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五章 清潔隊工作的性別化

第二節 「溫和」與「拼火」的工作

一、 工作方式:個人作業 vs. 團體合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1

第二節 「溫和」與「拼火」的工作

「溫和」與「拼火」這兩個詞的靈感來自於美美姨的訪談。當我問到為什麼 掃路以女生居多時,美美姨回答這個工作比較「溫和」,所以適合女生,當我再 進一步追問,什麼是「溫和」?美美姨的回答給了我一個比較的新方向,她說:

「就是你自己決定你的速度。決定你的速度、你的腳程、你的走線、你的走 向」,當中的「你自己決定」突顯掃路工作與垃圾清運班工作的不同,如同美美 姨接著說的:「其他像「拼火」(台),像收取垃圾就是很…民眾咻咻咻就來 了,對不對?」其他的工作自主性沒有掃路來得高,受到更多的時間壓力。

掃路工作和垃圾清運是在清潔隊中是最被民眾注意的工作,也是這份研究著 重的部分。當中,掃路工作在清潔隊中普遍地被認為是「女清潔隊員」的工作,

新進的女清潔隊員大部分會被分派到掃路班,研究中的四個女性受訪者,有三個 都從事過掃路班。為什麼掃路工作相對垃圾清運司機、資源回收班司機或是助手 來說,更容易被視為是女性的工作?

若將掃路工作和一般家務工作常會出現的打掃視為類似時,很快的就能夠解 答上面的提問。清潔工作被視為一種母職,是一個女性必須做好的責任,其中代 表著她們本身的陰性氣質(feminist)。女性特質被視為較適合「溫和」的掃路工 作,因為其細心、有耐心,故初到清潔隊時多被安排到掃路人員一職。男性則因 為比較適合面對突發狀況、擔負責任和體力較好,故常被安排到「拼火」的垃圾 清運班。然而,只是因為性別的想像而讓女性清潔隊員比較容易被分派到掃路工 作嗎?本節要就「工作方式」和「時間運用」二個工作特點來說明,掃路工作和 垃圾清運所形成的性別差異。

一、 工作方式:個人作業 vs. 團體合作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2

在清潔隊裡面,掃路工作是屬於個人作業;垃圾清運班和資源回收班則是團 體作業。「班」這個字在清潔隊中有兩個含義,一是工作類型:當受訪者介紹自 己所屬的工作項目時,所說的「垃圾清運班」、「資源回收班」,指稱的是自己做 的工作,垃圾清運班即是負責收運垃圾,資源回收班負責收運回收物。二是行動 單位:「垃圾清運班」加上「資源回收班」會形成一個「班」,這是合作的工作單 位。例如,在檳榔伯和回收哥的故事中有提到,一個班以四人為一個單位(以前 是六人),包含垃圾清運司機和助手、資源回收車司機和助手。在研究中,為避 免混淆,若是指單指二個人時,會標明工作項目,例如「資源回收班」。若是沒 有特別標明,直接以「班」為稱呼的則都是指工作的行動單位。

(一) 進入門檻

一個班因為是團隊合作,所以每個人的角色都會影響到其他人,個人與個人 之間有體力上的連帶感,一個人出狀況全體都有可能出狀況。這樣的情形,好像 Barbara Ehrenreich 在《我在底層的生活》一書中提到自己到清潔公司工作時,

工作中每個組員都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因為「一個人若體力衰弱,會造成其他 組員的額外負擔。」27為了減少出狀況的情形,一個班都會是長期的合作關係,

因為若是中途換人,需要多花一段時間彼此適應,也很難中途加入新人。除非班 裡或隊裡缺人,否則不會在第一時間被安排到一個班工作,而是先從不需要花太 多時間和同事磨合的工作開始,像是掃路人員或是機動班。然而,如果是具備職 業駕照的司機,則有可能會直接安排在資源回收車,因為資源回收車在一個班中 是跟在垃圾車後方,無須記路線,回收哥就是一個例子。

在回收哥的故事裡,也說明他一開始到清潔隊就時並不清楚老大哥的開車習 慣,就只能慢慢摸索兩個人之間的合作方式。對於跟著回收哥車子的吳姐也是,

27 Barbara Ehrenreich 著、林家瑄譯,2010,《我在底層的生活:當專欄作家化身為女服務生》。 台北:左岸文化(Barbara Ehrenreich, 2002, Nickel and Dimed:On (Not) Getting By in America. Holt Paperbacks.)。頁11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3

不曉得新來的司機會不會突然加速、急轉彎等,都會增加工作的危險度。在掃路 工作,因為只有自己一個人,所以只需要自己找到工作的節奏,不需要觀察其他 清潔隊員,也不需要配合其他清潔隊員,所以相對而言,進入的門檻比較低。在 田野時遇到的林叔也有一樣的感覺,當問到平常是如何排班時,林叔說,排班和 跟車的人其實都頗為固定的,像是原本跟車的阿姨和他會比較有默契,因為她已 經跟著林叔的車一、二十年了,彼此間比較好配合。像是倒車的時候、或是平常 對方會有什麼動作與反應,大家都很了解對方。如果換別人的話,像是今天的跟 車是代班,在各方面就會比較不熟,比較不安全,所以開車速度也會變慢。

