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英阿戰爭對阿根廷外交之影響

第二節   阿方辛的馬爾維納斯群島政策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81

應,又可解決國內紛爭,實為阿根廷領導人認為的理性決策。(參照 圖 13)

第二節 阿方辛的馬爾維納斯群島政策

一、 國內情形

1983 年阿方辛經過民主程序成為阿根廷新任總統,任期直到 1989 年,在他擔任總統的期間東西方的衝突每況愈下,拉丁美洲壟罩在債 務危機之下,智利、巴西、巴拉圭及烏拉圭等鄰國的軍政府仍以獨裁 方式治國,稍遠的中美洲還發生幾場戰爭。17

值此同時阿根廷國內面臨兩個關鍵的轉變:其一是蘇聯在 1985 年開始進行政治經濟改革,其二是美國與英國為首的新保守主義思想 開始在國際蔓延,由於美國對國際貨幣基金(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IMF)及世界銀行(World Bank, WB)有相當的影響力,英國則是 連接歐洲的要道,對於阿根廷發展商業貿易有著關鍵性的影響力,直 接影響到阿根廷國債及外貿表現。

當時的阿根廷經濟體質不佳,欠下難以償還的外債,世界各國對 於阿根廷經濟不具信心,再加上拉美整體環境仍是軍人掌政,和智利 自 1978 年以來比格海峽的爭議仍然存在,國際信貸的意願極低。

以上種種,包含英阿戰爭之後的孤立態勢、外債問題、國際制度 的轉變(兩極鬆動)、新的國際政經思潮湧現(新保守主義)等,就是阿 方辛政府進行外交工作時所要面對的環境,而這期間所面對的難題不 再是一個非法及不具正當性的政治體制,而是與一個高度通貨膨脹的 經濟年代進行肉搏。18

思想家康德的「永久和平論」認為發展經濟的民主國家,不至於 與另外一個民主國家發生戰爭。此外處理外交事務,阿方辛以國際自 由主義(Liberalismo Internacional)為中心思想,尋求各國合作及 在國際法下建立國際秩序和諧的可能性,在這樣的國際社會下共享全 球普世價值,朝向建構全球共治的可能性。19

鑒於上述思想,阿方辛政府期以外交談判方式解決原本存在的武 力衝突問題,對於國際及國內人權的維護也不遺餘力,希望以此作為 阿根廷發展的前提,以爭取國際社會認同。

目標是遠大的,但威脅就在眼前,拉美各國的軍政府虎視眈眈地 環伺著,辛苦建立起來的阿根廷民主面臨最直接的考驗。

17 Manzetti, L. (1999). The Politics of socioeconomic change in Argentina, JSTOR., pp.166-167.

18 J. C. PortantIero, El tiempo de la política. Construcción de mayorías en la evoluciónde la democracia argentina 1983-2000, Buenos Aires, Temas, 2000, p. 13.

19 D. HeLd; A. Mcgrew, Globalización/antiglobalización. Sobre la reconstrucción del orden mundial, Barcelona, Paidós, 2003, p. 11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時任阿方辛政府外長的卡普托(Dante Mario Antonio Caputo)曾 指出當時阿根廷的三大目標:以外交為主要目標提高該國的政治經濟 地位、尋求永久和平及保障基本主權、加入拉美區域的整合以提升在 區域、政治、經濟的實力。20據此,阿根廷開始向外界尋求多元的接 觸管道,一方面想要結束外交上的僵局,另一方面也想結束與鄰國的 軍事對峙。

制定此番外交戰略的正是阿方辛總統及其外長卡普托,且以外長 為中心制定外交政策、排定經濟為發展的優先順序,與政黨激進公民 聯盟 ( Unión Cívica Radical, UCR)達成建設性的共識。

在阿方辛的帶領下,阿根廷外交有長足的進展。首先是在 1984 年與智利達成解決比格海峽爭議的共識,阿方辛政府巧妙將民意帶入 外交政策中,就該項議題成為公眾討論的焦點,並在電視上與反對黨 辯論後交由公民投票表決,最後執政黨獲得了 81.5%的投票者的支持,

隔年兩國在教宗調停下簽訂和平友好條約。

另一項是與巴西關係的突破。1985 年與巴西簽訂一項技術與工業 的核條約,1986 年簽訂阿巴整合暨合作計畫,成為日後南錐共同市場 的發韌,阿根廷與鄰國的關係開始和解與加深互動,長久以來的歷史 爭議逐漸獲得化解。

不僅如此,與巴西的整合計畫帶來區域整合的一線曙光,鞏固了 南美的和平,對阿根廷的外貿帶來正面及重要的影響。無疑的此階段 的阿根廷外交關係鞏固了該國的內部民主,被稱為「正向的遺產」

