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大陸能源戰略中的區域性投資策略

在文檔中 廿一世紀中國大陸能源安全戰略之研究—以中亞地區為例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9-111)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肆章 中國大陸對中亞的能源安全戰略與決策

第一節 中國大陸能源戰略中的區域性投資策略

自 1997 年中石油簽訂購買哈薩克阿克糾賓斯克項目 60.3%的股權協議以來,

截止 2012 年中國大陸已向哈薩克累計投資 60 多億美元,其中中石油已向土庫曼 油氣領域累計投資 40 多億美元。中亞油氣合作區油氣作業產量當量突破 3,500 萬噸。2009 年 12 月中亞天然氣管道正式輸氣至 2015 年,累計向中國大陸內地 輸氣突破 600 億 m3,是中亞針對俄羅斯以外市場最大的天然氣出口線。2006 年 5 月至 2013 年,中哈原油管道輸送量突破 5,000 萬噸。中哈原油管道全線通油,

也標誌著中國大陸境外陸路管線供油時代,和陸上能源安全大通道時代的開啟。

一、資油利益下的經貿整合

自 2008 年以來,中國大陸的國家石油公司已迅速通過股權和金融貸款等商 議程序,直接擴大收購國際石油和天然氣資產,主要目的用來換取石油供應,確 保更多的石油和天然氣供應源,並且進行長期性的商業投資和增益,同時更深入 研發石油和天然氣相關的專業技術。大陸對石油的進口策略,需要企業協助提供 更優秀的技術專長,並為政府開發更多元化的資源,運用國有石油公司與國際石 油公司分別投資於國際相關商品項目,試圖獲得更高的利益價值,關鍵因素即是 為了推動和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1

根據國際能源機構(IEA)紀錄,自 2008 年以來,大陸國家石油公司已在 中東、北美、拉丁美洲、非洲和亞洲等地區購買能源相關資產,並在 2011 年和 2013 年之間投資了大約 73 億有關於海外石油和天然氣等能源部分。最近更直接 收購西非和巴西等大多數深水地區所開發的石油,包括澳大利亞的天然氣和煤氣,

以及北美的頁岩及天然氣。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持有的股權,大部分投資在

1 徐建山,〈論油權——初探石油地緣政治的核心問題〉《世界經濟與政治》,12 期(2012 年),頁 115-13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海外所有的國有石油公司。中石化、中海油,和其他較小的國有石油公司和民營 企業,在過去五年也迅速擴大了其海外的投資比重。大陸官方企業所參與能源合 作的 42 個國家當中,海外石油產量有一半來自中東和非洲地區。大陸從海外股 權收購的石油產量,在 2010 年到 2013 年之間增長顯著,估計在過去的幾年中,

每日平均達到 210 萬桶。2013 年,約 26%的境外石油產量,來自哈薩克、蘇丹 和南蘇丹,在其他國家生產的能源裡,算是提供了相當大的貢獻。2

在過去的幾年裡,大陸已經收購了多樣化的海外油源,包括在巴西和北美新 的油層。這些資產不僅提供多的商業機會,他們允許國有石油公司在極具挑戰性 和非常規的環境裡,去獲取更好的技術專長。雖然中海油已經在海外油氣領域生 產了好幾年,但是對大陸來說只是畢竟少量的貢獻,大陸官方自 2010 年以來,

不斷試圖獲得質更好頁岩油的專長技術,並且增加煤氣層和深海油氣資源開發面 積,及石油和天然氣的採購。在 2013 年,經加拿大的同意,中海油以 15.1 億(另 加 2.8 億在加拿大石油公司的淨債務)收購加拿大石油公司,這筆交易成為中國 大陸最大的海外收購案。而中石油、中石化所購買的股份,主要在加拿大以及美 國和巴西領域。

大陸國有石油公司也紛紛投資海外頁岩氣,用來提高他們在國內開發這些資 源的技術能力,以確保天然氣供應源。隨著大陸進口液化天然氣(LNG)的快速 擴大,同時也不斷在亞太地區及加拿大和美國尋求相關能源發展的供應合約。截 至 2014 年底,大陸國有石油公司已與多個國家簽訂雙邊石油貸款交易,並且儲 備近 1,500 億的資金,為需要的國家提供貸款,以換取石油和天然氣能源基礎設 施建設與交易能量的進口價格,另持續擴展中國大陸與俄羅斯、哈薩克、委內瑞 拉、巴西、厄瓜多爾、玻利維亞、安哥拉和加納的石油貸款協議。委內瑞拉和中 國大陸簽署了幾筆交易超過十億的原油和石油產品(60 萬桶/天)。在過去的幾年 裡一直在與俄羅斯簽署石油和天然氣交易,包括通過從俄羅斯到中國大陸 ESPO

2 陳沫,〈從蘇丹和沙特阿拉伯研究案例透析中國石油企業的國際化經營〉《西亞非洲》,5 期(2014 年),頁 116-12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運油管道每天相當 30 萬桶的量。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與俄羅斯石油公司形 成一個合資企業,其中中石油持有 49%的股權,共同開發俄羅斯東西伯利亞油 田,日益增長的能源紐帶,預計滿足鄰國之間這些出口協議,使大陸獲得俄羅斯 石油更多的利益。3

二、大量原油進口需求背後的因素

大量的石油需求增長和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導致中國大陸進口原油數量必 須從更廣泛的來源取得。隨著大陸石油需求繼續超過產量,石油進口在過去十年 中急劇增加,在境內繼續建設其戰略石油儲備,到 2014 年石油儲量歷史新高保 證充足的石油供應,緩解地緣政治的不確定性,中國大陸近幾年的原油進口已經 多元化。2014 年平均進口原油上升 9%,根據大陸海關和 FGE 的數據,從 5.6 萬桶/天,到 2015 年 4 月原油進口量攀升至 7.4 萬桶/天,創歷史新高水平。4

