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亞影響中國大陸能源安全主要的地位

在文檔中 廿一世紀中國大陸能源安全戰略之研究—以中亞地區為例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63-77)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叁章 中國大陸與中亞地區能源安全關係

第一節 中亞影響中國大陸能源安全主要的地位

近年來中國大陸經濟處於快速發展的狀態,對於能源的需求與日俱增,

因此,早在1993年就已經成為石油的進口國,就在這不經意的瞬間,能源安 全已經成為國家安全最主要的內容之一。

一、促進中亞與大陸能源合作的地緣關係

目前大陸正展開各種形式的國際合作,作為解決能源安全問題的主要手 段,其中與中亞國家的能源合作,則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也是近年來中國 大陸在國際能源合作中取得較大成果的領域,大陸與中亞國家的能源合作,

既有著緊密相鄰的地緣關係,也有著與之相符的共同目標。就長期而言,這 種合作並不僅僅是大陸和中亞之間經濟互利的需要,更有地緣政治利益上的 考量與需求,這對於未來中國大陸的能源安全有著十分重要的意義(2015年 中國大陸與中亞五國的貿易比例,如表3-1)。1

表 3-1 2015 年中國大陸與中亞五國的貿易比例一覽表

資料來源:中國大陸海關。檢索日期:2016 年 4 月 18 日。

(http://beltandroad.hktdc.com/tc/market-analyses/20151119-an-overview-of-central-a sian-markets-on-the-silk-road-economic-belt.aspx)

1 孫壯志,《中亞新格局與地區安全》,(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01 年)。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雖然中國大陸是世界能源生產大國,但是總體而言它並不是一個油氣資 源非常豐富的國家。2008年,大陸境內地區的原油產量達到1.897億噸,佔 世界總產量的4.8%,天然氣產量相當於6,850萬噸石油產量,佔世界總產量 的2.5%。但中國大陸的石油已探明可開採儲量是21億噸,僅佔世界總量的 1.2%,按照現在的年產量只夠開採11年,天然氣的已探明可開採儲量是2.46 萬億立方米,也只佔世界總量的1.3%。3

另一方面,目前正因為歐盟希望減少對俄羅斯的依賴,令俄羅斯擔心的 不僅僅是傳統歐洲市場可能發生經濟方面的增長放緩。歐盟正在醞釀積極的 多元化戰略,計劃從其他生產者那裡購買天然氣,因為對許多歐洲人看來,

俄羅斯並不是一個可以信賴的供應商,該國總是希望利用能源出口達到其政 治目的。自2006年和2009年兩次「天然氣危機」以來,這種擔心逐漸升級。

兩次危機爆發的原因是俄羅斯和烏克蘭就天然氣價格、債務和中轉費問題產 生分歧,導致對歐盟市場的天然氣供應發生中斷,類似的爭端也時常造成俄 羅斯經白俄羅斯向外輸送天然氣和石油的中斷。由此看來,俄羅斯和歐盟的 能源關係將變得更加緊張,並且面臨更多的不確定性,因此,俄羅斯計劃轉 向東方,以確保能源需求安全的打算也是可以理解的,從這一點上看來,俄 羅斯的能源戰略與大陸尋求供應安全的目標不謀而合。4

上世紀七十年代末改革開放以後,隨著中國大陸經濟的快速發展,對各 種能源的需求日益加大,尤其石油等能源資源進口數量與日俱增,能源形勢 逐漸發生了重大變化,經濟發展所需的石油消費量,增長速度遠遠超過了國 內石油生產的增長速度。

到2008年,中國大陸的石油消費已增加到3.757億噸,佔世界總消費的

3 Russia is the ninth largest supplier of petroleum to the United States, after (in order)Canada, Saudi Arabia, Mexico, Nigeria, Venezuela, Iraq, Algeria, and Angola. U.S.Department of Energy,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 “Crude Oil and Total Petroleum Imports Top 15

Countries,”http://www.eia.doe.gov/pub. 檢索日期:2016 年 4 月 18 日。

4 全球安全,〈上海合作組織(SCO)〉,http://www.globalsecurity.org/military/world/int/sco.htm.

檢索日期:2016 年 4 月 18 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政策等。可以說是目前中國大陸能源發展戰略的基本展示。在談及解決未來 能源問題的策略時,白皮書也加強國際能源合作置於非常重要的地位,認為

「必須加強能源出口國和消費國及能源消費國之間的對話與合作,實現能源 供應全球化與多元化,保證穩定和可持續的國際能源供應,以維護合理的國 際能源價格,確保各國的能源需求得到滿足」。因此,就地緣的政治關係來 看,中亞至少在二十一世紀當中,是中國大陸最重要的能源合作夥伴。

二、刻正崛起的戰略能源產區—「中亞」

裏海周邊的油氣生產迄今已有一個世紀的歷史,但憑藉豐富的資源而開 始引起國際關注的卻是在蘇聯解體之後。哈薩克和亞塞拜然(Azerbaijan)的油 田迅速向外資敞開了大門,生產的原油也開始進入國際市場。該地區天然氣 行業的發展較為緩慢,原因是俄羅斯憑藉其管道運輸的壟斷,牢牢控制著該 地區的天然氣出口,只有在證明其他出口通道確實可行後,國際上的私營石 油公司和國有石油公司才開始投資開發該地區土庫曼等國的天然氣田。目前,

裏海地區的所有國家均在一定程度上實現了客戶群的多元化,俄羅斯原是該 地區油氣資源的唯一買家,但如今其重要地位正在不斷削弱;裏海原油主要 銷往西方市場,但現在越來越多地運往中國大陸,而大陸也在逐漸成為裏海 天然氣的主要客戶。如果能夠建成「南部走廊」這樣的運輸線,歐盟將成為 一個重要市場,一些地區生產商還將目光瞄準了快速增長的南方市場,特別 是印度和巴基斯坦。5

