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五章 「四決定義」與「四不決定義」之辯證

第一節 關於見性、見精、根性定義之釐清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第五章「四決定義」與「四不決定義」之辯證

本章討論的重點在於《正脈疏》「四決定義」與《圓通疏》「四不決定義」

之辯證。以三、四兩章的結論作為評斷的依據,考察何者的解行宗旨是真正符 合《楞嚴經》原意,來解決《正脈疏》與《圓通疏》之間的諍論。

第一節 關於「見性」、「見精」、「根性」定義之釐清

因《圓通疏》批評《正脈疏》:「將見精作見性,是第二大差錯處」、1「交 光執見精為真心」。2本文認為,《圓通疏》會批評《正脈疏》,應是二疏對「見 性」與「見精」的定義不同所致。然而,喻如「第二月」的「見精」在《楞嚴 經》中的地位非常重要,若不先釐清二疏對「見性」與「見精」定義不同所引 發的諍議,將不利於本章後續的討論。因此,本文先檢視《楞嚴經》原文對

「見性」與「見精」的定義為何,再分別說明二疏對「見性」與「見精」的定 義,以釐清《圓通疏》批評《正脈疏》的原因與理由。

一、《楞嚴經》對「見性」與「見精」的定義

(一)「見精」與「見性」皆指眼根中能見的見體

《楞嚴經》云:

1 《楞嚴經圓通疏前茅》,X14, no. 297, p. 700, a5-6 // Z 1:89, p. 261, b2-3 // R89, p. 521, b2-3.

2 《楞嚴經圓通疏前茅》,X14, no. 297, p. 699, c4 // Z 1:89, p. 260, d13 // R89, p. 520, b13.

13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因於明暗,二種妄塵,發見居中,吸此塵象,名為見性。此見離彼明 暗二塵,畢竟無體。3

2.由明暗等,二種相形,於妙圓中,黏湛發見;見精映色,結色成根,

根元目為,清淨四大;因名眼體,如蒲萄朵,浮根四塵,流逸奔色。4

這二段經文中,「見精」與「見性」皆指因明暗二塵所引發之根結中,能見色塵 之見分,故「見精」與「見性」二者的意義相同。

(二)同段經文中互用「見精」與「見性」

以下列出三段經文,經文中皆同時出現「見精」與「見性」:

1.阿難!是諸近遠,諸有物性,雖復差殊,同汝見精,清淨所矚,則諸 物類,自有差別;見性無殊,此精妙明,誠汝見性。5

2.阿難白佛言:「世尊!若此見精,必我妙性,今此妙性,現在我前,

見必我真,我今身心,復是何物?而今身心,分別有實,彼見無別,分 辨我身。若實我心,令我今見,見性實我,而身非我;何殊如來,先所 難言:物能見我。惟垂大慈,開發未悟。」6

3.即彼目睛,瞪發勞者,兼目與勞,同是菩提,瞪發勞相。因於明暗,

二種妄塵,發見居中,吸此塵象,名為見性。此見離彼明暗二塵,畢竟 無體。如是,阿難!當知是見,非明暗來,非於根出,不於空生。何以 故?若從明來,暗即隨滅,應非見暗,若從暗來,明即隨滅,應無見

3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T19, no. 945, p. 114, c23-25.

4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T19, no. 945, p. 123, b3-5.

5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T19, no. 945, p. 111, b26-28.

6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T19, no. 945, p. 111, c29-p. 112, a5.

136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明。若從根生,必無明暗,如是見精,本無自性。若於空出,前矚塵 象,歸當見根,又空自觀,何關汝入?是故當知:眼入虛妄,本非因 緣,非自然性。7

第一段經文中,說明物象有差別,能見的「見精」或「見性」是無有差別。第 二段經文中,說明若能見的「見精」或「見性」在眼前,那能分別、能見萬物 的這個身體是誰呢?在第三段經文中,說明「見性」離明暗二塵則無有自性;

而「見精」亦非從明暗來,非從根自生,亦不於空生。若「見精」從根而自 生,不因明暗二塵而有,則單有能緣之「根」沒有所緣之「塵」,見精亦無法單 獨成立而見物,因此,第三段中,「見性」與「見精」皆同指若離明暗二塵,無 有自性之意。所以,這三段經文中,「見精」與「見性」所代表的意義,皆是相 同的。

綜合上述可知,在《楞嚴經》中「見精」與「見性」皆指根塵相對之時,

離塵有不生滅性之能見之體。因此,二者的意義是相同的。然而,「真心」在

《楞嚴經》中就有幾十種不同的名相交互使用,因此,經文中「見精」或「見 性」彼此互用的狀況,也是可以被了解的。

二、《正脈疏》對「見性」、 「見精」與「根性」的定義

真鑑認為,「性」與「精」的意義是一樣的,故「見精」與「見性」二者的 意義是相同的。如《正脈疏》云:「『精』,即『性』也。如『見性』轉稱『見 精』之例。」8另外,真鑑認為「見精」、「見性」、「根性」、「聞性」與「識精」

五個名相,皆指六根中,離塵有不生滅之能緣見體,故五者意義也相同。以下

7 《大佛頂如來密因修證了義諸菩薩萬行首楞嚴經》,T19, no. 945, p. 114, c22-p. 115, a1.