中東仍然是中國大陸原油進口的最大來源,儘管非洲國家,特別是安哥拉,

在過去十年裡貢獻進口很多進入大陸地區。大陸的國有石油公司也正試圖通過在 上游石油工程和長期合約的海外投資,來分散在各個地區的供應來源作為能源供 應安全政策的一部分。2014 年,中東供應大陸每天 320 萬桶(52%),另外該出 口石油到大陸其它地區包括非洲每天為 140 萬桶(22%),俄羅斯和前蘇聯有每 天 77.8 萬桶(13%),亞洲、美洲地區每天有 12.7 萬桶(2%),以及來自其他國 家的每天 27.3 萬桶(<1%)。沙烏地和安哥拉仍然是大陸最大的兩個石油進口來 源,它們合計佔大陸原油進口總量的 29%。5

近幾年全球石油供應中斷現況已經直接影響到大陸的原油供應鏈,並迫使大 陸必須積極向外尋求更多樣化的供應來源。蘇丹和南蘇丹出口到大陸的石油每日 平均約 27 萬桶,因為兩個非洲國家之間的政治衝突,直到 2012 年初停止生產,

3 許勤華,〈中亞國家的 FDI 及中國對中亞國家投資情況分析〉《金融發展評論》,1 期(2012 年),

頁 140-147。

4 鄭傳貴,〈世界石油地緣政治格局新態勢與中國石油進口安全〉《北京石油管理幹部學院學報》 6 期(2007 年),頁 11-17。

5 馮昭奎,〈21 世紀初國際能源格局及今后的中長期變化—兼論日本能源安全的出路與困境〉《國 際安全研究》,6 期(2013 年),頁 98-123。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利比亞的政治局勢已經全面惡化,儘管在 2012 年重新開啟對大陸的石油出口,

但在 2014 年下降到每天僅有 1.9 萬桶。大陸失去了來自伊朗、蘇丹、南蘇丹以 及利比亞石油進口的額度,因此轉以其他中東國家(阿聯酋,阿曼和伊拉克)、 安哥拉、委內瑞拉和俄羅斯的取代。大陸和俄羅斯所簽署的協議,自俄羅斯經主 要油管輸入到大陸境內的原油,預判到 2018 年每天可達 80 萬桶。在 2013 年,

中國大陸與俄羅斯交換協議,從西伯利亞西部的油田出口石油,並經哈薩克輸入 到中國大陸。目前,主要來自俄羅斯東部,通過管道、船舶和鐵路輸油進入大陸 境內地區,以滿足其合約的履行。

三、著手管道連接作為,提升供需效益

大陸為了整合其石油供應和需求中心,經與哈薩克、俄羅斯、緬甸的管道來 提升境內的石油管道網絡鏈接,藉以分散並降低石油進口的來源風險。大陸積極 尋求改善境內石油管道網絡的融合,因此不斷與週邊國家建立國際石油管道,期 望能盡快完成多元化的石油進口路線。據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資料探知,在 2013 年,大陸大約有 15,657 英里原油管道(70%的石油管線,30%其他國家合 資的託管)和 12,605 英里成品油管的境內網絡。為了提供更偏遠市場的石油供 應源,中國石油集團在大部分沿海市場和東北地區建設更多的管道基礎設施,從 西北地區或中部和西南地區下游煉油中心,有些長輸管線已陸續建構連接完成。

大陸在 2006 年完成了哈薩克和俄羅斯的第一條跨國石油管道,以輸送原產 來自哈薩克的石油。這條管道是經由大陸官方貸款給中國石油集團和哈薩克國家 石油公司(KMG)合資開發的公司,從哈薩克西部和中部油田向大陸境內運輸 石油,這條管道已經完成開發,在哈薩克西部裏海的阿特勞與新疆阿拉山口邊境 連接,此管道的初始容量為每天 20 萬桶。隨著油管網路的功能提升,自 2013 年起,運輸管線再擴大一倍,沿著從哈薩克中部連接大陸的阿塔蘇至阿拉山口段,

產能達到每天 40 萬桶。哈薩克的卡沙幹油田開發若想進一步擴大基礎設施和出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有關中亞油氣管道方面,土庫曼的天然氣年產 1,000 億立方米,中國大陸 2010 年全年天然氣總消耗量 700 億立方米,它一年的產量超過了中國一年的使用量。

中國大陸-中亞天然氣管道起於阿姆河右岸的土庫曼和烏茲別克邊境,經烏茲別 克中部和哈薩克南部,從阿拉山口進入中國大陸,連接國內的「西氣東輸二線」, 途經新疆、湖北、浙江等省份,向東抵達上海,向南抵達廣州,並最終到達香港。

管道全長超過一萬公里,其中土庫曼境內長 188 公里,烏茲別克境內長 530 公里,

哈薩克境內長 1,300 公里,其餘約 8,000 公里位於大陸境內,是世界上最長的天 然氣管道,設計年輸氣能力 250 億立方米/每年,設計壓力 9.81 兆帕,從該管道

哈薩克境內長 1,300 公里,其餘約 8,000 公里位於大陸境內,是世界上最長的天 然氣管道,設計年輸氣能力 250 億立方米/每年,設計壓力 9.81 兆帕,從該管道

在文檔中 廿一世紀中國大陸能源安全戰略之研究—以中亞地區為例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9-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