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青樓情愛發展之挑戰與限制

第四章 清中葉青樓筆記的文化闡釋

第一節 愛情方程式:清中葉青樓的情色文化

三、 青樓情愛發展之挑戰與限制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11

懷疑的態度,「固疑之」,但仍肯定七夕生未與宛蘭發生性關係,是因為他並沒有 將這段感情是為露水姻緣,而是非常認真地在為二人的未來打算。7

《潮嘉風月記》載陳生與石姑、小娜故事,言陳生每於夜晚招來二姬,僅 與二姬「煮工夫茶,細啜清談」且「至曉不及亂」。與青樓女子相對終夜而不及 亂,「人怪之」,可見對時人而言,恩客與妓女相對終日而沒有任何逾越的舉動是 很奇怪的一件事。針對自己的作為,陳生曰:「譬彼名花,綴于樹枝,迎風浥露,

神致飛越。若折而嗅之,生氣寂然,有何意趣?」並沒有將之置於道德的框架之 下,而是認為他就是單純享受與女性共處的美好時光。作者評價陳生「堪稱好 色」,並以陳生為參照點,批評單純消費女性身體的遊客是「徒有淫行」的「登 徒子」。8

浪漫愛雖不排斥性,「卻也同時和性發生斷裂」。激情愛和浪漫愛都起源於 一見鍾情式的立即性吸引,但前者引發的是性與慾望的衝動,後者卻是「對於另 一個人的特質的直覺認知」,假設了「心靈的溝通,兩個靈魂相遇相合」,是「一 個被某人吸引的過程」。9因此,浪漫的愛情故事,以其愛情發生前的偶遇、對對 方內心世界的探詢、對彼此的認同,是青樓筆記著意於紀錄的題材。這不但解釋 清中葉文人進入的動機乃是尋求建立浪漫愛,也再一次顯示與其他消費者群體的 品味差異。

三、 青樓情愛發展之挑戰與限制

文人群體在與青樓女子的交往之中追求浪漫愛,而「朝向超越的特殊信念 與理想」則是浪漫愛的特徵,具體而言,包過把愛戀的對方理想化,以及勾勒出 未來(尤其是婚姻)的遠景,10里布維茲則自人類演化的觀點指出:

相戀與相愛是人腦中兩種截然不同的化學系統,「對人類祖先而言,前者 使異性相吸引,並產生性愛生殖的行動,後者則令雙方相助為理,妻子

7 西溪山人:〈上卷〉,《吳門畫舫錄》,《江蘇人物傳記叢刊》,冊 27,頁 193。

8 俞蛟:〈麗品〉,《潮嘉風月記》,《中國香豔全書》冊 1,頁 106。

9 紀登思:《親密關係的轉變:現代社會的性、愛、慾》,頁 49。

10 紀登思:《親密關係的轉變:現代社會的性、愛、慾》,頁 49。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12

育兒持家,丈夫則供應飽暖。」11

文人群體雖於青樓中企圖追求浪漫愛,與青樓女子建立利基於心靈交通基礎之上 的情感關係,而文人群體亦預設相互傾心的男女將在未來締結姻緣,如《吳門畫 舫續錄》記載漪亭生和織雲曲折的愛情故事時,在故事的末尾提到「近聞其杜門 已及一載,斑騅之期,當不遠矣」,由織雲閉門謝客一事,推測漪亭生應會在不 久之後與織雲結為連理。事實上,在清中葉青樓當中,妓女要和文人締結婚姻,

事實上並非易事,兩者要攜手從戀愛關係走進婚姻關係,常受到經濟與家庭因素 的阻礙。

(一) 經濟因素限制

妓女是假母的生財工具,因此當妓女與恩客相戀,並且想要攜手共度一生 時,假母便會趁機向恩客索取高額贖身費。然而許多文人生活並不富裕,無法負 擔昂貴的贖身錢。

《潮嘉風月記》郭十娘被在病時為她焚香默禱的幕客金柳南的深情所感,

「情意逾密,欲脫籍相從」:

柳南名作機,與余同里,家計山。卓犖不群,意豪氣邁,工吟詠,屢應 童子試不售,即棄去。游于滇楚,臨流攬勝,慷慨悲歌。久之賦歸,益 無聊。因挾申、韓業遊嶺南公卿間,理文案。詳慎明敏,雖久居要津者,

不能及,人多忌之,以是恒賦閑。然雖貧,猶典衣聚書至數千卷,嘯歌 不廢,而所為詩益工。宜其縱情風月,欲銷塊壘鬱勃之氣於溫柔鄉也。

金柳南雖然「卓犖不群,意豪氣邁,工吟詠」,氣宇不凡、才華洋溢,在辦事能 力上亦「詳慎明敏,雖久居要津者,不能及」,卻「旅囊羞澀」,經濟困窘,無力 為郭十娘贖身。「從此關河間隔,歡會難期矣」。往後金柳南就聘他處,十娘仍在 青樓中浮沉討生存,二人再見時已是十年之後,十娘病得奄奄一息,金柳南在十 娘病榻前所賦之詩充滿深深的遺憾。詩人在詩中回顧十年前與十娘共度一幕幕美 好的時光,然而這樣的回顧更照映出詩人的不堪,因為他唯一能為十娘做的只有

11 海倫‧費雪 (Helen E. Fisher)著,刁筱華譯:《愛慾:婚姻、外遇與離婚的自然史》,(臺北:

時報文化出版企業有限公司,1994 年),頁 30。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13

在回憶之中重溫兩人相處的美好時光,他身為一個男人,只能「半鉤如意締三生,

密誓雙雙對短檠」,給心愛的女人一個空泛且最終未能兌現的承諾,卻沒有能力 在現實中維繫兩人的關係,給十娘一個家,甚至是金屋藏嬌。詩人在詩末嘆道:

「賣賦慚非司馬才,空教紅粉委荒萊。不知海國蒼茫外,何處黃金可築台?」語 中充滿了充滿了無力與無奈。詩人在這裡不是個被同被讚譽有加的風流才子,而 是一個滿懷遺憾、沒有能力的男人。由這四句詩我們也能看出,對於詩人而言,

最大的困境就是經濟能力,他之所以無法在現實生活中築黃金台,金屋藏嬌,正 是因為他「賣賦慚非司馬才」,沒辦法靠著「賣賦」獲得較好的物質生活。小傳 裡也說到,金柳南因辦事能力不錯,「人多忌之,以是恒賦閑」,因此生活貧困。

他甚至無力去寄望未來,沒有自信有朝一日能給十娘幸福的人生與優渥的生活,

只得將眼光投向遠方,詢問一個僅存在於神話之中的地方,是否能給予二人可容 身之處。12

金柳南和郭十娘的故事並不是個案,類似的故事亦見於《吳門畫舫錄》: 楊玉娟,……與鏡卿邂逅目成焉。……。夕筵既闌,眾賓就散,眉月銜 嶺,涼星壓波,乃憑露檻訂星期,出袖藏絡繡羅帶一襲贈生。生固豐於 才,而嗇於財者,轉難之,姬曰:「妾身值金二百,君第謀其半,妾當鬻 釵珥,得如數。」生終以四壁為慮,未之頷。毗陵某生者,願與生訂縞 紵,且豔其事,攜朱提付生,將為石家半斛珠。生卻之。13

鏡卿和金柳南一樣,都是「豐於才,而嗇於財者」。楊玉娟對鏡卿乃一往情深,

願意「鬻釵珥」分擔贖身費的一半,但當鏡卿面對另外一半的贖身費時,卻因「以 四壁為慮」,沒有答應這樁姻緣。當愛情遇上現實的經濟問題,就顯得無比脆弱。

對文人而言,物質生活與經濟問題也是他們難以跨越的心結。

在酒筵歌席間,他是個為玉娟「為寫紅豆折枝,並繫以詞」。「紅豆折枝」

典出著名的紅豆詩,詩曰:「紅豆生南國,春來發幾枝?願君多采擷,此物最相 思」,乃藉歌詠紅豆表達相思之意,紅豆折枝圖並繫題詞,其中必定寓寄對玉娟

12 俞蛟:〈麗品〉,《潮嘉風月記》,《中國香豔全書》冊 1,頁 103-104。

13 西溪山人:〈上卷〉,《吳門畫舫錄》,《江蘇人物傳記叢刊》,冊 27,頁 20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14