8 《楞嚴經正脉疏》,X12, no. 275, p. 471, c16-17 // Z 1:18, p. 439, c12-13 // R18, p. 878, a12-13.

13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舉三段《正脈疏》內文來說明:

1.識精元明者,六根所具圓湛不生滅性。識精乃其總名,本惟一體。若 應六根而列別名,當是見、聞、嗅、嘗、覺、知,六精也。五卷諸佛證 云:「汝復欲知無上菩提,令汝速證安樂、解脫、寂靜、妙常,亦汝六 根,更非他物。」驗知菩提涅槃元清淨體,決指六根中見、聞等精。所 以破識之後,首即顯見情(筆者案:應為「精」)為妙明本心也。舊註全 不達此,故迷為破見耳。又復當知佛釋偈文謂「陀那細識」,正此識精。

然亦以識為名者,乃是第八識海,非比前六虛妄無體矣。因是真修之 本,所以修圓通中直選耳根聞性,亦此識精,而斯經始終要用,所以迥 異於諸經者,由此根性以為之本矣。9

2.當知破識之後所示見性,即是首薦根性為真修之本。而見、聞無有異 體,故十番顯見,亦是顯聞,而語中亦帶聞字。如阿難云:「若此見聞必 不生滅等是也。」但見精對境,朗照萬象,常住不動,最易開悟,故前 文偏顯之;聞性離相,周聞十方,越牖透垣,最益修攝,故後文偏用 之。10

3.然又當知,所顯根性即是識海,本不異於性海,而但帶無明,如二月 被捏。眾生捨此,無由見性,故此顯示根性。非但只為經初要義,而全 經始終皆以此為要義。故開示時從眼根而開,修入時從耳根而入。諸佛 異口同說:「生死輪轉,解脫涅槃,同是六根,更非他物。」11

此三段文中,第一段「所以破識之後,首即顯見精為妙明本心也」與第二段

「當知破識之後所示見性」相較之下,二段所要表達的意義是一樣的,由此亦

9 《楞嚴經正脉疏》,X12, no. 275, p. 206, a21-b8 // Z 1:18, p. 173, b12-c5 // R18, p. 345, b12-p.

346, a5.

10 《楞嚴經正脉疏懸示》,X12, no. 274, p. 185, b3-8 // Z 1:18, p. 153, a18-b5 // R18, p. 305, a18-b5.

11 《楞嚴經正脉疏懸示》,X12, no. 274, p. 172, a18-23 // Z 1:18, p. 140, a9-14 // R18, p. 279, a9-14.

13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可看出真鑑認為「見性」就是「見精」之意。真鑑認為「根性」是指六根中所 具圓湛不生滅性,而見、聞、嗅、嘗、覺、知六精,為別名;「識精」是總名。

依此六根之性,能速證解脫安樂,得無上菩提。而「識精」如帶無明之妄的

「第二月」,指真妄和合的第八阿賴耶識,亦為「陀那細識」,或稱「真妄和合 識」。真鑑認為,此經就是以「根性」為本修因,前文於眼根中偏顯「見精」, 因為易於說明與了解故;後文則偏於用耳根中之「聞性」入流,因最為應機與 易攝修故。所以,「根性」就是指「見精」、「見性」、「聞性」或「識精」,五者 的意義皆相同,為此經真修之本,迥異於諸經,為此經之特色矣。

三、《圓通疏》對「見性」、 「見精」與「根性」的定義

因《圓通疏》批評《正脈疏》:「將見精作見性,是第二大差錯處。」明顯 可以看出,傳燈認為「見性」與「見精」二者的定義是不同的。以下列出《圓 通疏》與《圓通疏前茅》中五段內文來說明傳燈的看法:

1.「又汝精明,湛不搖處」者:置「元明」而單論「識精」,即「見精」、

「聞精」等。如初二兩卷「見性」十義,六卷之「聞性」三德,皆尅就六 根中「識精」而示,故曰於身不出見聞覺知。此之「識精」即是八識見分,

未脫見精,正屬無明。12

2.如「第二根本」,指菩提涅槃元清淨體,則汝今者「識精元明」,能生諸 緣,緣所遺者。「識精」,即八識;「元明」,方是第九白淨識。下文辨「見 性」,俱就「見精」上辨,使人循妄以歸真。13

3.故知所明見性,即八識也。在諸佛,方是真常淨識;在阿難,猶在八識。

12 《楞嚴經圓通疏》,X12, no. 281, p. 952, c19-23 // Z 1:19, p. 462, c7-11 // R19, p. 924, a7-11.

