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士,1925 年以後擔任蔣中正的機要秘書,1929 年擔任中央黨部秘書長,1931 年任中央組織 部部長,1938 年擔任教育部部長;其後歷任國立編譯館館長、正中書局董事長、立法院副院長、

中央日報董事長、行政院政務委員等,歷任黨政要職。政府來臺後,陳立夫承擔責任而遠居美 國,1967 年任總統府資政,襄助中華文化復興運動,1972 年再任中國醫藥學院董事長,對中醫 提升有其貢獻。網路資料:http://zh.wikipedia.org/zh-tw/%E9%99%B3%E7%AB%8B%E5%A4%AB。

二級上將,並擔任三軍大學校長。1980 年擔任聯勤總司令,1986 年任國家安全會議祕書長,1993 年為總統府資政。此外,其於民間也十分活躍,是中華戰略學會創辦人,並任中德文化經濟協

1978 年卸任,1979 年任總統府國策顧問。1990 年因病至北京治療,獲鄧小平接見,1994 年病 逝。網路資料:http://zh.wikipedia.org/zh/%E6%B2%88%E4%B9%8B%E5%B2%B3。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5

也是處心積慮,因為美國中情局人員能直接用華語溝通、看得懂華文的很少,

所以對翻譯人才需求很大,所以中共就利用美國徵求華語譯員的管道,將諜報 員送進美國政府體系中,這些人員後來有的自首,有的被揭露出來,有的可能 一直在美國做到退休,也無人知道底細。77

隨著時局的變遷,丁渝洲先生也指出,之後的國家安全局要統合六個情治 單位:軍事情報局、憲兵司令部、國防部電訊發展室、內政部警政署、法務部 調查局、海巡署,其中軍情局、電展室是情報單位,警政署、海巡署及憲兵司 令部是以治安為主,只有調查局是情、治兼具。1994 年,國家安全局法制化 後,情治分家,國安局所負責的只是情報工作,國安局最重要的任務,是綜整 並研析所有情報單位所提供的情報,以維護國家的安全與利益。除此之外,國 安局也要提供政府做決策時所需的情報,如總統要出訪,我們要事先呈報出訪 國的相關情報,又如開放大陸觀光案,在開放前我們必須把中共相關政策加以 研析,並送請政府有關單位作為決策的參考。78

因此,在組織體系方面,國家安全局算是統合情治單位的組織,直屬國家 安全會議,凡是任何有關情治單位的重要工作或事項,都要由國家安全局呈報 國家安全會議(國安會),再上報總統。792001 到 2002 年曾擔任過國家安全會議 秘書長的丁渝洲先生指出,國安會在 1967 年成立,依法為總統對國家安全重大 政策制定、議決或推動的諮詢機關,其規模跟功能也經過數度變更,端視總統 的授權跟重視程度而有所不同。國家安全機制有兩種類型,一種是權限較有限 的國安會,比方英、德、法等國,僅從事幕僚與協調工作,另一種為權限極為 廣泛的國安會,是以美國為代表,而我國則介於兩者之間。我國國安會早期是 高層人事的調節站,李前總統時期,大多以指定副秘書長或諮詢委員,做專案 研究為主,那時國安會是諮詢及政策建議單位,陳前總統時期則是對國安會有 更大的期許,希望能夠透過國安會來負責協調整合外交、兩岸、國防及重大經 濟政策,以及國家安全政策與重大危機處理。因此,國安會整合國安局所提供 的安全情報及行政院相關部會各項因應措施,綜合整理後制定國家安全政策,

77 唐柱國,最高機密—高階諜報員首度公開國民黨情報秘史,頁 90-91。

78 丁渝洲口述、汪士淳撰寫,丁渝洲回憶錄,頁 173。

79 孫夢承,「臺灣五大情治系統」,載於彭懷恩發行,透視情治系統(臺北:風雲論壇,1987)頁 55。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6

然後呈請總統核定。80

關於國家安全會議成立的緣由,蔣緯國先生提及是他向蔣中正總統建議之 後,將原先的國防會議改制而成立。他回憶,有天他和蔣中正總統住在大貝湖

(今澄清湖)招待所,當時蔣總統覺得施政執行有無力感,國防會議的功能又侷 限在軍事方面,於是他建議成立一個作業機構,涵蓋國防安全及社會安全,是 層峰指導國家戰略的最高單位。於是當下蔣總統決定成立國家安全會議,並要 他研究組織。他畫了個組織圖給總統,構想是國家安全會議由總統兼主席,下 面設三個局,分別為國家情報局、國務計劃局與國家聯絡局,計劃局做好計畫 拿到國安會議討論,這樣就不會造成總統獨裁,另外在指揮線旁安排一個秘書 長,下設秘書處,處理文書作業。蔣總統對此構想很讚賞並做修改,把秘書長 拉到指揮線上,總統透過秘書長指揮國安會下的各局。後來,蔣經國主導之下 又有新的佈局,聯絡局並未設置,計劃局改為國家建設計劃委員會(再改為「國 家建設研究委員會」),另外加上動員委員會、戰地政務委員會、國家科學指導 委員會。蔣中正總統時期,國家安全會議發揮相當作用,首任秘書長是老成持 重的黃少谷;蔣經國當政時,國家安全會議召開次數明顯減少,重要性不如老 蔣總統之時。不過,秘書長一職是否成為總統肱股,因人而異,汪道淵擔任國 安會秘書長時,因法律專才,成為蔣經國在法律方面的重要諮詢幕僚,繼任的 蔣緯國則不然。蔣緯國始終沒能參與國家大計,蔣經國經常召見的,仍然是行 政院長俞國華、中央黨部秘書長李煥、參謀總長郝柏村、故宮博物院院長秦孝 儀等人,因為所有計劃部門、情報部門都直接向總統負責,「哥哥告訴我,國家 安全會議愈少召開愈好,最好是不要開。」他說。81

在文檔中 當代中國學在臺灣:政治大學東亞研究所的肇基與嬗遞(1968-2015)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46-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