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文學典範的轉移

第三章、 道德理性的突破

第二節、 「道德文學」的建構

三、 文學典範的轉移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7

然須注意的是,唐順之此時與李夢陽的對立不在義理的有無,而是表現義理的方 式。其實李夢陽也是理學擁護者,446其輕「理」的文學取向並非完全否認義理抒 發,而是反對以直陳抽象義理作為文學內容,損傷文學的審美。因此與唐順之的 分別不是在「理」的有無,而是兩種不同表現方式的變化。相對之下,唐順之回 歸宋代以來直陳義理的表現手法,意圖凸顯統一性、懸高的理,李夢陽則重視倫 理性、遍布於具體經驗世界的道理,以文學意象表現此殊別之理。

唐順之試圖以「理」的重視扭轉李夢陽的主張,承認「頭巾氣」的文學主張,

暗示宋代以來理學家文學觀點的餘緒仍留存於士人心中,理學對文學的批判再次 發生。文學之「質」在前七子之後,又重新回到文學關懷的核心,並成為永恆的 工夫。447

三、 文學典範的轉移

明代面對過去眾多文學卓犖大家,樹立典範乃文學思想的重要一環。尤其正 處文學觀念的破立之際,如何取消李夢陽的文學典範,另立「道德文學」的典型,

便成為轉向重要的課題。唐順之除以「重質輕文」的主張帶動文學的轉移,

亦改變文學典範積極呼應其主張,以詩學邵雍,文師曾鞏加深理論的說服性,從 秦漢文學的關注轉移到唐宋文學。然而,唐順之文學典範的轉移並非個人獨自的 體會,而是與王慎中的提點及討論有關。兩人對文學典範的看法甚至奠定日後唐 宋派「師法唐宋」的基本論調,448後來論者多將此作為二人文學主張的代表,並 以此確定唐宋派的命名與成立,故論唐順之文學典範的轉移,不能繞開王慎中的 貢獻。

王慎中與唐順之早期皆有追隨李夢陽的記錄,兩人於嘉靖十一年結交後,便

版)》1994 年第 4 期,頁 8-12;廖可斌:《明代文學復古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2008),頁 110-113。

446 張德建言:「李夢陽雖然反對理學,但其思維方式也仍是理學的,他所反對的僅是理在現實 中『性行有不必合』」並以李夢陽孤傲不馴的直諫作風證明其內心橫亙著一個社會倫理道德規範 的理。詳參張德建:〈學術分裂與明代復古文學的「道」論〉,《中國文化研究》2009 年秋之 卷,頁 141。

447 孫彥與周群討論唐順之,亦曾注意到此傾向:「(七子)用「情」消解了宋以來直至明初「道」

在文學中的核心位置,由此對文道關係做了新的調整。因此,唐、王學道之前以文學家之眼光尚 能追隨「前七子」重「情」的審美主義文論,學道之後從道學的角度來看就不再能容忍審美主義 對於文道關係的這番顛覆了。」孫彥、周群:《大家精要‧唐順之》,頁 127。

448 「師法唐宋」是學者討論唐宋派的重要主題,如劉尊舉、宋克夫等人,均以此論唐宋派文學 主張。詳參劉尊舉:〈唐宋派的分化、演變及其流派屬性問題〉,頁 153-157;宋克夫、余瑩:

〈唐宋派考論〉,《湖北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第 32 卷第 3 期(2005.5),頁 329-333。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8

時常有「文酒之會」的密切交遊,二人文學互相影響自不待言。如唐順之文集中 便有〈答王南江提學〉、〈答王遵巖〉等論文之書,且曾言「僕舊從兄弟為文章,

有一二僅得處,盡是兄(王慎中)之指教」449,不過,王慎中對唐順之影響又以文 學典範的提示最為顯著。相較之下,王慎中改變新典範的時機早於唐順之,可自 以下文獻獲得相關資訊:

