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6

然後呈請總統核定。80

關於國家安全會議成立的緣由,蔣緯國先生提及是他向蔣中正總統建議之 後,將原先的國防會議改制而成立。他回憶,有天他和蔣中正總統住在大貝湖

(今澄清湖)招待所,當時蔣總統覺得施政執行有無力感,國防會議的功能又侷 限在軍事方面,於是他建議成立一個作業機構,涵蓋國防安全及社會安全,是 層峰指導國家戰略的最高單位。於是當下蔣總統決定成立國家安全會議,並要 他研究組織。他畫了個組織圖給總統,構想是國家安全會議由總統兼主席,下 面設三個局,分別為國家情報局、國務計劃局與國家聯絡局,計劃局做好計畫 拿到國安會議討論,這樣就不會造成總統獨裁,另外在指揮線旁安排一個秘書 長,下設秘書處,處理文書作業。蔣總統對此構想很讚賞並做修改,把秘書長 拉到指揮線上,總統透過秘書長指揮國安會下的各局。後來,蔣經國主導之下 又有新的佈局,聯絡局並未設置,計劃局改為國家建設計劃委員會(再改為「國 家建設研究委員會」),另外加上動員委員會、戰地政務委員會、國家科學指導 委員會。蔣中正總統時期,國家安全會議發揮相當作用,首任秘書長是老成持 重的黃少谷;蔣經國當政時,國家安全會議召開次數明顯減少,重要性不如老 蔣總統之時。不過,秘書長一職是否成為總統肱股,因人而異,汪道淵擔任國 安會秘書長時,因法律專才,成為蔣經國在法律方面的重要諮詢幕僚,繼任的 蔣緯國則不然。蔣緯國始終沒能參與國家大計,蔣經國經常召見的,仍然是行 政院長俞國華、中央黨部秘書長李煥、參謀總長郝柏村、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 儀等人,因為所有計劃部門、情報部門都直接向總統負責,「哥哥告訴我,國家 安全會議愈少召開愈好,最好是不要開。」他說。81

參、匪情資料的取得及價值評估

一、資料取得的方式

了解當時整個組織職掌與運作之後,接下來就是進一步理解情資的取得概 要,才能作為後續研析與研究的基礎。「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成立後,即進行

80 丁渝洲口述、汪士淳撰寫,丁渝洲回憶錄,頁 369-372。

81 汪士淳,千山獨行—蔣緯國的人生之旅(臺北:天下文化,1996),頁 236-238。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8

政府對敵後的工作,有三個單位在負責:國防部情報局、國民黨中央委員會第 二組和國防部特勤室,在國外設立許多「海外基地」,例如日本、韓國、泰國邊 境、香港等等,其中以香港的基地最多,當時工作重點就是負責訓練香港地區 青年到大陸去建立組織與收集情報,或是從事敵後的破壞工作,高先生指出當 時敵後工作非常艱難,他的同期同學先後潛赴大陸從事敵後工作,後來只有兩 個存活,可見其中的辛酸與悲情。88汪希苓回憶在 1950 年代時,他擔任駐防馬祖 的聯仁艦艦長時,多次執行一種特殊任務—到大陸沿海接送情報人員,這些情 報人員先從臺灣乘船到馬祖,再上軍艦到大陸近海,之後划著木船帶著裝備登 陸,往年派赴大陸的情報人員,失事比例相當高,犧牲極為慘重。另外情報局 在滇緬地區還有一個武裝指揮所,掩護人員從泰國進入大陸,此外情報局還長 期監看大陸廣電內容,可以把所有具參考價值的節目內容,剪輯後供有關單位 參考。後來,情報局不再用早期空降或偷渡的方式進入大陸,而以香港或歐美 等地佈線前進大陸,並以各種方式搜集情報。89

此外,情報局人員除情報蒐集之外,在 1950 年代後期,因為中共「三面紅 旗」運動的影響,也要從事「反攻復國」任務,就是組成軍事突擊隊,在大陸沿 海選擇適當地點進擊,滲進大陸並吸收饑民,造成滾雪球態勢而在大陸建立游 擊基地,同時也採空降方式,希望產生一呼百應的作用,這些計畫都是蔣總統 親自審定,每一支以「反共救國軍」名義出征的突擊隊,都是蔣總統命葉翔之親 攜計畫並詳細解說90,他完全同意後才能出發。當時北起山東半島,南到越南廣 西邊境,有突擊隊數十支,但力量畢竟太弱,多數英勇的戰士戰死,少數被俘 受盡折磨。91汪希苓先生也回憶,蔣中正總統當時常參加的會,有國民黨中常 會、經濟會談、軍事會談,還有個作戰會談。經濟會談是國家經濟發展的會 議;軍事會談,蔣經國與行政院長嚴家淦會參加;作戰會談就是高階將領的 會。除了國民黨中常會在中央黨部之外,軍事會談及作戰會談,都是在總統府 三樓召開,裡面有個兵棋室與會議室,還有一個國光作業室。國光作業室屬於

88 高明輝口述、范立達整理,情治檔案:一個老調查員的自述,頁 212-218。

89 汪士淳,忠與過:情治首長汪希苓的起落,頁 196-200。

90 谷正文先生回憶,葉翔之接任情報局長之後,實際的突襲大陸工作,即由谷先生負責,更使他 的地位無人撼動。谷正文,牛鬼蛇人:谷正文情報工作檔案,112。

91 唐柱國,最高機密—高階諜報員首度公開國民黨情報秘史,頁 111-11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9

國防部作戰次長室,主要草擬光復大陸作戰計畫,包括陸海空三軍協同作戰,

還有收復地區的戰地政務,依據計畫部隊會從福建與廣東沿海登陸。1965 年,

蔣中正眼見中共在華沙會議迫我情報局放棄突擊大陸,反攻機會愈來愈少,於 是進行「田單作戰」計畫,由兩棲特種作戰部隊取代反共救國軍,為國軍反攻大 陸鋪路,此一作戰代號為「蓬萊一號」與「蓬萊二號」,但計畫最後因艦隊被擊 沉而失敗,最終反攻大業已無力完成。92綜上而述,丁渝洲先生曾指出,最有價 值的情報,大多是派赴大陸的情報員出深入死之下取得的。然而,他們一旦失 事的話,下場都很悲慘。政府遷臺後,自保密局到軍情局派赴大陸的情報人 員,特別是滲透到中共內部做出轟轟烈烈的事蹟,因事機不密而被捕後,有因 此犧牲生命者,也有被判處重刑後長期監禁者,這些早期為國犧牲奉獻的敵後 被難情報人員,有些僥倖存活設法返臺,卻因為法令不周而無法獲得合理補 償,於是丁先生任局長時曾成立專案小組全面清查相關檔案,結果所有被難人 數高達一萬九千餘人。不僅是軍情局,還有當年經由黨、政、軍各單位派赴大 陸的被難人員也統一交由軍情局解決,對軍情局而言是很大的負擔,但軍情局 仍盡力照顧,否則不僅會造成嚴重的社會問題,同時可能會影響大陸的情報工 作。93

在文檔中 當代中國學在臺灣: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的肇基與嬗遞(1968-2015)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5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