寇恩的自我所有權(Self-ownership)概念

在文檔中 馬克思對僱傭勞動的批判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40-44)

第四章 對僱傭勞動的不同理解

第一節 寇恩的自我所有權(Self-ownership)概念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6

第四章 對僱傭勞動的不同理解

馬克思認為僱傭勞動的形成是一方作為貨幣佔有者佔有貨幣、另一方作為勞 動力佔有者佔有勞動力,兩方互相達成意願的一致,將自己佔有的商品作交換,

勞動者具有支配自身勞動力的完全自由。而僱傭勞動的運作產生兩個結果,一是 產生剩餘價值,由資本家佔有,這是資本家對勞動者的剝削;二是產生資本家階 級和勞動者階級的階級對立。然而馬克思這番對僱傭勞動的論述,也引起其他思 想家的一些質疑,譬如寇恩認為勞動者對自身勞動力擁有完全的自由是一種自我 所有權(Self-ownership),而馬克思稱資本家「偷竊」勞動者生產的剩餘價值,這 也是一種自我所有權的概念;而羅莫爾認為剝削或剩餘價值的產生未必出自僱傭 勞動,而僱傭勞動也未必產生剝削;羅爾斯的社會合作和互惠則是提供另一個理 解僱傭勞動的觀點:資本家和勞動者並非階級對立的關係,而是合作互惠的關係;

社會的不平等更多是來自個人稟賦的不同,而不是社會結構─資本與僱傭勞動的 對立─的結果。以下將分節論述三位思想家的詳細論點,並且指出他們對僱傭勞 動的理解與馬克思的理解不盡相同,其原因在於他們以個人為出發點去設想社會 的組成和運動。

第一節 寇恩的自我所有權(Self-ownership)概念

在僱傭勞動關係中,勞動者必須自我分裂成勞動力佔有者和勞動力商品,才 能將它出賣,此時勞動者可以說是自身勞動力合法且唯一的所有者,這便是僱傭 勞動關係中自我所有權(Self-ownership)的概念。在馬克思的著作中,並沒有「自

我所有權」一辭,將自我所有權與馬克思連結起來的,是寇恩(G.A.Cohen)的論點。

寇恩在《自我所有、自由和平等》一書中將批判的矛頭指向自由意志主義者 享其他有勞動者的勞動產物呢?(Cohen, 2008:174-175);第二、如果一個弱智的 資本家僱用了有一定生產能力的勞動者,從勞動者的剩餘勞動獲取謀生所需,這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8

(Cohen, 2008:169-172)。寇恩認為自我所有權會導致社會不平等,馬克思主義應 該拋棄它,但是馬克思關於剝削的概念又是建立在自我所有權之上,這是馬克思 主義的內在矛盾。

筆者對於寇恩所說:馬克思對僱傭勞動的批判以自我所有權為其批判基礎,

有一些不同的看法。首先,筆者贊同僱傭勞動的成立依賴勞動者對自身勞動力有 支配的自由,此可稱僱傭勞動關係是建立在勞動者對自身勞動力有自我所有權之 上,在這點上寇恩和馬克思的看法應是相同的。然而僱傭勞動的成立和運作是一 回事,對它加以批判又是另一回事,兩者不一定需要共享相同的概念及理論,馬 克思對僱傭勞動的批判不一定要建立在承認自我所有權之上。寇恩稱馬克思的剝 削概念建立在自我所有權之上,這是筆者不太贊同的部分。

在資本主義社會中,勞動者生產的勞動成果部分的被不勞動的資本家佔有,

馬克思說這是一種剝削。而筆者認為剝削概念的重點在於剩餘勞動被不勞動的資 本家佔有,而不是勞動者生產的勞動產物必須要全歸他所有、或是個別的勞動者 有權利保有其勞動成果。筆者所持的理由是如果馬克思真的主張自我所有權,那 麼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社會的缺陷所提出的解決方案應該是將生產資料平等的分 配給各個勞動者,讓個人依照其勞動能力去生產,但馬克思並沒有這樣主張,他 的解決方案並不是將生產資料還給勞動者們私有9,而是主張建立一個共產社會,

在馬克思的共產社會中,勞動成果是屬於全體勞動者共有的。寇恩將勞動者有其 勞動產物解讀成有自我所有權的「個別」勞動者有其勞動產物,而不是社會中的 勞動者共同擁有勞動產物,這與馬克思的看法並不相同。

9 雖然馬克思曾談到在社會的過渡階段要由無產階級專政,不過畢竟只是「過渡」的手段而不是 終極目標。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39

而即便是社會中的勞動者共有,馬克思也不贊成被資本家剝削的勞動產物只 歸還給有勞動的人,而不分配給無勞動者─不論是失業工人或殘疾者或從事家務 勞動者等等。相反地,馬克思在《哥達綱領批判》中說共產社會生產的總產品要 先滿足社會各種的需要,其中一項就是為喪失勞動能力者所設的基金(Marx,1963:

20),之後才分配給個別勞動者。且在其他著作中,馬克思亦曾談及人類社會的 整體性:

社會從私有財產等等的解放、從奴役制的解放,是以勞動者解放這種政治的 形式表達出來的,但這並不是說只要他們解放就夠了,而是因為:他們的解 放包含了全人類的解放。(Marx, 1990:58)

馬克思的最終目標是人類的解放,由勞動者的解放擴及人類的解放。由於勞動者 是資本主義社會中最可見的弱勢群體,同時也是在社會上最具有爆發能量的一群 人(出於革命運動的考量),他們長期受到資本家階級的剝削和壓迫,最有可能團 結起來改變社會,達成人類解放的目標。因此不存在寇恩擔心的問題:勞動者有 正當的權利拒絕給無勞動者援助,馬克思認為勞動者和無勞動者都存在在一個社 會之中,彼此不相分離。總結來看,馬克思並不如寇恩所講的支持自我所有權,

而剝削概念的不正當之處在於資本家佔有勞動者的剩餘勞動,此並非主張勞動者 對他們生產的勞動產品有所有權。

其次,對於寇恩的第二個質疑,筆者的回應是寇恩過於重視個人的特質,而 忽視社會中的階級關係,他把僱傭勞動關係看作個人之間的關係,認為僱傭勞動 可以幫助弱智、無勞動能力的資本家保存其生活,即使侵犯勞動者的自我所有權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0

也沒關係。但馬克思不把僱傭勞動關係視為個人之間的關係,而是社會中不同階 級的關係,一個弱智的資本家可能在個人才賦上遠不及勞動者,可是只要他有資 本,僱用了勞動者,他就屬於資本家階級的一份子,跟他個人的能力或天賦無關。

寇恩提出的例子只說明他對僱傭勞動的理解停留在個人的層次,而不是社會宏觀 的層次。

總結而論,寇恩對自我所有權的批判並不能適用在馬克思身上,馬克思對僱 傭勞動的批判不建立在自我所有權的基礎之上,而是更進一步,從社會共有來批 判僱傭勞動;且寇恩對僱傭勞動的理解受限於資本主義社會中個人主義的理解,

無法看到僱傭勞動呈現出的是階級問題而非個人的自我所有權問題,這跟馬克思 對於僱傭勞動的批判並不相同。

在文檔中 馬克思對僱傭勞動的批判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4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