(荊川)素愛崆峒詩文,篇篇成誦,且一一仿效之。及遇王遵巖,告以自有 正法妙意,何必雄豪亢硬也。唐子已有將變之機,聞此如決江河,沛然莫 之能禦矣。故癸巳以後之作,別是一機軸。450

(王慎中)曩惟好古,漢以下著作無取焉,至是始發宋儒之書讀之,覺其味 長,而曾、王、歐氏尤可喜,眉山兄弟猶以為過於豪而失之放。以此自 信,乃取舊所為文悉焚之。但有應酬之作,悉出入曾、王之間。唐荊川見 之,以為頭巾氣。仲子言:此大難事也,君試舉必自知之。未久,唐亦變 而隨之矣。451

慎中為文,初主秦、漢,謂東京下無可取,已悟歐、曾作文之法,乃盡焚 舊作,一意師仿,尤得力於曾鞏。順之初不服,久亦變而從之。452

三則文獻都展現了唐順之文學典範與王慎中的關聯,且從「唐子已有將變之機」、

「以為頭巾氣」、「初不服」的反應看來,唐順之雖早已潛伏轉變的因子,然從秦 漢轉入新的文學典範仍經歷一番深切思考,王慎中則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推手。

然而,對一向自主性極強的唐順之而言,友人的提示只是牽引其內在思想發展的 引線,唐順之之所以能在王慎中的提點之下轉移文學典範,與其閱讀宋儒思想的 歷程有關,而唐順之在王慎中提點前本有的「將變之機」,應就是針對宋儒書籍 所形成的思想背景而言。這又可從宋儒書與王、唐二人的關係來看,宋儒之書是

449 唐順之:〈答王遵巖〉,《荊川先生文集》,卷 6,頁 118。

450 李開先:〈荊川唐都御史傳〉,收入卜鍵箋校:《李開先全集》(文化藝術出版社,2004),

頁 788。

451 李開先:〈荊川唐都御史傳〉,收入卜鍵箋校:《李開先全集》(文化藝術出版社,2004),

頁 783。

452 張廷玉等:〈文苑傳〉,《明史》(台北:鼎文書局印行,1975),頁 736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9

王慎中轉向的關鍵,如言讀宋儒之書「覺其味長」可見宋儒談說性理之書,可能 是引起王慎中注意唐宋說理典範的主因。唐順之在接近的時間點,也將宋儒書籍 納入主要閱讀視野,肯定其義理的深刻性,如其言「取程朱諸老先生之書,降心 而伏讀焉,初亦未嘗覺其好也,讀之且半月矣,乃知其旨味雋永,字字發明古聖 賢之蘊,凡天地間至精至妙之理,更無一閑句閑語 」453,與王慎中有相近的閱 讀背景,都是在閱讀宋儒書籍之後為其中深遠之意味所吸引。因此,所謂「將變 之機」很可能就是唐順之閱讀宋儒之書後累積的內在資源,並在王慎中的提示下 成為轉向的動力,對唐宋文學典範從抗拒轉而接受。由此可見,二人典範移轉的 軌跡應是由王慎中首先將宋儒義理轉嫁至文學上,而唐順之則在自主的閱讀及其 提點下完成「聞此如決江河,沛然莫之能御矣」的轉向,將說理為先的典範納入 文學系統中。此外,二人文學典範的轉移也與時代思潮有關,隨著復古派末流弊 病漸生,「正嘉之際,對李夢陽粗豪詩風的反思逐漸成為一種普遍現象」454,時 對李夢陽的反省已非單獨的聲音,而是時代的整體趨勢,並開始思考粗豪詩風的 合理性。唐順之與王慎中也因不滿秦漢文學「雄豪亢硬」、「過於豪而失之放」的 單一亢硬,冀以唐宋流暢、平和的風格取而代之,故二人文學典範的轉移,也可 說是對社會上反思李夢陽聲音的積極呼應。

