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擬角色知名度對後天識別性之影響

在文檔中 虛擬角色的智慧財產權保護 ──以著作權法與商標法為核心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4-100)

第三章、 虛擬角色與商標權

第三節、 虛擬角色之識別性

三、 虛擬角色知名度對後天識別性之影響

商標ㄧ方面既保護具有識別性特徵的虛擬角色,如米老鼠(Mickey Mouse)、

獨行俠(The Lone Ranger)、 馬特與傑夫(Mutt and Jeff),或甚至是歷史人物重新改 編成的角色 Wyatt Earp264;惟另一方面,商標識別性並非一成不變,可能隨著時 間經過而消逝或增長,此乃取決於消費大眾心理狀態之變化而定265。一般而言,

當角色商標隨著權利人不斷授權他人使用或自行使用,逐漸開發出多樣化的角色 商品於市面上流通販售時,初期雖能使角色商標的知名度不斷攀升,發展成為家 喻戶曉的著名商標;但長期以觀,權利人大量使用角色著名商標開發各式商品的 結果,亦可能沖淡消費大眾對於角色商標與商品服務來源間之聯結,削弱角色商 標之識別性功能。

舉例而言,當市場消費者再次見到了由知名角色名稱所組成的「 Mickey Mouse」商標出現在某種角色商品上時,是否果真能立即確認該商品出自於某一 特定來源,或出自於 Mickey Mouse 角色的原始創作者華特迪士尼先生? 尤其當

261 Fisher, 231 N.Y. at 432, 132 N.E. at 139.

262 曾勝珍,智慧財產權新觀點,頁 302。

263 同前註,頁 301-302。

264 See Kenneth E. Spahn, The Legal Protection Of Fictional Characters, 9 U. Miami Ent. & Sports L. Rev. 331, 342 (1992).

265 曾陳明汝著、蔡明誠續著,商標法原理,頁 170,2007 年,修訂三版。

85

Mickey Mouse 商標可能事實上已由不同企業取得授權,開發出各式各樣的角色 商品時,角色與該等商品間之識別性聯結是否依舊強烈?

申言之,角色商標所面臨的一大難題在於,當虛擬角色本身積累了高知名度,

成為著名角色商標時,其過度曝光(over-exposure)之結果亦會使原先指示單一商 品或服務來源的識別性功能逐漸被沖淡,故虛擬角色知名度實際上與其指示功能 恰成反比,此消而彼長。 更多的情形則是,虛擬角色商標經常同時指涉多種商 品來源266,當市場上大量充斥許多米老鼠商標的周邊商品時,消費者亦會對米老 鼠商標的出現感到麻木或厭煩,故權利人對角色商標的無限制使用與過度曝光最 終都將弱化角色商標的識別性功能267。因此,商標法上的後天識別性要求,也進 而為角色商標帶來了不少實務爭議案例268

例如在 Universal City Studios v. Nintendo 案中,原告環球影城控告被告任天 堂公司所製作的「Donkey Kong」遊戲,侵害其著名的電影角色「King Kong」

(金剛)之商標,該商標由一隻巨大無比的金剛猩猩,一手抓著一名女性,一手攀 附在帝國大廈的構圖所組成。對此,紐約南區地方法院認為,基於原告環球影城 的商標已為其旗下眾多關係企業所使用,且另有兩家電影公司業已拍攝了金剛的 續集電影,如此廣泛使用的結果,將使得相關消費者無法在識讀商標的同時立即 聯想到該商標所指示的單一商品來源係原告環球影城,從而判斷系爭商標未取得 商標後天識別性,認原告敗訴;而隨後第二巡迴上訴法院亦認同紐約南區地方法 院之見解269

266 David B. Feldman, supra note 225, at 707.

267 See Robert C. Denicola, Institutional Publicity Rights: an Anaysis of the Merchandising of Famous Trade Symbols, 62 N.C.L. REV. 603, 640-641(1984).

268 Elizabeth L. Rosenblatt, The Adventure Of The Shrinking Public Domain, 86 U. Colo. L. Rev. 561, 596 (2015).

269 Universal City Studios, Inc. v. Nintendo Co., Ltd., 797 F.2d 70, 76 (2nd Cir. 1986)(“The existence of the legally protected RKO and DDL King Kong images meant that the public could not possibly associate some undefined third King Kong image and distinguish it from these other sources. In this regard it is noteworthy that Universal never created another image of King Kong.”).