的相思之情。此時鏡卿是個書畫兼擅,且長於情思的風流才子。但在面對現實的 經濟問題時,文人才發現,事實上自己在經濟上是匱乏的,這個匱乏不是說文人 無法負擔自己的生活,以及適度的享樂,而是他們無力負擔過於奢侈的花費,諸 如花費一百金與一個青樓妓女共度餘生。經濟上的困窘使鏡卿遲疑了,裹足不敢 去追求這段愛情。這時,有人願意資助他,促成這段佳話,但鏡卿「卻之」。流 布自己與妓女調情的詩文是件風流的事,但顯然鏡卿不認為接受他人資助為妓女 贖身是件令人羨艷之事。他人的資助更讓鏡卿看見自己與這個資助者在經濟能力 上的差距,或許是基於自尊的理由,他拒絕接受毗陵某生的資助。在清中葉青樓 之中,消費能力的強弱並非取決於消費者的職業身分,而是其本身的經濟實力,

經濟實力越強,越有能力購買妓女的服務,獲得陪伴,或是將之納為姬妾。在鏡 卿遲遲不為玉娟籌措百金贖身費的同時,競爭者出現了,有個有力人士「以重金 啖假母」,訂下了楊玉娟。14

在青樓之中,文人可以掙脫禮教的束縛,筆記非常喜歡紀錄浪漫故事,而 他們也認為,一段感情最好的結局就是兩人能結為連理,攜手共度一生。然而當 文人想要讓妓女進入家庭倫理之中,就會受到許多考驗。當文人想要和妓女結合 時,家庭也會成為很大的阻礙。

(二) 家庭因素限制

添石生與唐桂音為「齠齔交」,自幼「互相慕悅,誓必相從」,然而添石生 為「世家子,決無於平康下玉鏡臺事」,兩人婚事因此受阻。桂音最後因假母「利 其貲」最後無奈嫁給「吳中薄俗兒」「某椽」。15

而高桂子與竹蓀「兩心稱契好……,各有終焉之志」,竹蓀在考取功名後欲 屢踐前約,可推測當時竹蓀應有官職在身,擁有穩定收入,再加上擁有一定的政 治資源,但「慈閨不欲」,他的母親堅決反對兩人的婚事。16

顯見文人群體的經濟狀況並不能夠支持過於奢侈的消費,以及士大夫階層

14 西溪山人:〈上卷〉,《吳門畫舫錄》,《江蘇人物傳記叢刊》,冊 27,頁 205。

15 捧花生:〈紀麗〉,《秦淮畫舫錄》,《秦淮香豔叢書(下)》,頁 18。

16 捧花生:〈紀麗〉,《秦淮畫舫錄》,《秦淮香豔叢書(下)》,頁 11。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15

家庭並不悅納青樓女子成為家族成員。

本節由清中葉青樓筆記展現男性遊客在青樓之中感情生滅過程的固定公 式,顯見時人對於在青樓中感情生活的發展已有固定套數,本文並自這愛情方程 式的背後,歸納出青樓女子與具文人身分的消費者在青樓之中欲擒故縱地玩起感 情遊戲的動機、遊戲規則、遊戲禁忌以及遊戲限制。

青樓場域中的酒筵歌席是男性顧客與侑酒女子生發感情的絕佳場所,而負 責侑酒的女子們亦出於經濟利益的考量,特意與男性顧客調情,以獲得男性顧客

青樓場域中的酒筵歌席是男性顧客與侑酒女子生發感情的絕佳場所,而負 責侑酒的女子們亦出於經濟利益的考量,特意與男性顧客調情,以獲得男性顧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