由此可見,王慎中與唐順之典範的轉移乃形成於複雜條件的轉換因子。只是,

關於其文學具體的典範,從前引的史料中可見以曾鞏、王安石、歐陽修為主,多 聚焦在宋代大家的推崇,現代學者「師法唐宋」的說法雖可大致概括唐宋派的傾 向,卻難以呈現文學轉向的細膩變化。故章培恒有言「所謂『唐宋派』的主腦人 物王慎中和唐順之,實際上是宗宋派─說的更清楚些,是道學派,因為他們真正 推崇的,首先是宋代理學而不是文學」455明白表現典範轉移與理學的關係及「師 法唐宋」不足以解釋唐宋派的文學典範。此乃關於唐宋派的師法的對象及派別主 張的問題,此不贅述。456本節主要聚焦唐順之以宋為主的師法對象及與其密切論 文的王慎中,討論二人文學典範的形成及唐順之於此基礎上開展的獨特觀點。

唐順之與王慎中雖同樣從李夢陽的主張中轉出,然不同的文學與道德視野也

453 唐順之:〈與王堯衢書〉,《荊川先生文集》,卷 5,頁 91。

454 劉尊舉:〈嘉靖八才子的分化及唐宋派文學思想的形成〉,《明代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 集》,頁 157。

455 章培恒、駱玉明:《中國文學史》 (復旦大學出版社,1996) ,頁 247。

456 相關討論詳參熊禮匯:〈唐宋派新論〉,《文學評論》2000 年第 3 期,頁 63-75;貝京:〈唐 宋派稱名論略〉,《求索》(2005.4),頁 143-14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00

造成文學思想的差異。與唐順之相較下,王慎中始終未能掙脫古文懷抱,故雖同 於理學論域中改良文學,在道的路上,唐順之確比王慎中走得更遠。457甚至接近 理學家的文學觀點,在曾鞏之外,另外標舉邵雍之詩:

近來有一僻見,以為三代以下之文未有如南豐,三代以下之詩未有如康節 者。然文莫如南豐,則兄知之矣,詩莫如康節,則雖兄亦且大笑。458

推舉曾鞏為唐順之與王慎中的文學共識,而標榜邵雍詩就是唐順之所謂「僻見」

之處,既不同於時人復古的風潮,也超出王慎中論文的視野。然而,倘觀察王慎 中推舉曾鞏的動機,唐順之推舉邵雍之詩其實只是王慎中立論的更進一步推展。

此可從二人推舉曾鞏的緣由觀察。

或由於推舉曾鞏已是王、唐共識,唐順之並未詳言推舉的原因,然其言「兄 知之矣」,除表示以曾鞏為典已得到王慎中的同意外,也暗示唐順之對王慎中關 於曾鞏為典的說法表示贊同。故從王慎中的看法中,也多少可見唐順之對曾鞏文 章的體會。關於王慎中與曾鞏的關係,除曾作〈曾南豐文粹序〉,王慎中甚至曾 在文集中特意標舉其書,以為「觀其書,知其於為文良有意乎折衷諸子之同異,

會通於聖人之旨,以反溺去蔽而思出於道德」459贊揚其聖人意旨的表達與道德意 味。此與曾鞏本身對《大學》、《中庸》的體會有關,460其作品依經立論,溫醇典 重,文時帶濃厚道學意味。461〈宋史‧曾鞏傳〉也言其文「爲文章,上下馳騁,

愈出而愈工,本原《六經》」462;劉壎更言「議論文章,根據性理,論治道必本 於正心誠意,論禮樂則必本於性情,論學則必主於務內,論制度則必本體於先王 之法」463可見曾鞏為文特色在於闡述經義,本於性情而根據先王之法。而從王慎

愈出而愈工,本原《六經》」462;劉壎更言「議論文章,根據性理,論治道必本 於正心誠意,論禮樂則必本於性情,論學則必主於務內,論制度則必本體於先王 之法」463可見曾鞏為文特色在於闡述經義,本於性情而根據先王之法。而從王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