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沒有找到結果。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2 圖 3-1 研究架構圖,本研究繪製。

貳、研究取向

本研究主要探討受難者重回受害地之志工參與歷程,過程中將會涉及試圖瞭 解他(她)們深藏心中過去的傷痕記憶、處理記憶的個人過往經驗,及克服恐懼 面對苦難重回受害地的心情轉折,與對人權館在轉型正義實踐中扮演角色的期 待,此等心態歷程轉化的研究是對人之心理變化做極為深入的探討,故要與研究 對象進行深刻的對談才能獲得研究者期待的結果,質的研究較適合描述性和解釋 性的問題,當然也非採用量化研究的問卷方式得到之數據資料所能達到本研究的 目的(陳向明,2006)。再者,質性研究如沖洗照片般,透過逐一深入採訪將底 片逐步沖洗,影像才能層層呈現(蕭瑞麟,2007:56)。對於他(她)們經歷過 的折磨恐懼、累積記憶、痛苦壓抑、走出分享、敘說療癒等所構成的價值、信念 及行動,都是經過時間的粹練結果,此結果也歷經數個階段的生命意義轉化,為 逐一呈現他(她)們過往心中的圖像,因此本研究的設計即採用質性研究取向,

以深度訪談方式搭配觀察法來取得本研究所需的直接資料,透過與他(她)們的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3

互動對話,深入探索渠等內心的面對苦痛過程與成為志工後對於生命意義的轉化 經過,進而釐清歷程脈絡。

面對面訪談,是取得質化資料的重要途徑;透過訪談與近身觀察,可以瞭解 受訪者主觀意識,及相關肢體等行為的自發性反應。Crabtree 與 Miller 將質性研 究的訪談視為一種「對話之旅」,在對話過程中,研究者(或訪問者)與受訪者 是一種夥伴關係,透過語言與非語言的溝通與情感的交流,達到對話的目的(潘 淑滿,2003:136)。對於他(她)們經歷過,任何人可能因為無心小事而被羅織 入獄,與人際互不信任及人性極度被扭曲的長期白色恐怖社會氛圍,要能啟動研 究者與受訪者相互對話交流關鍵是「夥伴關係」24的信任與認同。在信任與認同 的基礎上,訪談對於研究者與受訪者彼此間會產生什麼影響?訪談是一個互動的 過程,它不是將在訪談之前就已經存在的客觀適時挖掘出來,而是在不斷的互動 過程中創造新的意義(林雅慧,轉引自畢恆達,1996)。互動意義的創造,從他

(她)們與研究者來說,一方面訪談建構了交流與自省平台,回顧的表述過程讓 受訪者認識與覺知自己的內在轉化經歷;研究者則藉由該平台,全新的覺知一段 塵封許久的歷史真實與認識每段過去重未認識過的陌生生命歷程。

質性研究社群大多同意訪談者與受訪者視一種夥伴關係,但是,由於訪談的 目的是在獲得特定現象意義的了解,且在訪談過程中,訪談者也可能對受訪者提 供情支持,所以 Hutchinson 與 Wilson 等人也建議,研究者還是應將自己定位在研 究者的角色,在訪談過程扮演互補的角色,透過引導與催化技巧的運用,幫助受 訪者在自然的情境中,敞開心胸、充分表達自己的內在感受與看法(潘淑滿,

2003:138)。

本研究對於訪談的進行,將從社會科學研究習慣劃分的結構式、無結構式及 半結構式之三種類型中,擇定採半結構式訪談。此類型方式,對研究者來說,即 根據本研究的問題與目的,設計訪談大綱,作為進行過程指引方向,惟不會受限

24 是指:在訪談過程中,研究者(或訪問者)與受訪者是基於平等的立場,積極參與對話溝通,

在整個對話過程中藉由雙向的互動,達到共同建構現象或行動的意義(潘淑滿,2003:15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4

於大綱順序進行工作,也可按現場情境針對問題彈性調整。再從受訪者觀之,因 為本研究對象對於過去本身遭難的經驗認知不同,往往導致他(她)們反應也會 有所差異,也較符合情境營造氣氛下,讓訪談工作較為流暢的進行。因此,本研 究將在採用半結構式訪談法之方式下,為考量於時間限制中盡力取得第一手資 料,故將先擬一份訪談大綱,令訪談進行中不會偏離研究目的,惟在訪談大綱設 定的題目順序與用語上保留彈性,讓受訪者充分敘說相關內容以避免遺漏重要資 訊,當然更重要的是,訪談大綱或進行中的言詞運用,均應特別注意受訪者的感 受,避免造成錯誤的理解與產生心理不舒服的感受。

