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更激進的生育治理

第四章 優生保健法時期的生命政治

第二節 更激進的生育治理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0

圖八 RU486 合法化時期治理型態

第二節 更激進的生育治理

一、《優生保健法》的緣起與爭議

《優生保健法》被推動立法的過程中曾引發諸多輿論爭議,即是由於《優生 保健法草案》首度將以往被視為非法的人工流產技術納入了法令之中,作為一種 人口治理工具而有限度地開放。《優生保健法草案》中人工流產合法化相關條文 的源頭,來自於行政院於 1969 年頒佈的《中華民國人口政策綱領》中第二章第 六條的規定:「懷孕婦女或其配偶患有惡性遺傳、或傳染惡疾、或遺傳性精神病、

或因疾病及其他防止生命危險、經公立或經政府指定之醫療機構檢查證明確有必 要者,得請求人工流產。」;當時《人口綱領》中也指出,實施優生保健之相關 事項應以法律定之,《優生保健法草案》才因此相應而生。114事實上,在 1969

114 同 14,頁 141-14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1

年時《優生保健法草案》早已呈報行政院,但會延宕到 1980 年才重新推動,其 原因莫過於朝野對於其中人工流產合法化的部分一直未有共識。

到了 1982 年,《優生保健法草案》才終於由行政院院會通過,並在同年六 月送至立法院審議;經過兩年多的立法院審議過程,才終於在 1984 年三讀通過,

而在 1985 年施行。《優生保健法》會延宕了十多年後才成為政府推動的主要目 標,是由於 1980 年代初,家庭計畫執行的效果趨緩,不符合政府的預期,因此 才在蔣經國的指示下於此時重新推動《優生保健法》的立法。115

延續著家庭計劃的脈絡,《優生保健法》在審議過程中,執政當局的論述多 集中在整體人口與社會國家安危的層次上,包括講求民族優生、使人口政策綱領 發揮實質功能、促進全民健康等。116在關於人工流產合法化的面向上,當時的衛 生署長許子秋以這樣的統計數據佐證《優生保健法》中人工流產的部分具有必要 性:若以 1978 年時 15 至 45 歲有偶婦女二五○萬人來估算,即有一四六萬人117正 在實行避孕,而其中有大約九萬名118婦女避孕失敗而懷孕,而且「這些婦女避孕 動機很堅強,一旦失敗,應有其他可行的補救方法協助其達成不育的意願,否則 其所受之困擾將難獲得解決,且會造成民眾對實施家庭計畫喪失信心,另則,若 生產一些不被期待的嬰兒,不僅影響母子健康,家庭幸福,更會影響出生率之降 低」。119透過這類型的論述,政府官員藉以強調《優生保健法》具有延續家庭計 畫,而作為國家生育政策之正當性。

然而在 1980 年代法案重出江湖時,反對者卻依然眾多。這些反對者主要分 成兩種類型,第一種是以反對人工流產合法化為主要訴求,全然反對《優生保健

115 同 90,頁 205

116 同 105,頁 14-18。1982 年,第一次聯席會記錄。

117 依 1976 年的生育力調查得知台灣地區約有 65%有偶婦女正在實行避孕,一四六萬即依此計 算。

118 許子秋依據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的人口報告中所述四種避孕方法的失敗率來推計,得出 1978 應有九萬名婦女避孕失敗而懷孕。

119 同 105,頁 20。1982 年,第一次聯席會記錄,衛生署長許子秋發言。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3

害,並可能會有諸多併發症,因此他們訴求的跟第二類反對人士一樣,認為應該 通過以避孕及優生檢查來達成優生保健目的的修正案。126這些反對論述在第二讀 會中仍不斷出現,並且仍不斷有委員提出動議試圖阻擋此法案通過。在立法委員 林棟主導下,修正案不斷地被提出,希望能試圖杯葛法案的內容。雖然這些修正 案最後都未能通過,但事實上到了審議後期,支持修正案的立法委員卻也逐漸地 增加。

即使這些反對論述中,多透露了論述者的主觀立場與價值,依現今觀點來看 都未必具有合理性,但卻也真實反映出台灣社會在逐漸接受西方治理觀的過渡期 中的些許不穩定。而透過統治者不斷擴散其治理論述與價值觀,並遊說各民意代 表、強力推行法案推過,《優生保健法》的治理體系也因此在一種集權治理的形 式中逐漸地完成。

二、《優生保健法》治理體系的成形

《優生保健法》在審議過程中雖如前面段落所述,反對聲浪不斷,但是在一 讀期間的四次聯席會,以及二讀期間的許多次院會中,也有許多社會人士、專家 與立法委員附和並支持這種具有當代意義的政策方向。

這些贊成者多支持衛生署與行政院的立場,認為台灣不解決人口問題則後果 不堪設想,因此人工流產合法化勢在必行。他們有從整體的層面指出人口壓力對 生活品質之影響,並指出用「醫學」、「科學」方法來解決人口問題的正當性。

127也有一些人在論述上衍伸到個體層面的健康治理,指出坊間許多婦產科私自替

126 同 105,頁 305。1984 年,第二讀會第二十五次院會紀錄。胡秋原委員發言指出「科學」證 明墮胎對婦女身體有害,只能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狀況下為之;「科學」又證明,為了節制生育 與人口,應實行避孕而非墮胎。