86

類似的爭議情形亦在 Frederick Warne &Co. v. Book Sales, Inc. 270案出現,原 告為知名角色彼得兔(Peter Rabbit)的繪本出版商,控訴被告未經授權擅自重製書 中插圖自行製作彼得兔繪本的行為,已侵害其彼得兔之商標權。然而,本案紐約 南區地方法院則認為基於彼得兔插圖可能同時指示繪本作者 Beatrix Potter 或出版 商 Frederick Warne 公司為其繪本商品之來源,故而認定該商標欠缺先天識別性,

又原告並未充分舉證該商標是否已取得後天識別性271,因此法院最終判定原告敗 訴。

加州地方法院亦曾於 Fleischer Studios v. A.V.E.L.A, Inc.案之判決中明確表示:

「經過多次商標授權移轉的角色名稱和圖案,基本上無法取得後天識別性」272此一見解源自於前述 Universal City Studios v. Nintendo 案,該案紐約地方法院認 為一旦商標內容同時受到著作權保障,並授權多數公司大量使用後,即因此無法 取得後天識別性,故無法受商標權保護273

然 而 , 第 九 巡 迴 上 訴 法 院 修 正 了 地 方 法 院 的 見 解 , 認 為 本 案 事 實 與 Universal City Studios v. Nintendo 案不同,尚無法直接適用此一見解,且從邏輯上 而言,被告僅憑商標的分散授權多方使用,此一事實亦無法證明該商標即當然欠 缺後天識別性,而必須舉出更多事實佐證。例如在前述 Universal City Studios v.

Nintendo 案,證明系爭商標不具後天識別性之證據即包含授權相似圖像給其他公 司、系爭商標被合法地從相同性質的其他圖像形塑出來、在授權人與潛在被授權 人間普遍存在的授權混淆現象、以及取得後天識別性的其他相同圖像等事實,這 些事實證據的存在方可證明系爭商標不具備後天識別性274

270 481 F.Supp. 1191(S.D.N.Y. 1979).

271 Id. at 1195.

272 Fleischer Studios, Inc. v. A.V.E.L.A., Inc., 654 F.3d 958, 967 (9th Cir. 2011)(“Moving from the procedural to the substantive, the district court held that the “fractured” history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in works featuring Betty Boop precludes Fleischer from proving secondary meaning—one of the elementary features of an enforceable trademark that is necessary to demonstrate association of the mark with a single producer.”).

273 Universal City Studios, Inc., 578 F. Supp. at 923-925.

274 Id. at 967-968 (“From a logical standpoint, the mere fact of fractured ownership is not, by itself, conclusive evidence of a lack of secondary meaning. There must be something more. In Universal, that something more was the evidence of extensive use and licensing of similar images by other companies, the oddly-defined trademark that was

87 1950 年在『花生漫畫』中所創設之一角,50 多年以來,SNOOPY 系列漫畫透過 美國境內與全球各地於超過兩千家報紙連載,以超過 20 種語言刊載於 75 國,超 legally carved out from other images of the same character, the widespread confusion amongst potential licensees and licensors regarding from whom one should license the mark, and the other image of the same character that had acquired secondary meaning.”).

275 Fleischer Studios, Inc., 654 F.3d at 966.

276 Id. at 967.

277葉雲卿,商標識別性—以著名卡通著作物 Betty Boop 為例,北美智權報,

http://www.naipo.com/Portals/1/web_tw/Knowledge_Center/Infringement_Case/publish-143.htm (最終瀏覽 日:2016/2/6)。

278 Leslie A. Kurtz , The Methuselah Factor: When Characters Outlive Their Copyrights, 11 U. Miami Ent. &

Sports L. Rev. 437, 444(1994). (“Courts are not very rigorous in applying trademark standards in character cases.

There is a tendency to focus on the character itself, rather than on any information it provides about source or identification.”);See also, Kathryn M. Foley, supra note 204, at 944.

