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俄國人民傳統情感中的東正教

第四章 俄國地方召會的萌芽與奠基

第一節 後蘇聯時期的宗教環境

二 俄國人民傳統情感中的東正教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傳承給了下一代。因此,在研究俄國人民宗教信仰的學術問題,是沿著俄國人民 原有的信仰譜系,去釐清他們的宗教信仰,理解俄國公民的信仰是什麼。99

《受訪者編號 2-89》的尼可萊和葉蓮娜夫婦,年約 50 歲,住在俄國南方的一 個小鎮阿克塞(Аксай)。當被問到蘇維埃時期,共產主義的無神思想對於宗教信 仰尋求的影響時說到:

在共產主義統治的期間,我們的生活基本上是無缺的。人們安份的工作、

讀書、生活著。學校、醫院都是免費的。我們的生活可以用「無憂無慮(не беспокоились)」來形容。

我們雖然被教導「無神論」,但是,我們還是覺得「神」是存在的。蘇聯 解體後,我們並沒有感受到什麼太大的改變。我們仍然過著和以前同樣的 生活。「蘇聯解體」之前,我們就己經開始尋求宗教信仰了。

上面的訪談內容與學者Shchipkov 的論點相符。俄國人民傳統中尋求宗教的傾 向,並不完全受到無神論教條的影響。相反地,長達七十年的宗教禁錮,那一種 隱藏性且強烈對宗教信仰的渴望,隨時會展現出來。而蘇聯的崩解,就是一種外 在環境的改變,並提供一個合適的時空,使得俄國地方召會信徒隱藏的信仰渴望,

有機會釋放出來。

二 俄國人民傳統情感中的東正教

東正教在俄羅斯前後約有一千年的歷史。茲分述東正教的發展和東正教的信 仰特點:

99 Ibid. p.71.

西元5~6 世紀的「民族大遷移(The Migration Period)」,斯拉夫人(Slavic)

分成東南方向遷移的斯拉夫人,與該地區的土著融合,形成東斯拉夫文化。東斯 菊,《俄國東正教會改革(1861~1917)》,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2 年,頁 7。

101 樂峰主編,《俄國宗教史上卷》,(北京市: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頁 68。

102 又稱東羅馬帝國。公元 330 年君士坦丁大帝將羅馬帝國政治中心東移,此為該帝國的起始紀 年。

103 樂峰主編,《俄國宗教史上卷》,(北京市: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頁 7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2. 封建時期(12 世紀):對權貴的依附與聖徒崇拜

12 世紀,由於封建制度的發展,使得各地的王公貴族迅速累積財富。政治上,

權力由基輔羅斯轉移至其他封建的小「公國」;宗教上,教會的中心,也由原來 統一的教會,分裂為許許多多在封建公國內的小教會。在這樣的架構之下,教會 的神職人員對於王公和貴族的依附逐漸加深,甚至對王公作為神權的代表和化 身,要求人民對之加以崇拜和服從。封建制度下東正教發展的另一項特點,就是 各封建公國內「聖徒崇拜」的形成。封建割據形成宗教崇拜的極端分聚性:每個 地區都各自擁有所崇拜的聖徒作為自己的庇護者。104

3. 蒙古韃靼入侵羅斯公國與莫斯科公國時期:東正教地位提高

13 世紀 30 年代末了開始,羅斯公國有長達 240 年之久的時間,所有的土地都 在蒙古韃靼入侵者的統治之下。根據學者樂峰的說法,入侵的蒙古族,需要東正 教會為他們歌功頌德,東正教會也為了自身的利益,尋得統治者的支持。105

蒙古族的入侵,也促成莫斯科公國的興起。那些受到蒙古韃靼人蹂躪之基輔 羅斯公國人民的移入,也直接帶進基輔羅斯的東正教會。基輔羅斯東正教會的都 主教和莫斯科各公國的王公們結合。這種結合的方式包括:東正教會幫助莫斯科 大公徵收土地,莫斯科大公也給予東正教會獲得許多諸如稅收減免上的特權。

