在調查犯罪事實上強制處分的權限與蒐證機關. (Ermittlungsapparat),均不會配置給辯護人之蒐證行為105,強制處分僅賦予國 家機關行使,私人的調查除非是現行犯的逮捕,否則原則上並不具備強制處分的. 政 治 大. 權限106,另外檢察官有警察機關可供使用,辯護人並無類似的機關組織。. 學. 第二款. ‧ 國. 立. 公平審判原則. ‧. 所謂公平審判原則,依照德國聯邦憲法法院的見解,其是源自於基本法第 2. sit. y. Nat. 條第 1 項107的人格自由發展108,亦根植於法治國原則之內,旨在確保被告在法治. io. er. 國原則下並非是程序客體的地位,因此被告不但享有訴訟法上積極主動的權利, 亦有機會去影響訴訟程序的結果,同時檢察官與被告之間的武器平等原則亦為公. n. al. 平審判原則要求的課題109。. Ch. engchi. i n U. v. 德國聯邦憲法法院進一步認為,在基本法第 1 條第 1 項110法治國原則人性尊 嚴的概念下,任何人均得積極主動參與屬於自身的法律保護111。而將此一命題連. 103. Vgl. MAH-Neuhaus, § 15 Rn. 6. Vgl.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53 und 57; MAH-Neuhaus, § 15 Rn. 8. 105 Vgl.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59; MAH-Neuhaus, § 15 Rn. 8; Roxin/ Schnüemann, Strafverfahrensrecht, § 19 Rn. 63; Rieß, Schäfer-Festschrift, S. 203. 106 Vgl.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45. 107 德國基本法第 2 條第 1 項: 「任何人均有其人格自由發展之權利,但以不得侵害他人之權 利與不得違反合憲秩序或道德法則為限。」 108 BVerfGE NJW 1983, 1599. 109 Vgl. BVerfGE 26, 66, 71; 46, 202, 210; 63, 45, 61. 110 德國基本法第 1 條第 1 項: 「人性尊嚴不得侵犯。所有國家權力均負有對其尊重與保障之 義務。」 111 BVerfGE 38, 105, 114. 104. 16.

(31) 結到公平審判原則與武器平等原則,甚至是被告的程序主體時,則三者均賦予人 民與辯護人有主動積極參與程序的機會112,所以德國法上有論者因而推論出辯護 人自行蒐證的合法性113,因為被告並無充足的法律知識,而且對於自身責任的減 免難以採取主動積極的措施114,是故被告得委託辯護人為自行蒐證而為主動積極 的介入115。更有甚者,有律師進一步指出倘若辯護人無自行蒐證的權限,則適當 的辯護(sachgerechte Verteidigung)難以獲得實現116。. 第三項 刑事辯護人之角色地位. 政 治 大 助者兼司法機關的角色,故辯護人在維護被告的利益而達成輔助功能的任務時, 立 在結論上,德國法上肯定辯護人並非單純是被告委託之人,而是扮演被告輔. ‧ 國. 學. 應依照法律上的規定行事,辯護人的行為不僅是在從事被告所委託的私法契約而 關係到辯護人自身與被告而已,同時在訴訟程序當中亦須發揮訴訟參與人的權利. ‧. 與義務的功能,並肩負公共利益上的任務才是117。據此,德國法即基於辯護人的 輔助功能兼司法機關的雙重地位,藉此論證出辯護人得以自行蒐證的合法性118。. n. al 輔助功能. er. io. sit. y. Nat 第一款. Ch. engchi. i n U. v. 首先,辯護人輔助功能(Beistandfuktion)的意義內涵,是依照德國刑事訴 訟法第 137 條第 1 項119的條文而來,亦即被告在任一程序階段(in jeder Lage des Verfahrens)下均得接受辯護人的輔助120,而進一步參照律師界對辯護人輔助功. 112. Vgl. MAH-Neuhaus, § 15 Rn. 8; Hassemer/ Matussek, Das Opfer als Verfolger, S. 13 Vgl. Strafrechtsausschuss BRAK, Reform Verteidigung, Anm. 2 zu These 56, S. 90; Jungfer StV 1981, 100, 101; Krekeler NStZ 1989, 146, 150. 114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49. 115 Vgl.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60. 116 Vgl. MAH-Neuhaus, § 15 Rn. 11. 117 BVerfGE 39, 156, 164 f. ähnlich: Beulke, Strafprozessrecht, § 9 Rn. 148 und 150. 118 Rückel, Peters-Festgabe, S. 265; Baumann, Ermittlungen Verteidigers, S. 38. 119 德國刑事訴訟法第 137 條第 1 項: 「被告於任一程序階段得受辯護人之輔助。受選任辯護 人之數額不得超過三人。」 120 Beulke, Strafprozessrecht, § 9 Rn. 147. 113. 17.

數據

Updating...

參考文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