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三章 研究方法

第五節 研究者的反思

Padgett(1998/2000)指出質性研究中,研究者本身即是重要的研究工 具,由於研究者與研究對象間的交互關係,常是以意想不到的方式相互影 響著(引自林淑鈴,2012)。Maxwell(1996)則指出在質化研究中,研究 者本身即為研究工具,與參與者所建立的關係就是完成研究的手段(引自 賴瓊雯,2011)。所以本節試圖納入研究者的自我反思,最大的目的即是 進而能時時提醒自己,使研究更為謹慎。

一、關於我與這個研究

欲探索中途致障照顧者的生涯轉換與其韌力,主要原因為父親在研究 者大學時發生嚴重車禍,傷及頸椎需開刀並住院復健,兩年復健的時間均 由母親一人親自擔任照顧者,那段時間家裡的經濟狀況真的是苦不堪言,

父親不但沒辦法工作又需要開刀與住院的醫藥費,母親也因為照顧父親無 法工作,姊姊跟我那時一個研究所一個又還大學而已,在母親照顧父親的 過程中也深感母親的辛苦,由於母親是親自擔任照顧者二十四小時都必須 陪著父親在醫院,然而期間母親卻還想過在父親復康復後擔任照顧服務員 的想法(雖然母親並沒有真的從事這份工作);再者,研究者本身目前也 在國軍桃園總醫院的骨科擔任研究助理的工作,母親也有朋友在同一間醫 院擔任照顧服務員,故而研究者對於醫療場所與其運作更為熟悉,並且在 接觸此工作的過程當中也會想到當初家裡遭逢的巨變。

研究者也有至親(姑丈,於2011年中風)是中途致障者,在父親發生 車禍沒多久姑丈就緊接者中風,姑姑也是自己親自擔任照顧者的工作,不 同的是姑丈復健無法回恢復到原先健康的時候,而父親則是經過開刀復健 已經回復到原先的百分之八九十,故而姑姑的照顧工作又比母親更為辛 苦,到現在還有未來都必須一直持續著,然而從他們身上所看到生命力的 堅韌性,以及支持母親擔照顧服務員的念頭,還有已經在從事照顧服務員 的母親的朋友,都觸動研究者的親身經驗進而對於他們產生熟悉的共鳴,

並促使研究者亟欲為其困境發聲之熱切的情感。又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本 研究到底想要了解什麼?回歸到研究目的,其實是想藉由質性研究的方法 深入探討中途致障照顧者的生涯轉換與其韌力,期望從他們的生涯轉換歷 程以及在生涯轉換的韌力更多的了解與省思。

37

二、我對照顧與生涯轉換的想法

一般來說,照顧者的角色通常都是以女性為主,並且也都認為是以女 性來擔任照顧者為佳,而一開始我的想法也不例外,但在爸爸住院時認識 了一位男性的照顧服務員,由於他的經歷是由中途致障者康復後擔任照顧 服務員的,所以他更能夠了解與體會到中途致障者的感受與需求,他還教 了爸爸一些復健的技巧讓爸爸可以自己練好的更快,因此也讓我對於性別 的刻板印象得以打破。

至於工作好像就是為了賺錢,而一般人對於工作的期望不外乎是「錢 多、事少、離家近」,但在我認為擔任照顧服務員好像就不是這麼一回事,

因為雖然他們一天好像就能有兩千的收入,但沒有接到案子的話也就沒有 收入,而且有些是要二十四小時陪伴的,二十四小時就代表必須要住在醫 院,住在醫院當然也就沒有辦法回到自己的家,基本上「錢多、事少、離家 近」的原則都不符合,尤其如果又是經歷生涯轉換的中途致障照顧者,由於 他們擔任中途致障照顧者應該更能感受到照顧者的辛苦,而且他們原本是 做其它的工作的,是什麼因素讓他們明明知道照顧者的辛苦,卻還願意從 原來的工作轉換到照顧服務員,也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議題。

因此以上這些就是我對照顧與生涯轉換的想法,而再帶入研究者對中 途致障的觀點,也就是研究者在本研究想要探討的部份,如本研究的題目「

中途致障照顧者的生涯轉換與其韌力之研究」,希望能增進對中途致障照顧 者生涯轉換的了解與省思。

三、我的角色與提醒

雖然開始進入研究,自己理所當然成為「研究者」的角色,但另一方 面,當研究者決定針對中途致障照顧者的生涯轉換與其韌力,此一主題進 行更深入的探究與了解時,身為一位學術研究者,還需要考量如何在過程 中符合科學研究的各種要求,如:信度、效度、客觀、嚴謹性等。身為質 性研究者,所謂的「客觀」在這裡應該是指能正確地詮釋研究對象的想法、

感受、情緒、態度等。

這也讓我開始思索,身為一個研究者的角色,在研究過程中可能會產 生什麼影響,例如:與研究對象間的良好關係讓我更易取得重要訊息,但 相反地,也有可能影響研究者的判斷或造成抉擇的兩難,又或者容易因為 至親的經驗而投入過多的情感而顯得不客觀。換句話說,研究者要提醒自

38

己的是,避免因過度的情感投入,以及過去至親的經驗,以致失去客觀。

至於研究者又該如何取得一個適當的平衡點,則需要時時檢視自己的 態度是否有所偏頗,甚至是不經意地被自己的情緒影響而導致偏誤。而在 研究設計的情境脈絡中循環著,來回往返於研究目的、研究問題與方法等 要素間,關切設計的每一層面,研究方向是否能聚焦?反思是否適切?是 研究工具的「我」要如何說出具吸引力與說服力的故事?對於身為研究生 手的我來說也是很重要的。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