13 《楞嚴經圓通疏前茅》,X14, no. 297, p. 699, b6-9 // Z 1:89, p. 260, c9-12 // R89, p. 520, a9-12.

13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以其同凡夫未曾脫出。若曰「吾不見時」與「見見之時」,方是脫出工夫,

方是九識淨體。14

4.佛示阿難「見見」者,亦下文所謂「若能遠離,諸和合緣」也。蓋若 不能「見見」,則為和合無明只名「見精」。若能「見見」,則遠離無明和 合,則為「真見」。要將昔日之「見精」,翻為今日之「真見」,則下見字 的是「真見」。但取其「性」,不取其「精」,所謂清淨實相也。15

5.初以見精為能脫,明暗塞空為所脫。次以見性為能脫,見精為所脫。

如是重重脫去,而菩提妙淨明體,清淨實相,堂堂獨露矣。16

傳燈認為「性」與「精」的意義是不一樣的。傳燈於第一段文中,指出「識精」

就是「見精」或「聞精」,為第八識中能見之見分,此點與真鑑的看法相同。而 第二段文中,傳燈指出「識精」即真妄和合之第八識,「元明」是指去除無明後 的清淨識,亦稱「第九識」。而「見性」指清淨之體性,同「第九識」之意;「見 精」是指第八真妄和合識。所以,欲見第九識,須從第八識中去除無明才能得見,

故曰:「辨『見性』,俱就『見精』上辨,使人循妄以歸真」,與第一段文:「『見 性』十義與『聞性』三德,皆尅就六根中『識精』而示」的意義相同。第三段文 中,傳燈認為以「清淨之體性」來看,在佛位已沒有無明,故稱「第九白淨識」; 在眾生位中,代表第八真妄和合識中之「元清淨體」的部分,則稱「見性」,若 稱仍未脫出無明之第八識,則稱「識精」或「見精」。而「見見之時」,是指眾生 脫出無明的工夫,故第四段提到「見見」之時,則表示要將昔日帶無明之妄的「見 精」,翻為今日之「真見」,也就是遠離「見精」中無明之意。此時,但取其「性」, 不取其「精」,故「見性」是指遠離無明之淨清體,而「見精」是指仍帶妄之第

14 《楞嚴經圓通疏前茅》,X14, no. 297, p. 692, c22-p. 693, a1 // Z 1:89, p. 254, a16-b1 // R89, p.

507, a16-b1.

15 《楞嚴經圓通疏》,X12, no. 281, p. 728, c3-7 // Z 1:19, p. 239, c9-13 // R19, p. 478, a9-13.

16 《楞嚴經圓通疏》,X12, no. 281, p. 728, b17-19 // Z 1:19, p. 239, b17-c1 // R19, p. 477, b17-p.

478, a1.

140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八識。第五段文中,則是以「真心無還」之理來說明。「明、暗、塞、空」因八種 塵相而起,故還於八種塵相,而「見精」不因塵相而起,故無還;當「見見之時」,

「見精」中的無明因真心而起,而還於真心,最後只剩代表真心之「見性」無還。

綜合上述五段疏文得知,傳燈認為,「見性」是指八識中清淨之體性,「見 精」則是雜有無明未脫之第八識,也就是說,見性是指純真無妄之「真月」,見 精是指帶無明之妄的「第二月」,故「見性」與「見精」二者定義是不一樣的。17 經過本文考察《楞嚴經》、《正脈疏》與《圓通疏》三者對於「見性」與「見 精」的定義後得知,《楞嚴經》認為「見精」與「見性」皆指根塵相對之時,離 塵有不生滅性之能見見分,二者的意義是相同的;而《正脈疏》認為「見精」、

「見性」、「聞性」、「識精」或「根性」,五者的意義皆相同,皆指六根中,離塵 有不生滅能緣之見分;而《圓通疏》認為「識精」與「見精」、「聞精」等意義相

「見性」、「聞性」、「識精」或「根性」,五者的意義皆相同,皆指六根中,離塵 有不生滅能緣之見分;而《圓通疏》認為「識精」與「見精」、「聞精」等意義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