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第一章、 緒論

第二節 研究動機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5

第二節 研究動機

我國政府部門將民意調查納入公共政策事前規劃和事後評估的過程中,尤其 研考機關/單位經常自行或委託民間專業的調查機構執行各種施政滿意度調查

(游清鑫,2006);大眾傳播媒體、政黨、民間智庫……亦常透過民意調查來針 砭政府和首長的表現;公共管理者也需定期接觸有關民意調查訓練的課程(沈建 中、顧尚潔,2012)。以下先從民意調查的爭議出發,觀察我國政府機關委外執 行民意調查的現況以及在處理這些爭議上的因應之道,藉此凸顯監督民意調查品 質相關制度設計的重要性。

壹、 民調過程預料中的黑手與監督機制的重要性

台灣自民主化後民意調查的需求日益增加,以此維生的民間調查機構如雨後 春筍般出現,彼此之間的競爭也日益激烈。一方面,若這些調查機構與身為其衣 食父母的委託單位(如政府機關、政黨)保持良好的互利共生關係,在日久生情 或恩庇侍寵下更容易獲得日後的合作機會,因此傾向產出有利於委託方的調查結 果而有失公正客觀原則;另一方面,即使政府機關欲利用民意調查來體現民意政 治,多少還是受到預算和法規命令的拘束(游清鑫,2006),例如無法瞭解兼具 效率和品質的民意調查所需之成本,或是在繁文縟節和經費限制下過度以成本的 概念或便宜行事的作法來決定民意調查的設計,都會影響到民意調查的最終品 質。

此外,民意調查的過程檢視和資料處理、解讀具有進入理解的專業門檻,通 常只有實際從事調查工作的實務界人士或受過民調相關訓練的學者才有能力擔 任「裁判者」判斷其優劣,一般民眾實難以單純從執行過程和結果來判定一項民 意調查的品質。故民意調查的工作為一種「良心事業」(游清鑫,2006),執行者 必須秉持公正客觀的態度;有關政府機關執行民意調查上的缺失與不專業,也引

意」,資料來源為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3/new/jan/23/today-south1.htm。檢索日期:

2013.07.01。

6 資料來源:行政院研考會官方網站(http://archive.rdec.gov.tw/np.asp?ctNode=12141&mp=100,

檢索日期:2013.03.25)和沈建中、顧尚潔(2012)。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7

身的業務負擔和執行效率後,於民國 97 年開始在「政府採購法」的規範下,經 由「公開招標」的方式將部份「議題性」和「定期性」的調查內容委託民間專業 的民調機構辦理,至此委外作業才有統一的依循規定。

此外,行政院研考會制定「各級行政機關民意調查作業要點」(現已修正為

「行政院所屬機關民意調查作業要點」)作為政府機關執行民意調查的規範,不 僅詳細闡明其制定宗旨、明確定義民意調查的內涵,並將政府機關執行的民意調 查從「時間」(政策形成前和執行後)和「調查對象」(內部顧客和外部顧客)上 進行分類,規定民意調查的辦理方式、執行程序、調查結果的報告內容以及調查 結果之發布,並以提升各機關民意調查功能和專業知能為目的,規定研考會和各 機關應有的相關培訓作業(如「行政機關民意調查研習班」)、以及在民意調查計 畫上的協調整合機制。

(二) 制度與規範不明

目前的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行政院國發會」)主要透過「自 行執行電話訪問」和「委託民間調查機構」來蒐集民意,惟哪些議題是自行調查 或委外辦理則無法從官方網站或其他資料得知,可能需要進一步訪談來釐清;再 者,關於委外的程序、如何控制調查品質則不得而知。總而言之,即使行政院國 發會在民意調查的議題掌握、作業程序、設備和專業培訓上皆有所作為,程度直 逼民間專業的民調機構,然而委外執行民調的規範與品質吾人仍無所知悉。

二、 我國地方政府研考機關/單位委外執行民意調查

除了中央行政機關的行政院國發會外,本研究瀏覽、檢視全國各地方政府研 考機關/單位的官方網站,試圖從其業務職掌的介紹中尋找關於委外執行民調的 程序和品質控制的相關資訊,觀察重點是執行方式(委外或自行執行)、品質管 制上的相關規範、有無公布民調結果;結果如附錄二所示。從附錄二來看,即使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9

調的制度與規範上更是後天失調,不免令人擔心政府機關執行民意調查的結果與 品質。

學者 Singleton 和 Straits(2010: 20-40)認為,在討論社會科學研究是否具備

「科學」的本質時可以從「產品面」和「過程面」著手;因此,我們也可以藉由

「產品面」和「過程面」的標準來評估一項民意調查是否具備科學基礎。

其中,就產品面的特徵而言,民意調查應該具備描述(description)、解釋和 預測(explanation and prediction)、理解(understanding)的功能(Singleton & Straits, 2010: 20-26)。亦即,民意調查必須能以獨特的概念來「描述」調查對象對特定 議題或人物的認知、態度或評價;同時能夠「解釋和預測」調查變項之間的關係 和改變以符合某些經驗法則(empirical rules),並將「理解」的功能建構在變項 之間確定的因果關係(causal relationship)之上。

從過程面來說,執行民意調查必須妥善回應經驗主義(empiricism)、客觀性

(objectivity)和控制(control)等等三項重要原則(Singleton & Straits, 2010:

28-40)。目前常見政府機關執行的(政治類)民意調查多半以選舉、公共政策、

重大社會議題、首長的施政表現和聲望為研究對象,符合經驗主義中可以觀察和 具有測量意義的原則。民意調查的客觀性則是調查過程中應秉持中立公正的精神,

避免因個人的偏好、利益、價值觀而不當介入整個執行過程。為了維持前述的客 觀性原則,「控制」乃是執行民調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控制的目的在於找出 民調過程中各種可能的誤差及偏差(errors and bias),並利用各種方法來降低這 些干擾因素(confounding factors)的不良影響,若未積極處理測量工具方面的偏 差,則民調結果的精確性和可信度將被強烈質疑;又為避免民意調查的工具價值

(instrumental values)凌駕於實質的理性目標(如達成最多人得以共享的公共利 益)上,透過各式各樣的制度設計避免看得見和看不見的「黑手」玷污民意調查 的神聖價值也是控制的一部分。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0

本研究以為,即使可以從「產品面」和「過程面」來檢視一項民意調查是否 具備科學基礎,這兩個標準仍然具有一前後的順序關係;換句話說,若沒有重視 屬於民意調查「過程面」的執行,則「產品面」將可能缺乏信度和效度,無法蒐 集到相對上精確的民意。故如何掌握民意調查的「過程」將決定「產品」最終的 品質良窳;誠如前述,我國政府機關委外執行民調已成為趨勢,但如何控制民調 的品質仍是關鍵所在,這也啟發本研究將核心置於民意調查執行過程面的「控制」

之上,是為主要研究動機。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