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四章 俄國地方召會的萌芽與奠基

第三節 地方召會的初期宣教行動歷程

六 移民、建立召會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圖 17:臺灣宣教士到俄國聖徒家中聚會(莫斯科)

六 移民、建立召會

地方召會宣教士從1991 年抵達莫斯科後,就以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兩個城市 建立地方召會模型,作為初期宣教工作的目標。由於屬靈書刊的發送獲得在莫斯 科和聖彼得堡之外其他城市中尋求者的回響,因此,宣教士開始接到從各地尋求 者的請求,希望宣教士能移民至尋求者居住的城市,好就近給予他們信仰上的幫 助。170

是否移民,除了在那一處城市中,是不是有許多的尋求者之外,還要看那一 個城市的人口數,是不是夠多。若是比較大的城市,宣教士就可以再從那一個城 市,旅行到其他鄰近的城市去,訪問其他的尋求者。1995 年,宣教士先從莫斯科、

聖彼得堡,移遷到3 處城市定居,1996 年,再從這 3 處城市,往其他城市遷移。171

《編號 2-225》的宣教士說到他們一開始移民至「下諾夫哥羅德」市,是因為 在那個城市,已經有一些的信徒收到倪柝聲和李常受的書報。他們喜歡這一些的 書報,所以,就寫信到莫斯科,希望能得到更多的書報。然後,宣教士就受他們

170 參考「附錄(三)宣教行動記事」。

171 參考「附錄(五)地方召會宣教士移民路線圖」。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的邀請,去訪問他們,和他們接觸。之後,在那一個城市的信徒,就希望宣教士 能移民到那一個城市去,和他們住在一起,好能幫助他們建立起應該有的基督徒 生活,和照著聖經的啟示,應該有的召會生活。之後,他們就提出,希望能有持 續的擘餅的聚會。就這樣,召會就被建立起來了。 宣教士說到:

我們移民到那裡的人一共有8 位。包括:我們有兩對從臺灣來的夫婦、另 一個俄國單身的同工、另一位美國弟兄、和另外兩位從臺灣來的單身姊妹。

我們去的時候,他們已經有大約15~20 位的信徒離開了他們原有的基督教 團體。他們原來都是分屬於不同的基督徒團體,有浸信會,靈恩派等。之 後,開始週週持續聚集在一起,一同閱讀倪弟兄、李弟兄書報。

宣 教 士 雖 然 移 民 到 該 城 市 , 但 是 , 他 們 的 宣 教 方 式 並 不 是 「 勸 誘 改 宗

(proselytize)」,而是以信仰幫助者的角度,提供尋求者另一種聖經的詮釋。至於 信仰的尋求者是否接受地方召會宣教士的幫助,則是尋求者自己的決定。

我們對於他們的態度是很謹慎的,他們邀請我們,我們才去,我們沒有和 其他基督教的團體搶人。事實上,他們已經閱讀倪柝聲、李常受弟兄的書 報。

有時候,牧師會阻止他們繼續讀這些書。但是,他們之後發現,他們的牧 師在佈道聚會所講的信息內容,就是他們在倪氏和李氏書報中所寫的內容。

俄國的尋求者對於宣教士的印象,通常是從在火車站,迎接宣教士來訪時,

就開始慢慢累積。特別是宣教士是坐那一等級的車廂,也是俄國信徒所在意的。

有一次,聖徒在火車站一看到我們,就告訴我們說:「我們真是非常的感 動,您們不是坐包廂火車,而是坐通舖火車。」

在俄國,他們是可以直接到月台旁邊來等客人下火車的。他們會知道,這 一節車廂是屬於那一個檔次的。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在莫斯科,帶領我們的Benson 弟兄就曾經告訴我們,我們要盡量維持我們 的生活和俄國聖徒一樣。同工們一直坐的是通舖火車,也沒有自己的私家 車。

宣教士在抵達移居地後,通常在該地只有一些尋求者們,偶而來在一起有不 定期聚會。這些尋求者原有的信仰背景不盡相同。宣教士與尋求者之間互動的方 式,乃是宣教士所採的宣教方式最好的說明。不取代當地信徒在聚會中原有的功 用,常是地方召會的宣教士首要關切的。

對於這些尋求者,在原屬宗教團體中所習慣的實行,宣教士處理的方式有幾 種:在實行上,只要是沒有背離真理的地方,他們都照著行,而不改變他們在實 行上的作法;尋求者若是提出疑問,宣教士就將聖經中經節,翻閱給他們看。

在召會生活實行的一面,我們非常少去改變他們。若是他們要我們跪下來 禱告,我們就跪下來禱告,他們要我們手牽手禱告,我們就手牽著手禱告。

或者,有時候,我們也會和他們講方言。

宣教士對於他們在所移居城市的信仰者中間角色,都有相當清楚的界定。他 們不是要去建立一個地方召會的分會:

我們只是在讀聖經和信仰的尋求上,給他們幫助。我們以一個幫助者的角 色,出現在他們的面前。他們自己成為一個召會,而這一個召會,並不是 我們刻意作在他們身上的,而是他們自己長出來的。

召會的建立,除了信徒之間固定的聚集,還有許多事務性的問題需要解決,

這些問題能不能獲得妥善的處理,相當影響這一地的召會是否能持續存在。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尋求者們越來越寶貝固定地來在一起聚集,一同研讀聖經,一同享受彼此 的供應。為此,主就會感動他們為了聚會的需要,擺上奉獻款,以應付用 餐或租用場地上的需要。當然,也就需要有人去服事「打開奉獻箱」。慢 慢地,他們的服事就開始成型。在那一城市的「召會」的雛形也就這樣子 形成了。

圖 18:宣教士全家人搭乘火車移民至葉卡捷琳堡(2003 年,莫斯科)

一旦召會形成之後,在這些尋求者中間,就會出現主體負責的弟兄們。他們 可能是屬靈上較為長進的信徒,也是在聖經真道的認識上,受其他信徒所推崇。

這些實際參與該地召會事奉的信徒就會開始週週的來在一起禱告,討論召會在屬 靈或事務方面的需要。有時,他們也會邀請宣教士參加這些事奉性的聚會,但 是,宣教士是以被邀請的身份參加的。因此,當他們被詢問關於召會治理方面的 事,宣教士也只是適度地提供他們從聖經來的作法。至於,他們是否願意採納,

最後還是由當地的信徒自己來決定。這樣,在俄國地方召會的建立,從起初的形 成(尋求者自己聚集在一起),過程中的變化(產生主要的負責人)、至終,穩 固的存在(信徒持續性的聚集,有擘餅聚會),都是在當地俄國信徒的密切並主 導性的參與中進行並完成的。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