(herencia positiva)當之無愧。

此外阿根廷也和西班牙及義大利等歐洲國家簽訂條約,成功搭起

「連結歐洲」(conexion europa)的橋樑,一方面反映了阿方辛政府 與歐洲社會民主主義的親近性,另一面也想與冷戰中東西對峙的狀態 脫鉤,藉此保護阿根廷才剛萌芽的民主不被共產國際鯨吞蠶食。

再者,鑒於美國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阿根廷需與其建立穩固的 關係,在民主的建立、人權的維護上有長足的進展下,同意 IMF 的建 議,於 1985 年 6 月展開「奧斯特拉爾計畫」(plan Austral),進行 貨幣改革,將原本的阿根廷披索改成奧斯特拉爾。

區域衝突的消除、區域整合有所進展、根據和平以及國際法呼籲 裁軍、與美國與歐洲的關係重建,這一切都是為了要改變阿根廷的國 際形象。

二、 馬爾維納斯群島政策21

20 E. refIcco, “Política exterior y cultura política: el caso de la democracia argentina” (1983-2005) en Revista Cidob D’ Afers InternacionalsN º 32, Fundación Cidob, 1996,p.66.

21 馬爾維納斯群島(isla Malvinas)是福克蘭群島的西班牙文名稱,此章使用馬爾維納斯群島而非 使用福克蘭/馬爾維納斯群島的用法,是因為該稱呼是阿根廷討論相關政策時對該島的稱呼,此

面調停。歷經二年的預備談判(prenegotiation, PN),23阿根廷終於 同意與英國就該區域進行談判,並且同意不涉及主權問題。 廷意識到瑞士外長布魯聶 (Edouard Brunner)扮演調停的重要性,請 他居間協調。布魯聶不負眾望,六月阿根廷外交部收到英國官方的會

22 Corbacho, A. L. (2004). "Prenegotiation and Mediation: the Anglo-Argentine diplomacy after the Falklands/Malvinas War (1983-1989)." Documentos de Trabajo: 1-35.

23 Ibid.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經過四次的往返,阿方辛的立場開始出現軟化,願意停止阿根廷對英 國的敵對狀態,但顧及若以公開方式表示此意願,將顯示阿方辛是在 壓力下做出的決定,因此決定以個人書信方式向柴契爾夫人表達,並 受到美方的支持。1988 年 7 月 25 日英國遞交以外相賀維(Geoffrey Howe)的個人書信做為第五次的立場說帖,表示英國已準備好與阿根 廷在「主權保護傘」的前提下直接展開對話,

1989 年的馬德里協定(los Acuerdos de Madrid)24正好提供契機。

該協定是由阿方辛與其外長卡普托進行談判,後由繼任的梅南政府簽 署。1989 年 8 月 16 日至 18 日,英阿雙方在紐約就英阿戰爭戰後事宜 進行談判,並在同年 10 月 19 日於馬德里簽署第一次馬德里協定,內 容共 15 條共臚列英阿戰爭後所衍生的問題,包括戰後雙邊的賠償問 題、商船航線、軍事信賴措施、有關士兵家屬的措施、保護漁業資源、

水文及資源的勘探,討論層面包含政治、經濟、外交與軍事,並於 1990 年 11 月 11 日簽訂並批准成為第 24.184 號法律。25其中最重要的是引 入了「主權保護傘」的概念,在協定第二條明定:本協定既不討論阿 根廷在福克蘭/馬爾維納斯群島的主權及屬地管轄權變化,也不討論 英國在該地主權及屬地管轄權問題,更不認可或支持兩國在該地的主 權及屬地管轄權。第二條及其他條文都不提及福克蘭/馬爾維納斯群 島仍是一個爭端領土,也不言明存在主權爭議,如此阿根廷方能接受 英 國 具 有 福 克 蘭 / 馬 爾 維 納 斯 群 島 主 權 權 利 的 可 能 (posibles derechos de soberanía británicos)。26

儘管在 1983 年軍政府將政權移轉給文人政府,阿根廷的經濟仍 處於停滯和衰退狀態。執政的阿方辛政府認為,阿根廷當前面臨的經 濟惡化實質上是一場深刻的結構性危機,原經濟發展戰略已不切合當 前國家的狀況,發展速度與國力不相符。為扭轉這一局面,阿方辛政 府實行了必要的戰略調整:結束以國內生產代替進口的政策;減少國 家干預,實行國營企業私有化,並在 1985 年開始推動奧斯特拉爾計 畫,但計畫最後以失敗告終,阿方辛政府穩步推進的改革以整頓債務 危機開始,最終仍以債務危機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