東正教會與莫斯科大公的合作,也顯在爭取羅斯東正教會脫離拜占庭帝國(公 元 330~1453 年)君士坦堡牧首的指揮的事上。在公元 1448 年,在莫斯科召開的 地方各主教會議,正式解除了君士坦丁堡教區所任命的都主教,而自定人選,並 冠以「莫斯科和全俄都主教」的稱號。自此之後,莫斯科教會對於拜占庭帝國君 士坦丁牧首的依附地位宣告結束。

104 同註 102,頁 86~87。

105 同註 102,頁 9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 沙皇時期(1547~1917 年):宗教改革與官僚機構的管理

沙皇(царь)係由古羅馬皇帝凱撒(Caesar)一辭轉音而來。1547 年,伊凡三 世的兒子伊凡四世(Иван IV Васильевич)繼承莫斯科大公。由當時的莫斯科和全 俄都主教馬卡里為伊凡四世加冕。在加冕的儀式中,莫斯科大公第一次獲得「全 俄國沙皇」的稱號。開始進入「沙皇時期」。

阿列克謝 米哈伊洛維奇(Алексей Михайлович, 1629~1676)於公元 1645 成 為羅曼諾夫王朝(Романовы)的沙皇。為了便於沙皇的統治,他授權當時莫斯科 和全俄東正教教會牧首尼康(Патриарх Никон, 1605~1681)作為宗教改革的領導 人。這些改革的內容包括:修正俄羅斯東正教經文;統一東正教祈禱詞;教徒劃 十字的方式不許用兩個手指,而應該三個手指;聖像的繪製和神職人員的穿著改 為希臘式等。這些激進的改革,一面,獲得沙皇的認同,另一面,卻受到下級神 職人員和大部分東正教徒的反對。這些反對者,要求恢復原有的舊禮儀,因此,

被稱為「舊禮儀派(староверы)」。以尼康為首的改革派,對反對改革的「舊禮 儀派」繼續迫害和鎮壓。106

在18 世紀的沙皇時期,俄國人民開始對於當權者的欺壓,展開反封建、反政 權的起義行動。在這些起義行動中,東正教扮演的角色相當關鍵。19 世紀期間,

沙皇和東正教之間的關係,仍然被定位成國家體制官僚機構運作下的一部分;東 正教被視為國教,因此,信仰東正教,被視為是應該受到鼓勵和獎賞的一件事。

彼此謀利,也彼此依賴而生存。東正教為教會服務的同時,也繼續受到政府的扶 助和利用,例如:國家以入龐大的教育經費,興辦各種宗教學校,加強平民宗教

106 同上註,頁 10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教育,擴大宗教影響;但是,這種政策背後的實質意義乃是,對於革命思想的懼 怕和預防性的反制行動。107

5. 蘇聯時期:從「無神論思想宣傳運動」到宗教開放

沙皇時期,以宗教作為政治統御的手段,至終仍沒有獲得人民的認同。第一 次大戰期間,1917 年,俄羅斯帝國爆發了「二月革命」,最後一位沙皇尼古拉二 世(Николай II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被迫退位,帝國解體。之後,以列寧為首的布爾 什維克黨(большевик)於 1917 年的「十月革命」中,從臨時政府的手中取得政 權,改國名為蘇維埃俄國(Советская Россия)。1922 年 12 月 30 日簽署「蘇維埃 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成立條約」,建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Союз Советских Социалистических Республик)」,至此,正式進入「蘇聯」時期。108

蘇聯時期對於宗教的態度,在列寧(Владимир Ильич Ленин, 1870~1924)、

史達林(Иосиф Виссарионович Сталин, 1878~1953)、赫魯雪夫(Никита Сергеевич Хрущёв, 1894~1971)、布里茲涅夫(Леонид Ильич Брежнев, 1902~1986)、戈巴 契夫(Михаил Сергеевич Горбачёв, 1931~至今)統治時期,有不同的轉變。

列寧主張宗教信仰自由的立場,試圖創造社會主義和宗教共存的發展條件。

然而,當1922 年,史達林繼位總書記後,卻開始一連串的反宗教運動。為了配合 反宗教的運動,蘇聯政府開始展開大規模的「無神論」推廣工作。許多無神論組 織相繼出現。「戰鬥的無神論者同盟(Union of Militant Atheists)便是其中一個在 蘇維埃社會中,有組織進行無神論宣傳的團體。該組織在1926 年,只有 87,033 人,