第二節 場所與對象

窗上紛紛落下的雪羅列,

晚禱鐘聲長長地響起,

房子有完善的設備,

桌子可供許多的擺設。

多次流浪,不止一二回,

走向門口踏上陰鬱灰暗的路程,

繁盛的花簇是數的恩惠,

吸吮著大地的涼露。

流浪漢安靜的步伐走了進來;

苦痛已將門檻變成碑石,

在晶瑩光亮的照射下,擺著,

桌上的麵包和酒。

冬夜 Georg Trakl(Christian Norberg-Schulz 著,1991:6-7)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5

場所是行為和事件的發生,不考慮地方性而幻想的任何事件事沒有意義的,

場所是存在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Trakl 的「冬夜」運用了許多我們日常生活熟 知,且相當具體的意象,在這些他所談到雪、窗戶、房子、門、樹、流浪漢等意 象中,也充分的暗示了構成場所之內部與外部的重要結構(Christian

Norberg-Schulz 著,1991:7),與人的存在。

人如何透過場所回復記憶?記憶是憑藉場所和影像而確立的,場所是指記憶 容易掌握的地點,例如房子、柱子與柱子之間的空間、拱門等等都是。影像是指 我們想記住的事物的事物的形狀、記號、幻影(Frances A. Yates 著,2007:19)。

研究者認為,時間的累積堆疊在個體的經驗中,經驗透過場所與眾多影像組合重 構,再隨著時間內化成回憶;是故,場所可令個體於特定時間中回復記憶。可從 七 0 年代政治受難者,也是作家的陳列,在出獄兩三年後寫下《無怨》一文中寫 到的兩段文字得悉,影像隨著時間在記憶中再現,

…三個室友似乎都很平靜地閉目躺著,……或許在嚼噬著自己的不幸或悔 疚,或許什麼都不是,而是真正在全心全意的睡眠。……如果有陽光,從西 邊牆壁上方的花磚間射入的幾塊菱形光線,現在應該落在第七條地板橫木上 了。那也就是老林右腿附近的位置。等到陽光移到第八條地板時,有時就會 聽到獄吏的鐵底皮鞋走在長廊上的聲音,而後是某個鐵門開啟和關閉的轟然 撞擊聲……(陳列,2013:9)。

場所與記憶的交疊,則在這段文字中可清晰閱讀,

陽光共有十二塊,成三行排列。在這個七月的上旬,大抵在午飯後不久就會 出現。我第一次注意到它是在我進來第三天的午後。……許多事情令我煩 慮。等我再低頭時,卻看到了泛黃的書頁上有著兩小塊柔和的亮光,手背和 地板上更多。幾乎整個下午,我就那樣定定地看著,我從沒有想到,陽光移 動的腳步竟會那般令人怦然心動……(陳列,2013:10)。

環境與空間是自然與人為的構築,經人的行為加入與事件產生後成為場所。

政治受難者因為歷史中的事件成為監獄受害地的存在一部分,受害場所經過社會

‧ 國

立 政 治 大 學

N a tio na

l C h engchi U ni ve rs it y

46

政治時空制度的改變轉變身份為博物館,場所中不變角落的斑駁痕跡又回頭刺激 他(她)們回憶起多年遺忘在深層記憶中人與事。情境影響受難者過往記憶,成 為志工說故事場景,影響促成生命轉化的實踐,人權館的兩處園區所留存的場 所,是提供探討台灣轉型正義落實推廣的歷史場域,對於參與在此的志工來說,

渠等經歷人權遭侵害切身苦痛之領悟與轉化,係有別於其他美術館或博物館的服 務志工。本研究是以人權館的曾為受難者志工為研究對象,探討受害場所性質改 變後他(她)們藉由說故事促成生命轉化的內涵與歷程。以下將先簡介人權館兩 處園區後,再說明目前志工參與狀況及研究對象的擇定方式。