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教士臨行前的囑咐與宣教士的生活

第四章 俄國地方召會的萌芽與奠基

第三節 地方召會的初期宣教行動歷程

四 教士臨行前的囑咐與宣教士的生活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在週間宣教士會探訪新受浸的信徒,陪同他們對小組的方式來在彼此的家中 禱告、讀聖經、分享最近的靈命經歷或在聖經所得到的啟示。

依照倪柝聲在《工作的再思》中,對於召會成立要素的見解,這些俄國信徒 被視為「在俄國莫斯科的召會」。雖然,他們聚集的地點,只是在信徒的家中,

甚至是租用的房舍;沒有「牧師」被按立,沒有購建「禮拜堂」,沒有「講道的 聚會」。但是,本於強烈的改宗動機,這些信徒持續留在固定的聚集中,並且,

明確地認識地方召會所主張聖經啟示乃是脫離一切宗派間的區別。自然而然地,

這一班信徒從起初所成立的群體,就是一個「自立、自養、自傳」的本土化召會。

158

圖 13:莫斯科召會擘餅聚會傳遞餅、杯(1992 年,莫斯科)

四 教士臨行前的囑咐與宣教士的生活

地方召會的宣教行動,除了有宣教文字上的預備,也注重宣教士在生活中與 當地俄國人互動時的表現。本節將從地方召會的文獻資料,來回顧地方召會的宣 教士在前往宣教場域前,李氏對於他們在宣教地的囑咐;以及宣教士於宣教區域,

在面對實際生活問題時,解決的方式。

158 倪柝聲,《工作的再思》,收錄於《倪柝聲文集》第一輯第七冊,(臺北:臺灣福音書房,

2004),頁 30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一)臨行前的囑咐

1991 年 11 月 4 日,李氏與從美國赴俄宣教士一同用餐,隨後,為了他們即將 在俄國宣教地的生活,有一次長時間的談話。159

1. 只有「今天」,沒有「明天」;不需「憂慮」,只要「勞苦」;

基督徒的生活,全然是一個奧秘。基督徒的生活,是只有「今天」,沒有

「明天」的生活。即使明天來到,也成為今天。

2. 隨時預備好,對人回答:「我不知道!」:

在俄國人面前,應該給他們一個印象,就算是關於神、關於基督、關於聖 靈、關於主,你們所知道的,也是非常少。當你表現出你真實的情形時,

這反而會幫助人。

3. 不是「組織」(organization),而是「生機體」(organism):

我們在一起不是一個組織,乃是一個生機體。這裡沒有一點的個人主義,

單打獨鬥,而應該是滿了配搭和相互的倚靠。不論有100 個,還是 1000 個 同工在一起作工,在正確的配搭中,都只有一個工作。

4. 重視個人生活的習慣:

有一次,在菲律賓,一位年長的同工姊妹將我帶到那位年輕同工住的房間。

我一看,有一個襪子在桌子上的水杯裡,一隻襪子在枕頭上。

你們要去俄國的弟兄姊妹們,你們也是這樣子嗎?俄國人會說:「這樣的 人會將怎麼樣的耶穌帶給我們?這樣子的人來到這裡,對我們是一種輕 視。叫他們回去吧!我們在俄國不想要這樣子的人。」

5. 注意在人面前的表顯:

159 摘自 Living Stream Ministry(1992)。【Fellowship and Advisory for Co-Workers in Russia】。

未出版的原始資料。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俄國人第一眼看到的,是你們的頭;其次,是你們的領帶、和你們的鞋子。

不要讓鞋尖變成白色了。我不是開玩笑的!你必須了解,人們會根據你外 表所表顯的,來評斷你這個人。

(二)宣教士的生活

在一份於1992 年 8 月印製,名為《為著在俄國同工的交通和忠告》的手冊中,

第一批早在 1991 年 8 月就開始在俄國宣教的宣教士,根據他們在俄國的生活經 驗,寫下了他們對宣教士的忠告:

俄國人民,不論他們是非信徒還是基督徒,都非常注意我們生活的一舉一 動,包括我們的態度、說話、服儀、飲食的習慣和我們使用金錢的方式。

希望我們能維持該有的見證。

1. 關於「交談」:

我們不建議你們談論生活水準、物價、生活品質、貨品流通、生活舒適與 否的話題。如果是俄國人想要開始談論,就隨他的意思,或者,我們可以 改變話題。

2. 關於「和俄國人接觸的態度」:

