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音節在現代漢語中的顯著性

在文檔中 臺灣華語之「四字告示」─句法層面和認知概念分析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36-40)

第三章 華語本身的語言特性

3.2 雙音節作為四字告示的框架

3.2.1 雙音節在現代漢語中的顯著性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27

者和聽者刪略」。

3.2 雙音節作為四字告示的框架

3.2.1 雙音節在現代漢語中的顯著性

古代漢語大多數的詞以單音節為主,現代漢語則是以雙音節詞為大宗。從古 代漢語單音節詞過渡至現代漢語雙音節詞的原因,有學者認為是古代單音節詞的 音節結構簡化,主要如輔音韻尾的脫落,產生大量的同音詞,因此為了區辨的需 要而產生大量雙音節詞。

Duanmu(2000)認為現代漢語雙音節詞的增加並不是因為單音節詞的音節結 構簡化而產生的,他由以下三個面向討論雙音節(或更長音節)詞:(a)雙音節詞在 現代漢語詞彙中的主宰地位(dominance),(b)詞彙長度的彈性,以及(c)新詞彙缺 少單音節詞。

雙音節詞在現代漢語中的支配性

根據 1959 年「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 研究推廣處」編輯的《普通話三千常用 詞表》之統計結果,Duanmu(2000)認為單音節詞只占了現代漢語詞彙使用的一小 部分;《普通話三千常用詞表》總共收錄了 3,624 詞,約為現代漢語詞彙數目的 80%,單音節詞則只佔了 29%,請見下表統計數字:

表 1 《普通話三千常用詞表》現代漢語常用詞 詞類 總數 單音節詞 單音節詞所占

百分比 名詞 1690 262 16 動詞 925 380 41 形容詞 451 140 31 副詞 194 41 21 其他 364 223 60 全部 3624 1046 2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28

(表格修改至 Duanmu 2000:146,table 1)

何、李(1987)使用現代漢語為文本的語料庫統計結果也顯示類似結果,他們 從總數 1,070,000 字的語料庫中,列出 3000 個常用詞,統計結果如下表:

表 2 現代漢語三千常用詞統計表

音節長度 單音節 雙音節 三音節 四音節 總數 採計數 809 2094 89 8 3000 百分比 27.0 69.8 3.0 0.3 100.0

(表格修改至 Duanmu 2000:146,table 2)

結果顯示,單音節詞只佔了詞彙總數的 27%,而雙音節詞則佔有總詞彙數 量的支配性多數。

詞彙長度的彈性

Duanmu(2000)認為,若將出現在高頻詞表中的雙音節詞視為「複合詞 (compound)」的話,那麼現代漢語使用大量複合詞的現象並不尋常,他列舉了一 些例子,說明現代漢語的雙音節詞彙許多都是單音節詞的替代詞,將原例修改並 摘錄如下27

(28) 雙音節 單音節 (a) 煤炭 煤 (b) 商店 店 (c) 大蒜 蒜

Duanmu(2000)指出,在雙音節形式中,多出來的音節在語義上是冗餘的;煤 炭和炭指的是同一種物質,而大蒜和蒜指的也是同一種植物。

Sproat and Shih(1996)認為單音節形式,如「蟻」;和雙音節形式,如「螞蟻」, 具有構詞上和語義上的差異。構詞方面,他們認為「蟻」是「詞根(root)」,不能

27 原語料為漢語拼音加上英語對譯形式,共六個例子,此處將其語料改為中文形式,並只摘錄三個例子。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29

單獨使用,而雙音節形式「螞蟻」則是可以自由單獨使用的詞。語義方面,單音 節形式是雙音節形式語義上的「類(kind)」,也就是說,「工蟻」、「兵蟻」、「白蟻」

等各類,都是「蟻」的一種,而「螞蟻」是各種類別中的「典型範例」(canonical instance)。Duanmu(2000)認為 Sproat and Shih(1996)的說法,無法解釋多數的單音 節—雙音節的配對情形,例如「菜」和「蔬菜」也都是詞,而且「買菜」和「買 蔬菜」也都可以說,此外,上面提及的例子,如「煤炭」和「煤」,並沒有明顯 的語義上的差異。

新詞彙缺少單音節詞

Duanmu(2000)指出大多數在過去一世紀被引進現代漢語中的詞彙是雙音節 詞。他分析《普通話三千常用詞表》中的兩類動詞(下表三),分別是「身體性和 日常性的活動」和「政治性和立法性的活動」28;屬於「身體性和日常性的活動」

的是基本詞彙,其中 73%為單音節詞,如果檢視此類動詞剩下 27%的雙音節動 詞,可以發現其中包含了看起來像片語的動賓結構,如「握手」、「刷牙」,若將 此類項目扣除,「身體性和日常性的活動」類的動詞,單音節形式將高達 85%。

而另外一類「政治性和立法性的活動」共 135 個動詞,則是在過去一世紀才進入 現代漢語詞彙當中,單音節形式僅占了 2%。

表 3 《普通話三千常用詞表》單音節動詞百分比表 總數 單音節形式所占百分比 身體性和日常性的活動 280 73

政治性和立法性的活動 135 2

(表格修改至 Duanmu 2000:149,table 5)

李、白(1987)和于(1993)針對新詞彙使用紀錄的研究,也都顯示了類似的結 果:

28 原文為”bodily and daily activities”和”political and legislative activities”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30

表 4 新詞彙單音節詞百分比表

詞彙引進年份 總條目 單音節形式所占 百分比

李、白(1987) 多數自 1949 年 982 0 于(1993) 1992 年 448 0

(表格修改至 Duanmu 2000:150,table 7)

Duanmu(2000)於文章當中並比較了六種關於現代漢語傾向雙音節發展現象 的研究途徑,並逐一分析其優缺點,他不支持雙音節形式是由單音節音節結構簡 化而產生的觀點,有興趣的讀者可以自行參看。本文所關注的重點即在於上述提 及的三個面向,綜合來說,雙音節形式在現代漢語詞彙當中占有主宰性的重要地 位,是新詞彙的大宗,此外,根據 Duanmu(2000)單雙音節形式可以彈性替換的 觀點,雙音節理應是在漢語中發展已久的形式。

陸(2005)也認為漢語是音節性很強的語言,音節數有時候會對語法有所影響。

他觀察到日常的花卉用語,若花名本身為雙音節詞,「花」字可帶、可不帶,但 單音節的花名,則須加「花」字,否則不可說。

(29)a.我送她一支玫瑰(花)。

b.我喜歡桂* (花)。

(陸 2005:13,例 1-2) 類似的現象也存在於地名的稱呼上:

(30)a.我明天去山西萬榮(縣)。

b.我老家在江蘇吳* (縣)。

(陸 2005:13,例 3-4) 至於人名的稱呼,單姓的,可以加上“小”或“老”,但不能不加,反之,複姓 的,一般不加“小”或“老”,但可以直稱:

(31)a.歐陽,你來一下。

b.*(老/小)張,你來一下。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a tiona

l Ch engchi University

31

(陸 2005:13,例 5、7) 本文認為,正是因為雙音節形式的發展已久,音節數對於語法也起到了一定 的限制作用,並且雙音節形式在新詞彙中占有支配性的數量,所以提供了現代漢 語四字告示形成的一個基礎模型。

下面將以韻律層級的角度,做進一步說明。

在文檔中 臺灣華語之「四字告示」─句法層面和認知概念分析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36-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