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我的研究緣起

第一節 故事的開始

第一章 我的研究緣起

本章分別就故事的開始、我的研究目的與問題加以陳述,以說明選擇 此一主題探究之原因,以及本研究欲探討的問題,最後則界定與研究相關 的重要名詞。

第一節 故事的開始

父親在我大二時發生了一場嚴重的車禍,花了兩年的時間復健才逐漸 康復,這段時間都是由母親在擔任照顧者的角色,因為父親中途致障的關 係整個家庭都失去了方向,母親一開始完全不知所措只能一直哭,父親還 透露自己在車禍之後有過不想活下去的念頭,在母親照顧父親的過程中也 深感母親的辛苦,陪父親復健和生活照顧都必須自己來,而且一天二十四 小時沒日沒夜的照顧,還有家中因為父親的中途致障所經歷的苦難,母親 只能到處求資源協助與政府補助,我跟姊姊也只能盡量申請學校的獎助學 金。這種經歷應該是令人難過且痛苦的,但是母親反而想要去擔任照顧服 務員(雖然母親最後並沒有真的從事這份工作 ),我的感受是什麼樣的原 因讓母親有這種想法,據母親分享也有許多人從擔任照顧者到從事照顧服 務員的工作,甚至其中也不乏有男性,因此我想要了解什麼因素讓照顧者 的角色可以成為自己的工作,並且這些照顧者具有什麼樣的因應與新成 長,我們也能夠從了解的過程中去發覺照顧者需要的幫助,以及我們能夠 給予照顧者的幫助。

根據衛生福利部統計處,2014 年全國身心障礙者共有 1,141,677 人,其 中先天致障者有 140,521 人,佔總身心障礙人口中的 12.31%;而因為後天 疾病、意外、交通事故、職業傷害、戰爭及其他等者,共有 1,001,156 人,

佔身心障礙人口中的 87.69%。探討歷年來身心障礙者「障礙成因」比例變 化發現,國內先天障礙者比例由 88 年度的 16.19%逐降為 103 年度的 12.31

%;後天障礙者比例由 88 年度的 83.81%逐升為 103 年度的 87.69%(衛生 福利部,2015)。隨著社會轉型與醫藥水準提升,國內先天性身心障礙者 比例逐漸降低,然而,後天障礙者不但為身心障礙人口中的多數,並且有 逐年增加的趨勢(賴瓊雯,2011)。根據伊甸基金會(2013)指出,障礙 發生年齡多集中於 18 到 64 歲之間,即所謂的就業年齡,甚至,許多中途

2

致障者本身即為家庭的主要經濟來源,後天身障造成的影響不只是個人陷 入困境,整個家庭都要共同面對意外所帶來的衝擊。而為了區別由老化所 造成的後天障礙,因此排除 65 歲以上老人障礙者,再進一步探討障礙年齡 別,從 103 年度統計數據來看,0-64 歲身心障礙人口共有 705,729 人,再減 去先天障礙人口數,因此 0-64 歲後天障礙人口共有 565,208 人,佔總身心 障礙人口中的 49.51%(衛生福利部,2015)。

生活中的意外是沒有辦法被預測的,家中只要有人出問題就會影響整 個家庭的運作,而意外導致中途致障更使家庭陷入了渾沌之中。廖美玲

(2004)對於脊髓損傷者進行研究中,提出有關中途致障事件會攪亂傷者 及家庭原有的生活秩序,讓人處於壓力、緊張、焦慮的狀態,雖然人本身 潛藏著一股本身要去應付的能力,但是有些人意志薄弱,加上環境中的資 源不足,無法以之前的方式解決眼前的問題時,就會產生危機。周月清

(1998)指出家中障礙者帶給家庭影響,可以整理為經濟、生理、心理及 社會四個層面,尤其針對直接照顧者的影響更大。沈素月(2008)指出,

國內外之主要照顧者皆以女性佔絕大部分,其中多為病患配偶或媳婦。在 台灣約有七成以上的主要照顧者是女性,逐漸因女性投入工作市場後有所 影響,也有出現男性為家中主要照顧者的角色,主要照顧者的性別亦成為 值得關注的議題。

至於在因應改變過程的產生的生涯轉換,則是本研究想要探討的部 分,關於生涯轉換的部分,則如以下所述。「大體而言,生命是對依存環境 的一個調適歷程。」Selye(1976)一語道出身為現代人生存於這世界所必 須面對自願或非自願的遷移變化(引自楊馨華,2007)。楊馨華(2007)指 出,生涯轉換影響了個體的生活型態,影響個體的發展組型,是故,無論 自願或非自願,生涯轉換在個體的人生故事中,都是不容忽視的一個章節。

Schlossberg(1984)更明確指出,生涯轉換是一種選擇、一種機會、一種危 機,是總含了改變、危機和轉折的困境挑戰歷程(引自楊馨華,2007)。Hobson 與 Welbourne(1991)視生涯轉換為事件、生活狀況轉換的歷程、經驗的改 變,這包含著個人角色、關係、工作、信念及個人假定的改變(引自趙乃 儀,2011)。

然而照顧者在過程中的改變與因應能力,則可以讓個人及家庭脫離面 臨的困境。曾文志(2005)指出,這些個體暴露於顯著的逆境,卻能達成 正向的適應,即是韌力的展現。朱森楠(2001)將韌力定義為,個體面對

3

內外壓力困境時,激發內在潛在認知、能力或心理特質,運用內、外在資 源,積極修補、調適機制的過程,以獲取朝向正向目標的能力、歷程或結 果。Waller(2001)認為每個人都有韌力,只是在面對困境時有強弱的差別

(引自謝欣純,2010)。張素惠(2009)指出,個人的易受傷害性與逆境的 衝擊,可以因韌力這個仲介因素而獲得緩解,而此仲介因素常與關係資源 有關,當個人感受到關係的滋養或家人間的相互關懷及社會性的支持力 量,會改變對危機逆境的詮釋,而產生出從谷底走出的力量。

我搜尋圖書館的全國博碩士論文資訊網及中文期刊索引系統中發現,

關於中途致障多是中途致障者重返職場或再就業的研究(程本鎬,2012;

林淑鈴,2012;朱恒瑩,2011),關於中途致障照顧者則是中途致障者配偶 壓力與因應之研究(張郁如,2009),我將題目訂為「中途致障照顧者的生 涯轉換與其韌力之研究」,以提供在理解照顧者生涯轉換經驗上的一個基 礎,由於沒有研究是關於中途致障照顧者職業選擇的改變,因此也是本研 究希望能夠做出的貢獻。

4

第二節 我的研究目的與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