107 同上註,頁 117。

108 同上註,頁 133。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但是,到了 1932 年,就迅速發展成一個具有 5,500,000 人的組織。地方組織數,

也從2,421 個,擴增到 65,000 個。109

蘇聯政府對宗教打壓的政治態度,要等到1985 年戈巴契夫上任後,才獲得明 顯的改變。戈巴契夫提議對於所有過去蘇聯的宗教政策加以重新的評估。在 1986 年3 月蘇共的第 27 屆大會中,戈氏在大會中公開地表示:「政府將傾全力改善與 教會的關係。…並使教會的合法地位得到改善。」因著戈氏在宗教政策上的改變,

使得蘇聯境內的宗教氛圍起了相當大的變化,不僅信教人數和宗教活動場所大為 增加,教會的傳教活動也更為不受限制;《聖經》可以自由買賣,各式傳教書刊 的取得和和印製也不再被視為是非法的宗教行為。110

(二)東正教信仰的特點

除了從歷史的發展,可以發現東正教在初傳入羅斯時,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

仍然保持多神信仰的混雜性以及對政治權力的依附性。111從教義的本身而言,東 正教還具有另外兩項的特點:保守性和神秘性。

1. 保守性:

維持教義固定不變的正統性和儀式的遵從,是東正教信仰的特點。教會以其 信仰「保存者」的作用自豪,而不期許發現新的真理。112東正教神學(православное богословие)是建立在《聖經》和《聖傳》113一門關於神的學問。東正教對古代規 條教義恪守不變的原則,決定了早期俄國東正教教會在神學上的使命是維護教條

109 赫克,《俄國革命前後的宗教》,高驊,楊繽譯(上海:學林出版社,2008),頁 332。

110 樂峰主編,《俄國宗教史上卷》,(北京市: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08),頁 500。

111 同上註,頁 426。

112 赫克,《俄羅斯宗教》,高驊譯(香港:道風山基督教叢林,1994),頁 333~337。

113 「聖傳」是指教會的傳統。包括大公會議的決議(前七次)、使徒遺訓、教父著作、聖事禮儀、

聖職聖品等。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的永恆性、純潔性、防止對其曲解的修改。因此,在14 世紀異端(ересь)出現以 前,俄國的教會神學基本處於停滯狀態。114

東正教的保守性(консерватизм),源自於在教義形成的過程中,固守基督教 從所召開的7 次主教大公會議(公元 325~787 年)以及《尼西亞信經》的基本教 義。東正教不承認日後西方天主教所舉行的大公會。東正教的保守性也表現在下 面的幾個方面。首先,東正教神學家認為,宗教儀式是教會對教徒思想發生影響 和作用的重要手段。因此,特別重視宗教儀式。表現在禮拜儀式進行時,東正教 會使用古代教會斯拉夫語,而反對使用現代的語言。東正教注重在華麗、繁縟的 崇拜儀式,而反對將其簡單化;在神學的發展,東正教也反對針對神學作任何的 改造和革新。115

2. 神秘性

俄國現代東正教神學家布爾加科夫(Сергей Николаевич Булгаков)論到東正 教的神秘主義(Мистика)是指一種內在的(神秘的)經驗(опыт)。這種經驗 給我們和屬靈的(духовный)、神靈的(Божественный)世界接觸。神秘經驗也 可 以 是 一 種 對 於 我 們 與 生 俱 來 世 界 的 一 種 內 在 的 ( 而 不 是 外 在 的 ) 的 認 識

俄國現代東正教神學家布爾加科夫(Сергей Николаевич Булгаков)論到東正 教的神秘主義(Мистика)是指一種內在的(神秘的)經驗(опыт)。這種經驗 給我們和屬靈的(духовный)、神靈的(Божественный)世界接觸。神秘經驗也 可 以 是 一 種 對 於 我 們 與 生 俱 來 世 界 的 一 種 內 在 的 ( 而 不 是 外 在 的 ) 的 認 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