和俄國人接觸最好的態度是,不給意見、不調整、不表現出不耐煩的樣子、

不改正、不責備、不批評、不抱怨、不呧咕。不要試著「美國化」俄國人。

3. 關於「衣著」:

李弟兄在這件事上的交通是非常清楚而明確的:「每一位同工都要盡力擁 有一件俄國製衣服。」為了能代表主的見證,我們必須在在街上所碰到的 俄國人面前,維持這樣高的標準。

對於來自臺灣宣教士而言,在俄國宣教地所面臨的的文化適應問題,首當其 衝,該屬飲食的問題。當宣教士與俄國人接觸,友好、善意的表達,常是藉著食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物來傳達。在筆者的宣教經驗中,俄國人喜歡中國食物的調味。相同的食材,加 上中國的調料,就顯出不同的風味。在俄國的飲食文化,也有與中國食物相似之 處:用薄麵皮包覆餡料,對於臺灣的宣教士,直接的聯想,就是水餃,配上大蒜 和醬油;但是,對於在宣教地的俄國人而言,水餃(пельмени)最好的佐料,成 了「酸奶(сметана)」。此外,在俄國,有另一種和水餃有種相同料理方式的食 物,一樣是用用薄麵皮包覆餡料,並且,用熱水滾煮後食用;裡面包覆的餡料則 是馬鈴薯、果醬內餡或酸乳渣的俄國點心,叫作「varenyky (вареники)」。

一位宣教士說到另一種俄國食物所帶給他的驚奇,以及在飲食文化差異的互 動間,他是如何自我重構文化接納的重要性。

有一次米夏(Миша),帶我進到他的房間。桌子上擺著兩個盤子。盤子 裡各有兩片「俄羅斯黑麵包(чёрный хлеб)」。每片黑麵包上,躺著一團 比麵包還厚的,白亮亮,油滋滋的Салo(英文發音為 Salo)!

Салo 是生的,鹽醃的豬肥肉。這 Салo 在蘇聯境內,是高級食品。在貧窮 的人家中,以Салo 待客,簡直就像用魚子醬接待上賓。

那一片Салo 馬上給我當頭一棒。我現在知道了,我到底還是個臺灣人。160

宣教士至終吃下了受款待的 Салo。這一「吃」,不但像文化的差異被屬靈的 生命吞沒,也像文化隔離的牆被拆除了一樣。宣教士所傳講「福音」的實際-「基 督身體的合一」161才打從心裡的,被俄國人民所信服。

160 本文經筆者與受訪者確認後,下載自食物與吃-蘇聯【部落格文字資料】。(2009 年 11 月 20 日)。取自 http://blog.udn.com/dvchang76/3515810。

161 參新約聖經以弗所書二章 14~15 節:「因祂自己是我們的和平,將兩下作成一個,拆毀了中 間隔斷的牆,就是仇恨,在祂的肉體裡,廢掉了那規條中誡命的律法,好把兩下在祂自己裡面,

創造成一個新人,成就了和平。」文化間的差異,就像是使不同種族間無法合一的隔斷的牆。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俄國宣教研究的學者Anita Deyneka 在﹤Guidelines for Foreign Missionaries in the Former Soviet Union﹥的文章中,對於在俄國的宣教士的行為提出她的觀點。162 Anita 對於宣教士進入蘇聯境內宣教,仍抱持正面、肯定的態度。然而,她認為這 種需要,乃是透過「理想的宣教士」才能被滿足。這些條件包括:了解和注視俄 國文化、尊重所有宗教的權利、避免福音的西方化、以言語和行動來宣告福音、

由俄國信徒來為俄國工作等。從李氏對於臨行赴俄宣教的囑咐,以及筆者所收集 的《宣教手冊》文獻,可以得知,地方召會對於宣教的預備,不僅僅注重在宣教 策略上的決定,也強調宣教士能在宣教的生活中,能將福音的內涵,實踐在當地 俄國信徒接觸的日常生活中。

圖 14:俄國食物之一(俄式水餃與佐料-酸奶)

圖 15:俄國食物之二(茶、Сало、巧克力、起士)

162 Witte, J., & Bourdeaux, M. (Eds.) Proselytism and Orthodoxy in Russia : the New War for Souls.

(N.Y.: Orbis Books, 1999), pp. 296~304.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