127 同 105,頁 114。1982 年,第三次聯席會記錄。林庚申委員發言,指出人工流產是無法抑止 的趨勢,墮胎也是勢在必行的法案;用醫學的方法去改良人的品質就是優生,若對於胎兒或母體 在生產將有生命危險,或胎兒出世後有不健康情形,利用醫學方法給予人工流產,是保健的一種。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5

在關於人工流產施行條件的《優生保健法》第九條討論過程中,許多原先的反對 者、或修正案支持者,在法案勢在必行的態勢下,改以訴求增加人工流產的限制 為主軸。

立法委員林棟當時即多次提出修正案,他也曾質疑為何僅第九條第六款「因 懷孕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需要得到配偶同意而第一款至第 五款卻不需要,主張將墮胎條件加上更多嚴格限制。131對此他曾表示以下的看 法:

大家都知道,一位婦女的懷孕,必須夫婦二人合作,何以她的墮胎不須得 到丈夫的同意?縱然這位婦女患有嚴重的疾病,也是丈夫應當關心的,在 她懷孕要墮胎的時候,也該告訴她的丈夫,不能不告訴她的配偶自行墮胎。

本席認為凡是有配偶者,應得到配偶的同意,但配偶生死不明或在無誠意 或精神錯亂者,不在此限。132

另外,針對規定相對模糊的第五、六款人工流產條件,當時的立法委員江鵬 堅也主張自主選擇的(elective)墮胎,胎兒週數應限制在十二週內:

第五款與第六款的墮胎,本席建議應於十二個禮拜之內。如果超過十二個 禮拜,以第五款、第六款作為墮胎的理由,將不允許,因為第五款:「因 被強姦、誘姦或與依法不得結婚者相姦而受孕者。」或第六款:「因懷孕 或生產,將影響其心理健康或家庭生活者。」這在懷孕之初,在心理上已 做相當的考慮是否要將胎兒去掉,十二個禮拜的期限,在外國的立法例中 或醫學的觀點上,應當完全尊重婦女自己的意願,尤其是十二個禮拜之內 的墮胎在醫學上根本不會對婦女的健康產生威脅。133

131 同 105,頁 418。1984 年,第二讀會第三十二次院會紀錄。林棟委員發言。

132 同 105,頁 458。1984 年,第二讀會第三十八次院會紀錄。林棟委員發言。

133 同 105,頁 458。1984 年,第二讀會第三十八次院會紀錄。江鵬委員發言。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6

經過漫長的二讀期間十次院會討論,備受爭議的第九條審議結果為:林棟委 員等五十人之修正動議不通過;而洪文棟委員等十四人提議恢復行政院原文進行 表決,獲在場一百七十三位委員中一百二十七位贊成,通過。134《優生保健法》

因此雖然反對聲浪不斷,但仍在院會中以壓倒性的優勢通過行政院原案。這種情 況足可見在當時黨國一家的政治情境下,中央推行的政策法令仍具有絕對的正當 性,卻足以動用各種資源強推過關。這些延續自家庭計畫和中央政策的思維,以 及衍伸出的關於人工流產的許可範圍與限制,都成為既有治理體系的一部分。而 這種制度之形成也意味著,事實上在不管是法案的支持者或反對者,在當時以制 度介入人民生命、箝制女體的作為,都被視為理所當然且具有絕對正當性的。

三、利益團體需求與當權者需求合流

在《優生保健法》的審議過程中除院會內爭論不休,院會外也有不少利益團 體透過各種方式來加入這場競逐。在一讀期間的聯席會中已有許多學者專家、立 法委員站出來表達己身立場,這些立場與價值也延續至二讀期間的各種討論中。

這些利益團體主要以醫生團體、女權團體為主,他們參與在《優生保健法》審議 過程中的手段各不相同,造成的影響強度也各不相同。

《優生保健法》除當時執政者在延續家庭計劃的脈絡下而有意推行外,一部 分也來自於醫生團體的遊說與推動,其中特別是醫師公會在法案的推動過程中基 於關心醫界成員的利益、專業自主權,而極力推動《優生保健法》之立法。

當時醫師公會的理事長吳基福就曾指出台灣每年找密醫墮胎的婦女超過五 十萬,而公會同仁每年卻也有五、六人因施行墮胎手術而被判刑,顯然合格醫師 得不到保障,而密醫卻猖獗,是為嚴重問題。135對此,醫師公會採取的策略是與

134 同 105,頁 466。1984 年,第二讀會第三十八次院會紀錄。

135 劉仲冬,《台灣婦女處境白皮書》,頁 236-23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7

當權者合流,透過體制內的運作來策動,以達成成員之利益。在 1980 至 1981 年 間,醫師公會就曾邀請衛生署、北高兩市衛生局等相關單位代表召開衛生法制委

當權者合流,透過體制內的運作來策動,以達成成員之利益。在 1980 至 1981 年 間,醫師公會就曾邀請衛生署、北高兩市衛生局等相關單位代表召開衛生法制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