88

過 3 億 5 千萬讀者,並於全球 70 多國取得商標註冊,又據爭商標『SNOOPY』及 卡通狗圖進入我國後,參加人及其授權代理商即結合使用『SNOOPY』之中譯文

『史努比』、『史奴比』……在我國並長期積極舉辦各類宣傳活動及持續透過各 大平面、電子媒體宣傳報導,尤其在民國 89 年為慶祝史努比卡通狗 50 週年,參 加人在我國舉辦漫畫回顧及經典收藏商品展等多項活動,展示由 40 餘家廠商製作 之史奴比文具禮品、電腦周邊產品、服飾、寢具、玩具、手錶等即達千種商品;

又參加人之被授權商更遍及全球各地,授權範圍包括面紙、吸油面紙、圍兜、家 庭用品等多樣性商品或服務,該據爭『SNOOPY』、『史奴比』及卡通狗圖等商 標所表彰之信譽堪認已為我國相關事業或消費者所普遍知悉,並臻著名,此有參 加人檢送之各國註冊一覽表、自民國 72 年至 95 年間參加人及授權代理商於我國 廣泛宣傳活動、報章雜誌、電子媒體報導、全世界(含我國)被授權人名單及實 際使用於不同商品之目錄等證據資料附卷可稽,經參加人 50 多年來於全球廣泛使 用,予消費者印象極為深刻,其識別性極高。」279

本案法院在論述識別性的過程中,並未如同美國實務見解深入探討史努比之 角色圖樣及名稱與商品來源間之關聯。由商標權人所列舉之證據形式上觀之,亦 僅能證明史努比角色確實具有高知名度,但史努比具有高知名度之事實,並不當 然等於該角色具有指示單一商品服務來源的識別性。尤其當史努比之角色經過多 方授權利用,被用於開發各式各樣的周邊商品時,相關消費者是否仍能透過史努 比之角色圖樣或名稱辨識此等商品出於同一商品來源,不無疑問。實則,識別性 之判斷,必須以商標與指定商品或服務間之關係為依據,不能脫離商品或服務單 獨為之280,若只單獨關注角色商標圖樣之知名度,卻忽略角色商標圖樣是否有指

279 智慧財產法院 98 年度行商訴字第 191 號行政判決、智慧財產法院 98 年度行商訴字第 192 號行政判決、

智慧財產法院 98 年度行商訴字第 195 號行政判決、智慧財產法院 98 年度行商訴字第 196 號行政判決、智 慧財產法院 98 年度行商訴字第 198 號行政判決、智慧財產法院 98 年度行商訴字第 206 號行政判決、智慧

財產法院 98 年度行商訴字第 207 號行政判決,在虛擬角色的識別性認定上均採相同方式。

280 最高行政法院 104 年判字第 31 號行政判決。

89

示特定商品或服務之功能,將有違商標法之本旨。由此觀之,我國實務在論述角 色商標有無識別性的過程並非十分嚴謹。

承前所述,知名度過高的角色可能因過度曝光而無法取得後天識別性;反之,

若角色知名度過低,美國實務亦經常拒絕賦予知名度過低的角色商標權保護。在 美國實務上被認定為具有後天識別性之虛擬角色通常須為大眾所廣泛認識,或至 少該角色必須經過合理程度的宣傳,為部分特定消費者族群所認識,始有取得後 天識別性之可能281。例如卡通人物「Ziggy」282與「Melvin the Monster」283的名 稱即曾被法院認定無法受商標法與不正競爭法所保護,因為此等角色人物在一般 觀眾眼裡既不知名,且原作者就該等卡通人物幾乎未曾有過行銷宣傳之舉,故消 費大眾無法將角色之名稱聯結至特定商品服務之來源。觀察法院之所以排除知名 度過低的虛擬角色取得後天識別性之可能,或許是出於消費者認知不易建立之考 量,惟法院若直接將角色知名度與識別性等量齊觀,可能會偏離商標法對於識別 性所賦予之原始定義。

若角色知名度過低,美國實務亦經常拒絕賦予知名度過低的角色商標權保護。在 美國實務上被認定為具有後天識別性之虛擬角色通常須為大眾所廣泛認識,或至 少該角色必須經過合理程度的宣傳,為部分特定消費者族群所認識,始有取得後 天識別性之可能281。例如卡通人物「Ziggy」282與「Melvin the Monster」283的名 稱即曾被法院認定無法受商標法與不正競爭法所保護,因為此等角色人物在一般 觀眾眼裡既不知名,且原作者就該等卡通人物幾乎未曾有過行銷宣傳之舉,故消 費大眾無法將角色之名稱聯結至特定商品服務之來源。觀察法院之所以排除知名 度過低的虛擬角色取得後天識別性之可能,或許是出於消費者認知不易建立之考 量,惟法院若直接將角色知名度與識別性等量齊觀,可能會偏離商標法對於識別 性所賦予之原始定義。

在文檔中 虛擬角色的智慧財產權保護 ──以著作權法與商標法為核心 - 政大學術集成 (頁 94-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