國際能源署(IEA)預測,裏海地區(包括亞塞拜然)已探明石油儲量 佔全球已探明石油總儲量的3.5%,剩餘可開採儲量接近5%。這些資源大部 分位於哈薩克,一小部分位於亞塞拜然和土庫曼。該地區已探明(並可採)

的天然氣儲量約佔全球的7%,主要集中在土庫曼。由於目前對裏海地區的 探勘相對較少,因此這些預測數據可能在未來出現較大的上調。

5 尤力傑、朱倩,〈哈、烏、土三國能源投資環境評介〉《俄羅斯中亞東歐市場》,5 期(2013 年),

頁 70-7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口。最新統計數據表明,2008年,哈薩克已探明的石油可開採儲量為53億噸,

佔世界總量的3.2%,已探明可開採天然氣儲量為1.82萬億立方米,佔世界總 量的1%。假如按人口計算,哈薩克是世界上資源最豐富的地區之一,按照 哈薩克現在的生產能力,已探明的石油儲量可繼續開採約70年,天然氣可繼 續開採約60年,儲量約為487億立方米,由此可見,在天然氣方面實在具有 相當的出口潛力。另外,比鄰的土庫曼,也正面向能源產品的深加工,在加 強引進先進技術設備的同時,使得經濟得以快速發展,天然氣每年也都出口 450到500億立方米。烏茲別克則是天然氣資源比較豐富的國家,據最新統計,

2008年,烏茲別克已探明可開採石油蘊藏量為1億噸,天然氣蘊藏量為1.58 萬億立方米,同年石油產量為480萬噸,天然氣產量為622億立方米。土庫曼 絕大部分土地是沙漠,但地下蘊藏著豐富的油氣資源。據統計,2008年,土 庫曼已探明可開採石油蘊藏量為1億噸,天然氣探明儲量為7.94萬億立方米,

石油產量為1,000萬噸,天然氣產量為661億立方米,而國內石油消費量僅為 550萬噸,天然氣消費量為210億立方米。8

中亞這些具備億立方米以上的天然氣地區,前景都非常看好。上述數據 表明,中國大陸在未來需要進口足夠的石油、天然氣來滿足本國經濟的持續 發展,而中亞國家的經濟發展也需要以出口大量的石油及天然氣來維持,這 顯示大陸與中亞國家於能源合作方面,在客觀上有著天然的互補基礎。同時,

與大陸官方主張加強國際合作,來解決本國的能源問題,和經濟發展問題的 能源政策相類似,中亞國家也大都把國際能源合作作為本國發展基本政策。

身為內陸國的中亞各國,因為出海口的缺乏,制約著它們的能源出口,其能 源出口必須依賴過境俄羅斯等國。中亞國家的能源出口不僅運輸渠道以及合 作夥伴較單一,而且均需要繳納高額的過境費用。因此,增加穩定、安全的 出口渠道,特別是打通向東增長的中國大陸和亞洲市場,無疑是這些國家共

8 Figures from U.S. Department of Energy, Energy Information Administration,“Country Analysis Brief: Russia,” May 2008, http://www.eia.doe.gov/emeu/cabs/Russia/pdf.. V 檢索日期:2016 年 4 月 18 日。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同的能源戰略目標之一。2006年,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發表了題為「躋 身世界50名最具競爭力國家的發展戰略」的年度國情咨文,咨文的第一部分 和第二部分都涉及到能源發展戰略問題,強調哈薩克要在世界能源消費國中 樹立一個可靠的能源供應國的形象。咨文認為,世界經濟全球化進程是哈薩 克經濟發展的重要突破口,能源是哈薩克經濟的支柱產業,以能源為契機,

開展能源領域的地區合作和國際合作,可以提升哈薩克在歐洲能源業的國際 交流合作。烏茲別克總統卡里莫夫也曾於2000年頒布總統令,制定了外資探 勘及開採石油、天然氣等措施,主要是為吸引外資公司進入所提供的優惠條 件。9另外,由於土庫曼是一個深居大陸內部的內陸國家,其能源產品必須 經過鄰國領土才能進入世界市場,土庫曼也因此加強這些相關的基本政策。

由此可見,出於各自發展的需要,中國大陸和中亞都有開展國際能源合 作的期望。從地緣政治角度分析,大陸和中亞國家具有密切的天然便捷條件 和優越性。中亞國家都是內陸國家,四週被陸地包圍,沒有出海口。因此,

必須要實現能源出口的多元化戰略,很重要的一點,是要獲得更多方向的出 口通路以及出海港口,與世界市場建立緊密的聯繫,而這些都必須與鄰國充 分合作才能達到。中哈兩國互為陸地鄰國,從地緣條件來看,哈薩克能源的 主要出口方向,向北有俄羅斯市場和原蘇聯時期的管道系統,向西通過裏海 高加索地區可連接歐洲大市場,向南通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可到達能源需求

必須要實現能源出口的多元化戰略,很重要的一點,是要獲得更多方向的出 口通路以及出海港口,與世界市場建立緊密的聯繫,而這些都必須與鄰國充 分合作才能達到。中哈兩國互為陸地鄰國,從地緣條件來看,哈薩克能源的 主要出口方向,向北有俄羅斯市場和原蘇聯時期的管道系統,向西通過裏海 高加索地區可連接歐洲大市場,向南通過阿富汗和巴基斯坦可到達能源需求

在文檔中 廿一世紀中國大陸能源安全戰略之研究—以中亞地區為例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6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