(二) 可替代性

因為一個班不希望輕易更換同班的清潔隊員,所以在進入一個班後就不容易 發生變動,像是吳姐、CC姨都在同一個班工作十年以上,每個人之於團隊的可 替代性比較低,如同在田野中遇到的賴叔用了「同心恊力、齊心出力」這八個字 道出團隊工作默契的重要。然而,掃路人員並不會因為不同的人掃,而對於清掃 路段或是其他隊員造成影響。掃路人員甚至每年都會抽一次籤來決定新的路線,

所以掃路人員每年遇到的路線都不同,且幾乎是每一年都會有不同的人從事掃路 工作,可替代性比較高28;垃圾清運班卻是連路線都是能夠不要換就不要換,比 較希望是可以趨向穩定,更希望人員不要常常變動。

Acker(1992)指出組織內性別化操作反映出組織對於身體勞動和女體的看 法。也就是說,社會看待女性的勞動參與,仍然持續使用家庭角色和再生產能力 來看待,是以男性身體與男性間的互動模式作為生產勞動的全部。在這樣的想法 下,建立了「身體化」(embodied)和「去身體化」(disembodied)的概念。「身 體化」是指以男性身體作為建立工作規範與區分工作類別的基礎,後者則是與身 體化為一體兩面。女性勞動者需要努力達到以男性身體為理想的工人標準,要不

28 第六章會有關於掃路人員每年都會抽籤換路段的討論。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4

然就會遭受貶抑,或是被懷疑不適任,因此也常被排除在以男性為主的工作之 外。組織對於理想工人的設計是依照一個假想的「男性身體」,所以勞動者不應 該因為生理或是再生產的需要而防礙工作的進行,家庭生活和家務責任也對生產 沒有直接的幫助,不符合「勞動者」的形象。因此,當女性進入勞動市場後,她 們的身體也只是「暫時性的」(張晉芬,2011)。

女性被想像為暫時性地參與勞動,就會被分配到不需要負太多責任、簡單易 學的工作。掃路的工作在清潔隊中屬於個人作業,不需要配合他人的時間,不論 是工作方式或是時間安排都較有彈性,被視為進入門檻低(所需力氣最小和技能 最低),且不需要經過訓練或是考取證照,如果中途換人也不會影響其他人的工 作。另一方面,一個新進的女性清潔隊員不被視為能夠「長久」待下來的工作 者,不論是結婚或是個人適應不良,可能會遇到生理期或是懷孕而不能從事搬運 工作,就需要暫時退出工作。若是在垃圾清運班或是資源回收班,就會影響到整 個班的工作。於是,當女性進入清潔隊後,女性力氣小、會遇到生理期和懷孕等 被視為不符合「身體化」的要求,就會被組織合理化對女性有差別待遇。

(三)影響程度

一個班的合作關係,包含兩種,一種是組間-兩台車子之間的合作,一種是 組內-司機與助手的合作。這樣的合作關係更道出男性在工作中被賦予較女性更 高、甚至是不可替代的位置。不論是垃圾車司機或是垃圾車助手、資源回收車司 機和資源回收車助手,彼此間都有合作關係,一個司機開車的習慣會影響助手工 作的情形,一個助手工作的習慣也會影響到司機開車。然而,二個助手之間則沒 有類似的合作關係。垃圾車助手不論是誰,對於資源回收車助手的影響都不大

(請參考圖 3)。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65

圖 3:一個班的關係圖

垃圾清運班的彈性相對比較小,不只是司機對時間、路線的掌控,還有默契 這個因素牽引著大家。不只是司機和助手之間需要默契,兩個司機之間也需要很 好的配合關係。在跟著回收哥和老大哥時,發現他們二個都知道對方要如何開 車。在我們進入一個很窄的巷子時,老大哥先停在一棟民房的庭院,回收哥則左 轉停在離垃圾車約五十公尺的地方,等垃圾車離開後,才又倒車到民房的門口。

還有一條路線是當老大哥彎進去後,回收哥並沒有跟著進去,而是先到前方自行 迴轉等老大哥。這些彼此間的合作關係,若沒有一定的熟悉感,兩台車很容易就 卡在不易進去的巷弄中,所以司機不是很喜歡其他人代班,因為有一些說不出來 的小默契是需要時間培養。CC姨也認為,垃圾清運每天的路段雖然很少變動,

但是工作中的變化又比掃路人員來得多。對於CC姨來說,一個司機的開車習慣 會影響到助手的工作,兩方需要在配合上有默契。

更細緻討論一個班的合作關係時,會發現垃圾車司機是最大的連結點。回收 哥剛開始到清潔隊工作時,要學習配合老大哥的開車速度,而非老大哥配合他的 速度。當垃圾車司機請假時,在排班上的調度是請代班的司機開資源回收車,原

更細緻討論一個班的合作關係時,會發現垃圾車司機是最大的連結點。回收 哥剛開始到清潔隊工作時,要學習配合老大哥的開車速度,而非老大哥配合他的 速度。當垃圾車司機請假時,在排班上的調度是請代班的司機開資源回收車,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